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说真的!她并不希望苏俊华那么快就把自己吃了,为了守住这一份纯真,她都守了十八年,现在,一下子就要被苏俊华夺走,她心里还是有点不大情愿,但女孩子早晚都要过这一关,能够把自己献给她最爱的男人,其实,也是她心里最期待的一件大事。

    为了跟苏俊华共赴爱河,避免有人打电话进来,羞答答的董依依,坐在床上,拿过苏俊华手机,还有自己手机,皆关了。

    心情有点复杂的董依依,从小学想到初中,自己一直在暗恋着苏俊华,然后,又从初中想到自己在仙女村遇上苏俊华,那时,她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向苏俊华表白自己对他的情意,接着,苏俊华又莫名其妙失踪了,人人都说他死了,悲痛欲绝的她,夜夜以泪洗面,这三年来,她没有少为他流过泪。

    昨天,她突然听到了苏俊华声音,都有点震呆震傻了!她感觉自己犹如做梦一般,失去的一切又回来了,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她渴望跟苏俊华见面,渴望能够扑进他怀里痛哭一场,渴望能够一辈子守在他身边!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终于实现了心中多年梦想!可她好像又高兴不起来,心里还是有点纠结,因为苏俊华还爱着陆小梅,他并不是全部属于她,而她也不想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这一切好像又有点乱糟糟的?

    想着,想着她眼圈又有点发红了,两颗晶莹泪珠,终于溢出,顺着脸颊,悄悄的滑落。

    “宝贝!华哥被你折磨死了!”

    正当董依依坐在床上,悄悄落泪时,苏俊华洗完了澡,不声不响走出来,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

    “啊吓死人了!”

    全身突然一紧,胸前最高峰的地方,也被一双咸猪手握住,董依依吓了一跳,立即尖叫起来。

    “我的宝贝,你怎么哭啦?谁惹你伤心啦?”

    笑嘻嘻的苏俊华,偏过头,正准备亲吻董依依,突然发觉她脸上挂着两滴眼泪,而且,脸色似乎也不太好,他立即停止了动作,关切问起来。

    “除了你还有谁呀?啊”

    心里有点纠结的董依依,回头白了苏俊华一眼,突然发觉他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她吓得立即转回头,大声尖叫起来。

    “呃我的宝贝!华哥这么疼你,什么时候欺负你了?何况,你在我心中犹如天上的月亮,天上的星星,捧在手上都怕摔坏了,我怎么舍得让你伤心落泪?”

    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苏俊华,坐到床上,把董依依抱着坐在他大腿上面,同时,望着她那美若天仙的脸蛋,还有足以秒杀天下宅男的火爆身材,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但看到董依依心情有点不好,似乎有点不高兴,他倒是规矩多了,只是紧紧抱着她,感受着她柔软身子,嗅着她身上的清香,心里感觉也不错,很温馨,很浪漫,很自豪!

    当然,他下面小弟弟也是雄赳赳翘起来,顶在董依依大屁股上面,轻轻磨蹭着,感觉也很好玩!

    “华哥!你先把衣服穿起来,咱们聊聊天好吗?你这样子,依依真的有点害怕,何况,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董依依抬起头,瞟了苏俊华一眼,眼里充满了柔情蜜意,还有一丝乞求。

    “这好吧!华哥穿上内裤,咱们就这样搂抱着,聊聊天,谈谈话!咦我看不如这样,咱们来个石头剪刀布怎么样?赢一方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件事情,怎么样?”

    男女双方要进行**之乐,也要双方互相配合,情投意合,玩起来才爽,若一方很主动,一方冷冰冰,那就大打折扣,没有什么意思,特别是女孩子一方,第一次跟男孩子缠绵,一旦很勉强,更会影响一辈子,因此,苏俊华刚刚燃烧起来的热情,一下子就降温了,同时,也变得理智多了。

    他话一说完,就拿过内裤重新穿上,然后,又抱她坐在自己大腿上面。

    “你武功那么好,我跟你玩石头剪刀布,那肯定是必输无疑,何况,一旦被你赢了,你要我脱衣怎么办?那样,我岂不是亏死了!”

    看到苏俊华冷静多了,不再对自己动手动脚,董依依心里有点感动,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但他提出的这个玩法,她却不赞同,感觉自己很吃亏。

    “放心吧!我保证不做手脚,不然,你肯定玩不过我,至于你说脱衣服之事,你身上睡裙加上胸罩,小内裤,还有三件呢!而我身上才一条三角裤,一旦脱起来,你说谁更吃亏?”

    望着羞答答的董依依,感觉她越来越可爱了,苏俊华忍不住拨了她脸蛋一下,还凑过嘴巴亲了她一下。

    “哼你耍谁呀?我才不上你的当!你一个男孩子,就算脱光了也没什么?谁爱看你那玩意啊?但我们女孩子就不一样了!反正输了,你不准叫我脱衣,我就跟你玩石头剪刀布!”

