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华哥!这太好了!若你能够让那位唐老头从此闭上嘴,那新哥一辈子都查不出来,只是……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该怎么回报你?”

    听到苏俊华的话,古玉菊盯着他,美眸闪闪发光,丰满玲珑身子也不知不觉间靠到苏俊华身上,她胸口那两团鼓荡尤物,无意识的往苏俊华手臂磨蹭起来,此时,两人看起来更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古玉菊倒贴过来,苏俊华可以感受到她胸部的强大弹性,再加上她那对会放电的美眸,相当的诱……惑人,若不是下午被李榆老师喂饱了,他恐怕还真的把持不住,招架不住了。

    但现在,他却只是冲她笑了笑,打趣道:“菊姐!你若真的想报答我,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真的!嘿嘿……姐明白了!”

    苏俊华只是冲她开了一个玩笑,古玉菊却当真了,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她以为苏俊华是嫌她脏,所以,她暗下决心,从此之后,她要重新做人,洗心革面,不再去傍大款,不再去当有钱人的玩物,她要凭自己的能力,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而且,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她这一次误会了苏俊华话里意思,令她改变了一生。

    苏俊华都答应帮自己解决,古玉菊自然不会跟他客气,立即从身上掏出手机,拨打唐经理电话,跟他聊了几句,吩咐他过来安吉镇接自己,早就对古玉菊想入非非的唐经理,看到她主动约自己碰面,哪里还有可能拒绝?他立马就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从前面突然冲过来一帮人,看到苏俊华那小子,他们纷纷大叫起来:

    “强哥!就是他!就是这小子!”

    “强哥!就是这小子把栗哥打了!”

    “老大!就是这小子,把我们一帮兄弟打了!”

    “这小子,还扬言要灭了我们四海帮!”

    看到是四海帮老大李强,带着一帮手下兄弟,冲苏俊华而来,古玉菊脸色微变,赶紧提醒苏俊华道:“那位身穿花红衬衫的高大青年,就是四海帮老大李强,他手下有五六百个兄弟,老爸还是县纪委书记,就是新哥都不敢招惹他们四海帮,你在安泰县城已经得罪了不少人,是不是可以考虑放过他们呢?”

    “玉菊妹妹!你什么时候变了口味,连这种雏鸭也有兴趣勾搭了?”

    古玉菊当初还未跟从陈天新时,李强也曾经追过她,甚至还为她花了不少钱,后来,古玉菊拒绝他,投入陈天新怀里,到现在,李强还是耿耿于怀,此时,看到古玉菊居然跟一位少年走在一起,他心里醋意马上就翻滚起来。

    “李强,看在当初你对我不错份上,我还是劝你一句,赶快带你那一帮兄弟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知道他是谁吗?刘县长,杜县长两位宝贝儿子,应该比你牛逼多吧?他们都栽在华哥手里,你又算个屁呀!”

    苏俊华的厉害,古玉菊算是亲眼目睹过,此时,念在当日旧情上,她真不愿意看到李强被苏俊华狠揍一顿退走,何况,苏俊华在安泰县城,已经结下了不少仇家,她也不想他再得罪李强一帮人。

    “什么……他……就是……华哥……”

    听到古玉莲的话,李强大吃一惊,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畏惧之色,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苏俊华在安泰县搞出不少事情,他“华哥”大名,早已威名远播,李强有一个牛逼老爸,对安泰县其它黑帮自然不会畏惧,但他对眼前这位神秘华哥,是打心眼里恐惧,深怕自己有一天会惹上他这尊小魔神,想不到,今天,他还真的碰上了?

    当然,他也是因为自己表弟穆文栗所害,才会遇上这位神秘莫测的华哥。

    看到自己表弟穆文栗站在一旁,惊恐万状,全身发抖,一副摇摇欲坠样子,李强气得一巴掌掴过去,愤怒大骂起来:“王八蛋,我今天被你害惨了!”

    本来就吓得双腿发颤的穆文栗,被他表哥掴了一巴掌,立即滚倒在地,一想到华哥的威名,他干脆闭上双眼,躺在地上装死,再也不敢爬起来。

    “死王八!你怎么不去撞死?”

    李强愤怒踢了表弟一脚,立即走到苏俊华身边,战战兢兢赔罪道:“华哥!都怪我这位表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若他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华哥海涵原谅?小弟代他向你赔礼道歉!”

    “你带了这么多兄弟过来,应该不是来求和吧?”

