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这死小子!是什么人呀?怎么这样子?

    犹如做梦一般的秦彬彬,坐在沙发上面,傻兮兮望着苏俊华离去,片刻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赶紧冲进卫生间,脱掉身上衣服,冲了一把。

    然后,她来到镜子面前,瞧着自己下面雪白娇嫩大腿,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娇羞,惊喜之色,想不到,困扰她多年的小红点,今天彻底消失了,而且,连那些红色疤痕也无影无踪了。

    “这死小子,好讨厌!好讨厌!恨死他了!恨死他了”

    娇嗔万分的秦彬彬,望着自己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雪白身子,轻轻跺着双脚,忍不住把苏俊华臭骂了一顿,当然,她嘴上骂着,心里其实却是喜滋滋的!

    幸亏此时,苏俊华没有站在她身旁,否则,看到秦彬彬这么娇嗔可爱的一面,他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她推倒了。

    而此时,苏俊华已经离开幸福花园,在马路上拦截一辆出租车,直奔安泰县公安局。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苏俊华就回到了安泰县,并在县公安局那里,领取了身份证。

    接着,他又拦截一辆出租车,前往新峰镇,在车上,他给石头哥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讲明一下,自己下午回新峰镇一趟,明天尽量赶到安泰县城,帮他处理女朋友之事。

    刚刚跟石头哥通完电话,苏俊华正准备把手机放回裤袋之内,想不到,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一个陌生手机号码,也不知是谁打进来的?

    电话一接通,苏俊华就懒洋洋问道:“谁呀?我认识你吗?”

    苏俊华刚问了一声,想不到,手机里面却传出一道甜美女孩子声音:“当然认识你,不认识你,我发神经乱给你打电话?”

    对方声音虽然很甜美,语气却有点不善,似乎还有点气恼,但苏俊华却听不出对方是谁?因此,他又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我跟你有仇吗?干嘛这么凶啊?”

    “哼苏队长,几天不见,你都耍起大牌来了!”

    听到对方称呼自己苏队长,苏俊华头脑中马上浮现出一位肌肉无比发达的健身美女,不禁笑呵呵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玉娇姐!嘿嘿我没有猜错吧?”

    “想不到苏队长,还记得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真是难能可贵!谢谢了!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接受高大队长的命令,现在已经来到安泰县城!对了!关于你加入龙组的证件,联络智能手表,手枪,**,我都帮你带过来了!”

    赵玉娇被高大队长派到苏俊华身边,当他的私人司机,她心里本来是非常恼火,但这一次回去地组,被高大队长劝说了一番,她对苏俊华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虽然还没有彻底接受苏俊华这个人,但她心里最起码不敢轻视他。

    “哇!玉娇姐,你已经来到安泰县城,太好了!你是开车来吗?”

    听说赵玉娇已经来到安泰县城,苏俊华心里真的乐坏了,只要一想到她那健美身材,他下面小弟弟就有反应了,记得地组高大队长曾经说过,要送给自己一辆防弹车,他赶紧问了起来。

    “笨蛋一个!我是过来给你当司机的,怎么可能没有开车过来呢?你这不是废话吗?”

    “嘿嘿委屈玉娇姐了!谢谢玉娇姐了!我现在正往新峰镇路上,你懂得走吗?”

    听说赵玉娇开车过来,苏俊华脸上笑嘻嘻,心里更是喜滋滋的,从此之后,他已经拥有了一辆豪车,一个私人司机,而且,还是一名容貌娇美,身材迷人的美女司机,尼玛的!爽死了!

    “咱们地组的车,都装有导航系统,我当然懂得怎么走?”

    “那太好了!我才离开县城几分钟时间,我现在就下车,在这半路上等你!”

    “嗯!就这样,我挂了!”

    “拜拜!”

    跟赵玉娇通完电话,苏俊华立即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递给身旁那位年轻司机,吩咐道:“师傅,有人来接我去新峰镇,现在,我就在这里下车。”

    想不到,那位年轻司机停下车后,瞟了一眼苏俊华递过来的五十块钱,并没有收下,而是冷冰冰道:“五十块钱哪里够呀?刚才不是说好一百块吗?”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从县城到新峰镇才一百块,你才开出几分钟,我现在就给你五十块,还不够吗?”

    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司机,竟然想敲诈他?苏俊华心里不禁有点火了。

    其实,从县城包车去新峰镇,七八十块就够了,他懒得跟这位司机讲价,就答应给他一百块车费,现在,差不多刚刚离开县城,上了乡道,给他二十块钱就够多了,但他都给他五十块,这位贪婪司机还是没有满足,准备找茬了。

    “既然说好一百块钱,就算你中途下车,也要全额付钱,这是我们出租车行业的规矩,你懂吗?”

    看到眼前这位乡下少年,竟然还敢顶嘴,不愿意付清全程车费,那位年轻司机瞪着苏俊华,说话开始凶巴巴起来。

    “规矩个屁!黑我呢!”

