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看到孙芸芸还是执意要拿掉孩子,苏俊华真的有点急了,说话都带着点哀求味道。

    “那好吧!等你回来再说!”

    孙芸芸心里虽然有点纠结,真的不愿意因为孩子赖上苏俊华,但苏俊华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差那两天,因此,她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答应了!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啵啵”

    孙芸芸终于答应了,苏俊华心里可不是一般的高兴,立即冲着手机给了孙芸芸几个飞吻。

    “好啦!别淘气啦!我也爱你想你!傻蛋!我也挂了,拜拜!啵”

    苏俊华的甜言蜜语,犹如汩汩泉水流进心田,孙芸芸心情好了很多,一时激动之下,也在手机上面给苏俊华一个飞吻,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

    此时的孙芸芸,对苏俊华的感情猛增了不少,感觉他这个人虽然有点坏,有点调皮,还有点色,但他对女人倒是很呵护,体贴,若真能当她丈夫,那她真的幸福死了!

    而那边,苏俊华更是眉飞色舞,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当爹了,他心里就莫名其妙的兴奋,激动,好像捡了个大元宝似的?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孙芸芸这位美女医生,竟然会给他带来这么一个巨大惊喜,其实,他心里还一直担忧孙芸芸会离开他,嫁给别人,但现在,他们俩都有了孩子,那她就跑不掉,这辈子只能做他女人了。

    笑嘻嘻的苏俊华,回到秦彬彬套房门口,按了一下电铃,很快,秦彬彬就过来打开了门。

    “满脸笑呵呵,心情那么好,刚才是不是又跟哪个妹子打电话了?”

    看到苏俊华喜笑颜开,秦彬彬瞪了他一眼,心里莫名其妙的吃醋起来。

    “嘿嘿彬彬姐是不是吃醋了?”

    苏俊华踏进屋内,关上门,看到秦彬彬大吃干醋,心里一高兴,就把她抱了起来。

    这一次,秦彬彬倒是没有大呼小叫,而是沉下脸来,瞪着苏俊华。

    “好啦!彬彬姐,别生气!看你这脸色,好像人家欠了你几百万?”

    被秦彬彬这样一瞪眼,苏俊华还真的退缩了,不敢再去欺负她。

    “算你识趣!”

    秦彬彬白了他一眼,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心情虽然还是有点不好,但脸色已经缓和多了。

    “彬彬姐!你这套房子确实装修不错!四面采光也好!说吧,你带我到这里来,是不是要我帮你看病?”

    苏俊华跟过去,坐在她身旁,端起茶桌上那杯绿茶,望着有点冰冷的秦彬彬,笑嘻嘻问了起来。

    “你这不是废话吗?带你来这里,不是让你看病,难道”秦彬彬又白了白眼,说话还是一副冷冰冰样子。

    “彬彬姐!这么一个好地方,除了看病之外,咱们俩不是还可以谈谈情,说说爱,或者干脆”

    “去死吧你”

    狗改不了吃屎,还没有说三句话,苏俊华又开始调戏自己,秦彬彬气得怒骂一声,从旁边拿过一个枕头,往苏俊华头上拍打起来。

    “彬彬姐!看你又白又嫩,吃起来肯定爽口,我还是先把你吃了,再帮你看病!嘿嘿”

    刚刚跟孙芸芸通了电话,苏俊华心里特别想女人,蠢蠢欲动,此时,秦彬彬来招惹他,他怎么还会跟她客气?这不,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叨唠一句,就笑嘻嘻的向秦彬彬扑去,把她按倒在沙发上面,双手捧住她嘴巴,狂热亲吻起来。

    “唔不”

    秦彬彬刚刚对苏俊华放松了警戒,以为他不敢再欺负自己了,想不到,苏俊华这小子突然又发狂起来?此时,被苏俊华压在沙发上面强亲强吻,她吓得哇哇大叫,却叫不出声来,吓得拼命挣扎,却挣脱不开,对他拳打脚踢,犹如帮他抓痒痒。

    很快,秦彬彬的嘴唇就被苏俊华撬开,滑溜溜舌头也落入他掌控之中,又羞又气又怕的秦彬彬,反抗捶打了片刻,也不知是不是打累了,她突然停止了挣扎,就像一只小绵羊,任苏俊华摆布,折腾看到秦彬彬不挣扎了,但她脸上却挂满了泪珠,很显然,她对自己感情还不够深,对自己或许还有点恨意?苏俊华犹豫一下,就停止亲吻她的嘴唇,然后转个身,趴在她身上,掀起她下面裙摆,看看她大腿深处那里,到底长了多少红斑点?