    眼前这位李强,虽然挺有大哥大风范,待人似乎也不错,但苏俊华并不领情,他怒瞪着他,话一说完,突然伸出一只手,捏住他脖子,把他举起来,往躺在地上装死的穆文栗扔过去。

    “啊……”

    李强被苏俊华扔出去,砸到表弟身上,倒是没有受伤,但他表弟就惨了,惨叫一声,立即昏死过去。

    “你……”

    从表弟身上爬起来,李强瞪着威风凛凛的苏俊华,心里不禁有点恼火,他们李家背景也很深,再加上他本人,曾经拜在一位名师手下,学了一身武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明劲高手,在安泰县城,除了以前太子帮那个刘季勇,他还真的没有怕过谁?

    现在被苏俊华这么一位毛小子欺负,李强心里真的非常不爽,再加上,看到苏俊华今晚就一个人,传说中他那两位牛逼手下,晚上并没有跟在他身边,李强感觉自己腰背也硬朗了不少,因此,他恨恨瞪着苏俊华,忍不住挑衅道:“臭小子!你可别太过份?别以为背后有人撑腰,就可以在我们安泰县城称王称霸?我们李家背后也有靠山,假如真的打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是吗?那今晚,我就看看你们李家背后有多大靠山?”

    想不到,眼前这位李公子如此托大?苏俊华冷笑一声,就往他身边慢慢走去。

    看到苏俊华逼近过来,李强带来的一帮手下,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个皆往旁边退走。

    眼前这位神秘少年,看起来好像并不会武功,身上并没有释放出什么强大气息?但李强对苏俊华还是有点畏惧,看到他逼近过来,他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瞄准苏俊华额头,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狂笑道:“兔崽子!来啊!来啊!我就不信,你破脑袋还会比子弹更硬?”

    “从来没有人敢用枪指着我,我劝你还是放下枪,免得走火伤人?你以为就你有枪吗?告诉你,我身上也有枪,而且,我这把还不是普通的手枪!”

    脸色有点阴沉的苏俊华,蔑视着眼前这位不知死活的李强,话一说完,就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拿在手上玩弄着,脸上充满了戏虐味道。

    “扑通……”

    “华哥饶命!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老人家,还望放我一马?饶我一命!”

    李强曾经当过兵,还是一位成绩非常突出的武警战士,后来,因为在部队犯了戒律,被引退回家,靠着一身精湛武功,当上了黑老大,他现在虽然不是一名军人,但他对各种各样的枪支却非常熟悉,苏俊华手上那把黑漆漆手枪,除了特种部队最精英王牌特种兵之外,普通特种兵都很难弄到手,因此,一看到苏俊华手上那把特殊手枪,他吓得脸色大变,浑身一哆嗦,赶紧跪了下去,战战兢兢求饶起来。

    他们李家背景确实很深,但他只是安泰县城这么一个小地方的黑老大,如何敢去得罪特种部队的王牌特种兵?此时,就是给他一百个脑袋,他也不敢去得罪神秘莫测的苏俊华。

    “妈的!你刚刚不是很刁吗?现在怎么威风不起来了?臭你妈的!爬起来,跟我打一顿,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家伙,也敢拿枪威胁自己?苏俊华心里可恼火了,一边怒骂着,一边往李强身上踢去,接连踢了他几脚,看到他只是双手抱着头部,就是不反抗,苏俊华又把他抓起来,往马路外面抛飞出去,“扑通”一声,李强被他扔到二十几米外的小河里。

    这一下,跟李强一起过来的那群混混,皆吓傻眼了。

    “尼玛的!你们这群混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今晚,本少爷就把你们扔到河里喂鱼去!”

    怒气冲冲的苏俊华,话一说完,就走过去,抓起心惊肉跳的四海帮混混,一个个,抛扔到二十多米外的河里去,就是那位昏迷过去的穆文栗,苏俊华也不放过他,一脚勾起来,甩飞出去,“扑通”一声,砸落河里,溅起一朵朵浪花。

    此时,马路上已经围拢过来好多看热闹的老百姓,看到他们镇上作威作福的栗哥一帮人,被一位少年抛扔到河里去,老百姓们脸上皆浮现出一丝喜色,站在一旁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着。

    而李强那帮人,看到苏俊华武功如此厉害,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从河里爬上来之后,赶紧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玉菊妹妹,唐哥来啦!走,上车,去城里!”