    瞟了一眼苏俊华相当强悍结实身子,董依依羞涩之余,心里还是有一丝惊喜。

    “其实,你们女孩子跟我们男人还不是一样,只是一个凸出,一个凹进去而已!还有”

    眼看苏俊华说话又开始口不遮拦起来,董依依赶紧掩住他嘴巴,恨恨道:“死华仔!你再这么流氓,我真的生气了!”

    “傻丫头!华哥跟你开玩笑啦!看把你急得!好啦!咱们不玩脱衣服,一切听你的,总可以了吧!”

    碰上这么一个不开窍的傻丫头,苏俊华也不敢勉强她,乖乖听话了一回,两人嬉闹了一阵,就面对面坐着,还真的玩起石头剪刀布。

    “石头!”

    “布!”

    随着话声响起,第一局,董依依就输了,但苏俊华并没有吩咐她做什么?叫她继续,三局定输赢。

    “剪刀!”

    “石头!”

    “布!”

    “剪刀!”

    接连三局,也不知怎么回事?苏俊华一点都没有动手脚,说白了,他还比董依依稍微快一点,但董依依还是接连输了三局。

    “唔怎么会这样子?你真的没有作弊吗?我才不相信!你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这三局皆不算,我们重新再来!”

    想不到,自己竟然连输三局,气呼呼的董依依,开始耍赖起来。

    “傻丫头!输了还不服气!”

    笑嘻嘻的苏俊华,把董依依搂进怀里,勾了她鼻子一下,不慌不忙解释道:“其实,我赢你这三局靠得是心理战术,第一局,我知道你由于三年没有我的音讯,对我怀有怨念,恨不得用石头打我一顿,所以,我猜你一定会出石头,果然被我猜中了!呵呵”

    “那第二局呢?”想不到,苏俊华还真的猜到她心思?刚刚,董依依心里确实是想揍苏俊华一顿,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第二局,我知道你输了之后,心里更加不解恨,就拿起剪刀冲我乱捅一番,发泄一下,想谋杀亲夫呗!”

    “呵这第二局,你可猜错了!我输了第一局之后,心里对你更加怨恨,这一点倒是没错,但我拿起剪刀,可不是想捅你杀你,就想把你把你”

    董依依白了苏俊华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叉开两个手指头,做了一个“喀嚓”动作,但最后几个字,她羞红着脸,结结巴巴半天,怎么都开不口?因为她想说把你小**剪了,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傻丫头!如果真的喀嚓了,那你岂不是要守寡一辈子?”

    看到董依依有点乐了,苏俊华又逗了她一下。

    “哼我就是守一辈子活寡,也好过被你欺负!而且,把你那东东喀嚓了,你岂不是要一辈子守护在我身边,不会去招惹外面的女人?”

    董依依脸颊都涨红了,但她还是大着胆子,总算是说完了这么一段话,气气苏俊华那小子。

    “傻丫头!我这可是一根活宝!不信?给你瞧瞧!”

    听到董依依的话,苏俊华还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为了让老公守护在身边,竟然宁愿剪去老公的传世宝?这丫头不会是发疯了吧?

    心里有点怄气的苏俊华,话一说完,干脆把自己内裤往下一脱,露出自己那根雄赳赳活宝,吓得董依依尖叫一声,立即从旁边抓起薄被,盖住自己的头部,双腿跪在床上,翘着大屁股,在被子里面气呼呼嗔骂道:“死华仔!你太流氓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我的乖乖!你输了三局,我还未惩罚你呢!”

    董依依睡裙本来就短,现在跪在床上,裙摆全部缩上去,她那小内裤根本就包裹不住的丰满美臀,立即展现在苏俊华面前。

    本来就有点急不可耐的苏俊华,突然看到这么诱惑一幕,哪里还能够忍得住?他几乎没有犹豫一下,就把董依依扑倒在床上,双手毫不犹豫地往她全身上下乱摸起来。

    “别不要坏蛋不要啊唔”

    突然遭到苏俊华侵犯,董依依吓得尖叫,挣扎起来,但苏俊华已经有点发疯发狂了,哪里还能收手?

    很快,她的嘴唇,双峰,下面湿漉漉地方,皆落入苏俊华掌控之中,而董依依也知道今晚逃不过这一劫,在苏俊华强势进攻之下,最后,终于停止了挣扎,反抗,乖乖的任苏俊华摆布。

    不过,令她心里有点惊喜的是,刚刚开始,她全身还直打哆嗦,心里害怕极了,但随着苏俊华双手疯狂触摸,舌头吮吸包裹她的舌头,她身体终于有反应了,似乎有一股火在她心底燃烧起来。

    接着,她双手从轻轻捶打他,变成轻轻抱着他,最后,变成紧紧搂着他脖子,疯狂回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