    想不到,映入他眼帘的竟然是触目惊心,令人作呕,两截雪白晶莹的大腿,在靠近她那鼓鼓小山包地方,长满了密密麻麻小红点,再加上有些地方被她抓破,一条条血红痕迹,也很令人揪心。

    “混蛋!流氓!色狼!你要干什么”

    刚刚被苏俊华强吻了一阵,现在,他竟然又掀起自己裙子,欣赏自己裙下风光,秦彬彬又羞又气,恨得牙齿都咬紧了。

    “彬彬姐!该亲的也亲了,该摸的也摸了,现在,是不是也该好好研究一下你这个地方,嘿嘿”

    秦彬彬对自己一直有点冷淡,喜欢恶搞的苏俊华,也就趁这个机会欺负她一下,气气她,因此,他一边笑嘻嘻叨唠着,一边伸出双手,释放出冰火灵气,覆盖在她大腿上面,轻轻抚摸着。

    “你我要杀了你”

    感觉自己大腿被苏俊华尽情抚摸着,一股又冷又热的气息,在她大腿上面任意肆虐着,秦彬彬气得柳眉倒竖,眼睛瞪着大大的,双手在苏俊华腿上,屁股上,又打又骂起来,同时,还传来她抽泣声。

    但苏俊华仿佛没有感觉一样,任她捶骂着,任她哭泣,一边抚摸她的大腿深处,一边还嬉皮笑脸道:“哇!真不错!彬彬姐!你这双大腿又白又嫩又光滑,摸起来手感可不是一般的好”

    “混蛋!畜生!呜”

    被苏俊华这样任意欺负,还出口侮辱,秦彬彬骂了一下,忍不住双手掩着嘴巴,嚎啕大哭起来。

    从小到大,秦彬彬几乎没有被人欺负过,而且还是市政府一位官员,但今天,她却接二连三被苏俊华这小子欺负,侮辱,现在,苏俊华更是荒唐离谱,竟然去侵犯她下面最**之处,秦彬彬又气又恨之下,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如今,苏俊华功力大增,利用冰火灵气,驱除这些顽固病毒,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差不多五六分钟左右,他就帮秦彬彬把惨不忍睹的大腿修复过来,不但那些红色斑点没了,就连她大腿上面留下的红色疤痕也消失了,但他明显感觉到,她那条小内裤包裹的小山包里面,还有少数几个红色斑点。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病毒,在古代被称为“血狼斑”,虽然不会致命,但一发作起来既痒又有刺痛感,到后期就会逐渐腐烂,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令人在精神上受不了,染上这种病毒的患者,到最后,不是变成一个疯子,就是宁愿自杀,一了百了。

    现在,秦彬彬接近话儿那地方,还隐匿着几个小红点,若不帮她彻底清除干净,过一段时间,又会内外蔓延,越来越严重,所以,救人救到底,苏俊华犹豫一下,最终还是伸出双手,托起她丰满臀部,把她小内裤剥到膝盖之下。

    “啊畜生,你你想干什么?”

    被苏俊华脱下小内裤,秦彬彬羞得脖子都红了,立即停止哭泣,惊慌失措怒骂起来。

    “傻姐姐!男人脱掉女人小内裤,你说是想干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吗?”

    尼玛的!今天还真倒霉!什么都没有吃到?这种脏兮兮的东西,却被沾染了!

    感觉有点郁闷的苏俊华,望着自己黏糊糊的手指头,赶紧在她大腿上面擦拭干净,加快速度帮秦彬彬驱除那几个小红点,而且,帮她全部驱除干净之后,他还从身上掏出一枚银针,在她肚腹那里插了几针,又按摩了一番,帮她把痛经也一起治好了。

    此时,秦彬彬已经停止了哭泣,脸上还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因为她发觉自己大腿深处的刺痒感觉,彻底消失了,就是傻瓜也明白,苏俊华刚刚是在帮她治疗。

    治疗结束之后,苏俊华就帮秦彬彬穿上小内裤,又放下她的裙摆,站起来坐在她身旁,把脸上挂着泪珠,有点呆傻的秦彬彬搀扶起来,然后,抬起她的手臂,一针插进她腋窝之处,帮她摘除腋窝里面的顶沁汗腺,差不多搞了四五分钟左右,秦彬彬身上的轻微狐臭,苏俊华也帮她治好了。

    从身上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才下午两点半,现在如果就离开安宁市,回到安泰县城,还能够赶得上去公安局拿身份证。

    然后,苏俊华想先回去新峰镇一趟,解决了孙芸芸那件事情,明天早上再前往安泰县城,帮石头哥解决他女朋友事情。

    因此,苏俊华一放开秦彬彬,就站立起来,冲她笑嘻嘻道:“彬彬姐!你身上三种疾病,我已经帮你全部治好了!我现在有很重要事情,必须立即赶回去,等下一次来到安宁市,你可要乖乖当我女朋友,不准耍赖哦!”

    有点坏坏的苏俊华,临走之前,并没有忘记搂住秦彬彬脖子,给了她一个热情深吻,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打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