    李强那帮人,刚刚被苏俊华吓退,一辆黑色小轿车就停在了古玉菊身边,车窗摇下,从里面探出一颗光秃秃脑袋瓜,冲着她笑眯眯叫起来。

    “死老头,你再纠缠他,小心狗命!还不快滚……”

    看到是一位五十多岁年纪的老头子,竟然也想泡大美女古玉菊?苏俊华立即从身上掏出一支银针,悄悄藏在手掌心,走到车窗前,瞪了唐经理一眼,同时,也在他身上偷偷扎了一下。

    “玉菊妹妹,你竟然耍我,等着瞧……”

    唐经理兴高采烈地跑过来,以为晚上好事将成,终于可以把楚楚动人的古玉菊揽入怀里,想不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而且,眼前这位少年相当可怕,只不过冲他瞪一眼,就令他全身起毛疙瘩,有点畏惧地唐经理,冲古玉菊抛下一个狠眼色,立即开车逃跑。

    但他才开出去一百多米,就感觉头昏脑沉,全身酸软无力,整个人趴倒在方向盘上,随即,车辆犹如失控似的,往马路边冲了出去,栽倒在下面溪流中。

    看到有人出车祸,而且,还是堕入河流中,过路老百姓,立即围拢过去,大声喊叫着,还有那些经过的车辆,也纷纷停下来观看,有些好心人,赶紧从身上掏出手机报警。

    看到唐经理开着车,莫名其妙冲出路边,掉进河流里,站在苏俊华身边的古玉菊,眼睛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冲着苏俊华娇羞嘀咕了一句:“谢谢!谢谢华哥!”

    想不到,有点坏坏的苏俊华,瞟着古玉菊胸口那半隐半露的鼓荡尤物,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直截了当道:“嘴巴说谢谢有什么用?菊姐若真想报答我,还不如晚上陪我去开房!”

    死小子!你这未免太直接了吧?

    心里本来就喜欢苏俊华的古玉菊,此时,被苏俊华追逼一下,她一颗心怦怦乱跳,低下头,脸颊迅速羞红起来,似乎沉思了一下,她突然抬起头来,望着苏俊华,气呼呼道:“去就去,谁怕谁呀?”

    呵!想不到,她还真答应了!

    有点心动的苏俊华,深吸了一口气,才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望着娇羞迷人的古玉菊,突然大笑起来:“呵呵……”

    “死小子!你耍我!”

    看到苏俊华就知道傻笑,一点行动都没有,古玉菊立即清醒过来,知道苏俊华只是开玩笑,并不是真想睡她,古玉菊羞得无处躲闪,立即恨恨瞪了他一眼,嗔骂一句,往家里跑去。

    古玉菊一边往家里跑去,心里还一边臭骂着:死华仔!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大流……氓!老娘哪一点不如小莲妹妹?你竟然这样耍我?哼!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总有一天,老娘要让你乖乖的趴在石榴裙下!

    而此时,苏俊华盯着古玉菊那逐渐消失的倩影,感觉她越来越有意思了,似乎也越来越可爱了!他好像对她也没有那么反感了,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许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够真正接受她,毕竟她也是一位大美女,身材又是那么火爆,如果能够把她,还有玉莲妹妹,一起收入囊中,岂不是又多了一对姐妹花?

    从古家姐妹俩身上,苏俊华又想起了杜家双胞胎姐妹,好几天没有去看她们姐妹俩,他心里又有点思念了!

    算了,今晚先去省城,把白玫瑰吃了,明晚跟叶爷爷去赌石,后天就可以回到安宁市,抱一抱杜家姐妹俩。

    正当苏俊华一个人站在路边,想入非非时,“嘎”的一声,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他身边。

    看到赵玉娇开车过来了,苏俊华立即拉开车门,上了车。

    “死小子,你怎么跑到这种小地方来?是不是在这里又泡了个妹妹?”

    一看到苏俊华,赵玉娇就翘起睫毛,醋意十足,她瞪了苏俊华一眼,嗔骂一句,立即调转一个头,往高速入口方向开去。

    “玉娇姐!你胡说什么?我有一位亲戚家在这里,我就是跑过来看看他,你生什么醋呀?”

    想不到,赵玉娇今晚竟然穿了一件雪白短袖衬衫,一条灰蓝色牛仔短裤,苏俊华瞟了她一眼,叨唠一声,就伸过一只手抚摸她那两截雪白大腿。

    说实在话,赵玉娇那对美腿,又长又白又浑圆,而且,肌肉相当发达,弹性可不是一般的好,对男人有很强杀伤力,已经睡过好几个美女的苏俊华,一瞧见她那对雪白长腿,还是忍不住想抚摸一番。

    “死华仔!放开你的臭手!”

