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当苏俊华有点失控,伸手解她牛仔裤上面的皮带时,赵玉娇也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突然爆发出来,把苏俊华推到一边去,而且,她羞红着脸颊,瞪着苏俊华那混蛋,眼里还释放出一丝怒意。

    想不到,苏俊华这小子还想强上她?赵玉娇心里真的很生气。

    晚上,她对他够好了,该给他的,不该给他的,她算是都慷慨献上了,可这死小子还得寸进尺,准备欺负她?赵玉娇气得柳眉倒竖,大口大口喘气。

    现在,赵玉娇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爱上了苏俊华这死小子,从那天跟他患难与共,差点死在那个密林中,全身被苏俊华瞧遍之后,她就发觉自己是彻头彻尾的爱上苏俊华,再加上,她也是一条路走到黑的主,既然爱上了,她也义无反顾了,但她对自己的初夜权却很看重,不会随随便便交给男人,除非苏俊华娶了她,不然,他想都别想。

    “玉娇姐!我是真的喜欢你!”

    看到赵玉娇呼吸急促,鼓鼓双峰,随着上下起伏,苏俊华知道她非常生气,也知道自己刚才太过分了,此时的他,犹如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把身子依偎在赵玉娇怀里,可怜巴巴望着她,脸上浮现出一丝讨好之色。

    “滚蛋吧你!”

    已经吃过亏的赵玉娇,自然不会再上苏俊华的当,她恨恨骂了一句,就把他推开,不准他再碰自己。

    “嘿嘿……”

    献殷勤献在刀刃上,有点尴尬的苏俊华,还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干笑两声掩饰过去。

    现在,赵玉娇跟刚才判若两人,似乎连心情都变得有点糟糕了?因此,苏俊华还是规规矩矩坐在一旁,不敢再去招惹她。

    也幸亏苏俊华识趣,不然,小姐脾气挺严重的赵玉娇,一旦爆发出来,苏俊华就惨了。

    赵玉娇重新启动车子,往前面开去。

    两人一路上,皆是沉默不语,上了高速之后,看到苏俊华不再欺负自己,变成了一个乖孩子,赵玉娇心里的气,也差不多已经消散了。

    对苏俊华晚上就赶到省城去,赵玉娇心里还是有点困惑,因此,她瞟了他一眼,忍不住还是问道:“死小子!不是说好明天去省城,你晚上就跑过去,不会是跟哪一个小妹约会吧?”

    “傻姐姐!要约会,晚上跟玉娇姐你约会,岂不是更好?我何必舍近求远呢?”

    想不到,玉娇姐醋劲这么大,苏俊华脸上笑嘻嘻,心里更是有点窃喜,女孩子越会吃醋,说明她心里越在乎你。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这坏家伙!哼……不再鸟你了!”

    看到苏俊华始终没有一句好话,赵玉娇白了白眼,也就闭口不言了。

    “我哪里坏了?若我真的很坏,刚才……”

    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苏俊华,看到赵玉娇诬陷自己,立即为自己辩解,但发觉赵玉娇又开始变了脸色,他赶紧收口,免得惹怒她。

    结果,两人真的陷入冷战之中,一路上,谁也不睬谁?将近十点时,他们俩终于进入了省城。

    来到江峰市闽西区南靖镇香山森林公园大门口,苏俊华瞧着脸色已经有点缓和的赵玉娇,笑嘻嘻道:“玉娇姐,这里是一处森林公园,咱们俩上去逛逛如何?”

    “哼……你还是跟你情妹妹去逛,我才没有这个心情!下车啦!坏蛋!”

    晚上十点多了,森林公园上面黑灯瞎火的,她跟苏俊华上山,会有好事吗?赵玉娇才不会上他的当,因此,她瞪了他一眼,立即赶他下车。

    “看你晚上心情真的有点不好,那还是算了,等下次有空,咱们俩再去!嘿嘿……”

    苏俊华其实也只是随口说说,逗赵美人一下,看到她拒绝了他邀请,他也就不勉强她,话一说完,干笑几声,突然扑过去抱住她,咬住她嘴唇,狂啃了几秒钟,然后,才笑嘻嘻的打开车门,迅速跑出去,并随手关上了。

    “死小子,你等着……”

    看到苏俊华已经下车了,又被他大占便宜的赵玉娇,翘着睫毛,嗔骂了一句,还真拿他没有办法,何况,苏俊华刚刚狂吻她唇瓣,那种奇妙浪漫感觉,也令她很回味,脸颊迅速飘红起来。

    望着苏俊华往前面走去,逐渐消失了身影,赵玉娇呆愣片刻,才掉个头,往市区之内开去。

    而此时,苏俊华往前面玉林小区走了几步,身上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想不到,竟然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

    反正他现在很清闲,还未到白玫瑰家门口,管他是谁打进来的?苏俊华立即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正准备问对方是谁?想不到,手机里面却传来一道女子惊慌声音:“小苏,你现在在哪里?我在江滨南路被坏人跟踪了,你快来救我!砰……”

    那个女子一句话还未说完,一道猛烈撞车声突然响起来,随即,手机里面传出那位女子惊恐万状尖叫声,紧接着,手机被关机了,苏俊华跟那位女子也失去了联系。

    不过,苏俊华已经听出那位女子声音,她就是他前几天在省城认识的出租车司机柳玉画。

    很显然,美女司机柳玉画,遇上劫匪被绑架了。

    苏俊华跟那位美女司机柳玉画,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他还是很迷恋她的美貌,对她深有好感,现在看到她出事了,他自然不能放手不管,因此,看到有一辆出租车刚好路过,他赶紧拦截下来,迅速上了车,吩咐司机去江滨南路。

    十几分钟之后,苏俊华就来到了江滨南路,付了车费,赶紧下车。

    果然,他很容易就找到了柳玉画那辆黑色出租车,此时,她那辆车侧翻在一旁,左边车门打开着,有几位交警已经赶过来,旁边还聚集着不少路人,由于车主不知去向,大家皆在议论纷纷。

    苏俊华快速跑到车门前,也不去理睬他们,而是从车内感应一下柳玉画遗留下来的体香,然后,在空气中寻找她遗留下来的气息。

    很快,他就从空气中嗅到了一股略有略无的淡淡清香,似乎正是柳玉画身上遗留下来的气息?往前面飘去,幸亏他现在及时赶过来,假如再迟几分钟,那股淡淡清香恐怕就消散了,再也跟踪不到。

    “喂!你是谁呀?跑来捣什么乱?”

    那几位交警,正在处理事故,突然看到一位少年跑过来,到处张望着,其中一位交警立即喝骂起来,把苏俊华推到一边去。

    苏俊华才懒得理睬那几位交警,他嗅着柳玉画飘散在空气中的气息,迅速往前面跑去。

    想不到,那帮劫匪相当狡猾,他们顺着公路七拐八拐,最终竟然把柳玉画带到香山森林公园附近的一座豪华别墅之中。

    此时,在这栋豪华别墅之内,五花大绑的美女司机柳玉画,望着眼前这几个男人,惊恐万状,浑身发颤,吓得面如土色。

    因为晚上劫持她到这里的几个歹徒,皆是叶无涯那王八蛋手下。

    叶无涯那家伙,此时正笑眯眯坐在她面前,嘴里叼着一根烟,不时向她漂亮脸蛋吐烟圈,而且,他手上还在玩弄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匕首。

    “无涯!我们曾经是同学,求你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份上,放过我这个弱女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