    既然对方不收他手上五十块钱,苏俊华也不跟他客气,收回钱塞进裤袋里,打开车门,下了车。

    “臭小子!你欠抽是不是?”

    看到苏俊华下了车,那位年轻司机立即跟着也下车,走到苏俊华面前,气势汹汹大骂起来。

    “去你妈的!”

    碰上这么一位不知好歹的司机,苏俊华早就想揍他,现在,看到他还骂上瘾了,他自然不跟他客气,怒骂一句,一脚把他踢飞了。

    “啊”

    “兔崽子,你有种就站在这里别走!王八”

    那位年轻司机惨叫一声,跌到五六米外,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冲着苏俊华大骂着,从身上掏出手机打电话,叫人来收拾他。

    “我就不信你这个黑司机,能够把我怎么样?”

    有恃无恐的苏俊华,瞪了那位年轻司机一眼,一拳砸在出租车挡风玻璃上面,“砰”的一声,直接把玻璃砸碎了。

    “你你”

    看到苏俊华把自己车都砸了,那位年轻司机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口大口喘了片刻之后,他才冲着苏俊华,大嚷大叫起来:“兔崽子,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我是新泰帮弟子,咱们县城出租车公司有一半司机,都是新泰帮兄弟,还有,我表哥是新泰帮老大,现在,害怕了吧?”

    “哦!你是新泰帮马子!想不到,新泰帮竟然有你这种蠢货!看来,小新那家伙,真的不怎么样?”

    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司机,竟然是陈天新手下?苏俊华倒是有点意外,白了他一眼,心里立即把陈天新那家伙臭骂了一顿,而且,他心里骂了一通还是有点不爽,又从身上掏出手机,拨打陈天新手机号码。

    “臭小子!你很拽!等我兄弟们来了,把你揍成肉饼,看你有多拽!”

    感觉眼前这位少年,一点都不怕自己,那位年轻司机心里有点恼火,立即又骂了起来。

    而这时,苏俊华已经拨通陈天新手机,电话一接通,就传来陈天新惊喜声音:“华哥!你现在在哪里逍遥快活呀?”

    “快活你个头!”

    一听到陈天新声音,苏俊华就怒气冲冲大骂起来:“你这个混蛋!都养了一帮什么狗屁?妈的!我说你这个老大是怎么当的?都带出什么狗屎来?”

    “啊华哥!对不起!是不是我手下兄弟得罪你了?臭他妈的!他在你身边吗?你把手机给他,让我好好教训他一顿!”

    被苏俊华大骂一顿,陈天新吓得脸都绿了,浑身都打颤起来。

    “哼是安阳出租车公司一位司机,他还说是你表弟呢!”

    苏俊华瞪着站在一旁脸色有点苍白,浑身发抖的司机,话一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你是你认识我表哥?这”

    此时,那位年轻司机已经听出,眼前这位少年认识他表哥陈天新,他心里知道不妙,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这不,他站在那里浑身拼命发抖,身上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赶紧拿出来。

    看到真是自己表哥打来的,他吓得手腕一抖,手机都差点扔掉了。

    但这时,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战战兢兢叫了一声:“表哥!”

    “你这小王八!想害死我是不是?尼玛的!华哥,你也敢得罪?你长了几个脑袋啊?”

    “啊”

    听说眼前这位少年,就是他表哥最近新拜大哥,也就是他们安泰帮新老大,那位年轻司机吓得尖叫一声,手腕一抖,手机都掉到地上去了。

    此时,那位年轻司机也顾不上捡手机,也顾不上跟他表哥说话,立即跑到苏俊华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战战兢兢求饶道:“华哥!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你就饶我一次吧?今后,我再也不敢了!还有,我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华哥,你大人有大量,就饶我一次吧!”

    “算了!你起来吧!就你这小鬼,我也懒得跟你计较,记住,以后再也不许乱收费,欺压老百姓,一旦被我知道,我就把你扔进江里喂鱼!”

    “是!是!小人记住了!谢谢华哥!谢谢华哥!”

    苏俊华答应放过自己,那位年轻司机才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双腿发抖,都有点站不稳了。

    就在这时,前面开来了十几辆出租车,他们一看到那位年轻司机,纷纷停下车,从车上下来,手上皆拿着刀具,棍棒之类,往苏俊华身边跑过来。

    他们这伙人,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勤哥,那小子在哪里?”

    “勤哥!就是他吗?”

    “妈的!小杂种!我们勤哥也敢打?”

    “兄弟们一起上,把他废了,看他还敢不敢得罪我们安泰帮兄弟?”

    这一下,那位年轻司机有点看傻眼了,眼看兄弟们冲过来,就要砍打苏俊华,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高举着双手,惊叫起来:“住手兄弟们,他就是华哥!我们新泰帮新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