    看到苏俊华来占自己便宜,有点娇羞的赵玉娇,恨恨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嗔骂起来,不过,她只是稍微挪动了一下大腿,并没有去阻止他抚摸。

    最近这一段时间,赵玉娇跟苏俊华发生了很多事情,好像不知不觉之间,她就对他的亲吻,抚摸,非常有感觉,大腿被苏俊华手指碰触她,立即有一股酥麻感觉传遍她全身,令她又喜欢又害怕,一颗心怦怦乱跳。

    “别这么小气嘛!玉娇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赵玉娇对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苏俊华立刻就感觉到了,若是以前,他去碰触她的身体,肯定会挨打,但现在,赵玉娇似乎已经接受了他,对他表现出来的亲昵行为,也不是非常抗拒,假如他不太过份,玉娇姐估计也不会跟他计较。

    这不,他现在公然抚摸她的大腿,她都没有抗拒,这就足以说明了一切,因此,心里有点乐不思蜀的苏俊华,脸上流露出讨好笑容,坐近一点,把身子依偎在她身上。

    “死小子!滚开啦!”

    赵玉娇气呼呼骂着,推了他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脸皮比猪皮还厚的苏俊华,除非她拉下脸来揍他一顿,否则,别想让他乖乖听话!

    但女人常常生气,发怒,会影响容貌,因此,最近一段时间,赵玉娇开始变温柔多了,此时,被苏俊华贴上身来,她也只是骂他一句,并没有真正生气。

    看到赵玉娇口是心非,嘴里骂自己滚开,却没有什么真正行动,甚至还主动把柔软身子靠过来,苏俊华胆子也越来越大,他盯着玉娇姐那一对雪白**,突然俯下头,疯狂亲吻起来。

    “天哪!你怎么可以这样?死小子!呜……”

    被苏俊华这样又亲又摸,赵玉娇浑身发颤,恨恨推了他几下,心里感觉蛮舒服,蛮刺激,她羞答答嗔骂一句,也没有怎么反抗?只是伸下手,揪了他耳朵一下,就任他胡作非为。

    但时间一久,她就感觉有点受不了了,下面话儿那里都有点湿漉漉了,最可恨的是,苏俊华这小子,不知是不是发觉她那里湿了,竟然伸过手,隔着牛仔裤重重按了一下。

    “嘎……”

    “死小子!你别这么过分好不好?”

    想不到,苏俊华这么无耻?有点气恼的赵玉娇,立即把车停在路边,抓起他脑袋瓜,把他推到一边去。

    “啊……唔……”

    看到赵玉娇停下车来,有点狂热的苏俊华,趁机把她搂入怀里,咬住她嘴唇,疯狂亲吻起来。

    赵玉娇晚上也不知是不是犯花痴了?被苏俊华亲吻抚摸一阵,现在,又被他搂入怀里大胆狂吻,她只不过轻轻打了他几下,掐了他几下,就非常顺从的躺在他怀里,任他轻薄,欺负。

    呵!美娇娘终于被他调教成功了!终于懂得享受男女之情了!

    赵玉娇越配合,苏俊华就越来劲,这不,他狂吻了一阵,就撬开她贝齿,把滑溜溜舌头探了进去,裹住她的舌头,纠缠吮吸起来。

    有点动情的赵玉娇,哼嗯几声,就举起双手,抱住苏俊华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哇!太爽了!美娇娘终于有回应了!

    赵玉娇如此配合自己,苏俊华哪里还会跟她客气?他立即伸出双手,抓住她胸前那一对鼓荡尤物,使劲揉按起来。

    “唔……不要……”

    又羞又怕,既渴望又纠结的赵玉娇,很想从苏俊华暖烘烘怀抱中挣脱出去,但她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随着一阵酥麻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失去了抗拒能力,整个人软绵绵躺在苏俊华怀里。

    由于这里是通往高速路口的乡间村道,经过的车辆很少,行人更是半天都难以看到一个,早就想来一次车震的苏俊华,看到赵玉娇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控住,他心里乐呵呵,脸上浮现出一丝狡诘笑容,晚上准备就在这路边,把赵玉娇这位大美女吃了。

    因此,他一边疯狂亲吻她,一边撩起她的衣摆,甚至,还把她里面的蕾丝花边胸罩,也往上掀翻起来。

    “唔……天哪……不可以……”

    发觉自己颤悠悠双峰,已经落入苏俊华滚烫手掌之中,赵玉娇惊叫一声,立即放下双手使劲推拉,但此时,她全身酸软无力,哪里还能够阻止已经疯狂的苏俊华?

    “滚蛋!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