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苏神医今晚到高老这里来,不知是来看热闹,还是来赌石?”

    手腕被苏俊华紧抓不放,柳絮絮心里有点微怒,又很尴尬,但当着叶老,高老的面,她也不好意思发作,只能假装跟他交谈,掩饰心中的尴尬。

    “当然是来赌石!听说晚上这里还有一个赌局,小苏也想博弈一番,见识一下柳总的厉害!呵呵!”

    抓住柳大美人的雪白手腕,苏俊华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甜蜜蜜,恨不得一直握着,但站在他身边的赵玉娇,翘起漂亮睫毛,又准备对他下手,无可奈何之下,苏俊华只好放开柳絮絮玉手。

    “哦!想不到,苏神医对赌石也有兴趣?那晚上,咱们俩倒是可以斗上一场!咯咯……”

    听到苏俊华说想参加今晚赌局,柳絮絮呆愣一下,睫毛也翘了一下,看到他松开了,她也立即抽回手,掩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

    当然,她表面上笑嘻嘻,心里其实在暗骂着:这小子好可恶!竟然借机占自己便宜?等会儿,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柳絮絮借故离开之后,贪恋美色的苏俊华,眼神还一直在寻找她的倩影,有点吃醋的赵玉娇,没有少掐他搓他。

    听说眼前这位英俊少年,就是最近风头最盛的苏神医,屋内宾客们纷纷跑过来,跟苏俊华打招呼,套近乎,有几个珠宝商甚至还要去苏俊华的手机号码。

    人一生当中难免都会生病,特别是这些操劳过度的珠宝公司老总,身上多少都带着不少疾病,若能够认识一位神医,犹如多了一条命,所以,他们皆很看重苏俊华这位少年,不敢怠慢他。

    大家跟叶老爷,苏俊华寒暄之后,看到人员都到齐了,高老也就站出来,冲着众人微笑道:“晚上,老夫邀请众位前来的心意,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所以,老头子我也不多说了!老夫生平最喜欢收藏翡翠毛料,若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拿出来拍卖,这一次,老夫除了留下五块最喜欢的毛料之外,其余一百多块毛料,全部拿出来拍卖。”

    “晚上前来的客人,几乎都是高某朋友,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晚上这一百多块毛料,我特意叫人标明了编号,起拍价,大家可以随便参观,挑选,同时,采用暗拍方法,大家喜欢哪一块毛料?就记下编号,开个价,到最后,每一块毛料,谁开价最高谁就中标?”

    “这一百多块翡翠毛料拍卖结束之后,为了感谢大家的鼎力支持,晚上,老夫还为大家安排了一个赌局跟宴席,大家可以一边喝酒聊天,一边观看赌局,同时,老夫也为大家献上晚上拍卖金额的百分之五,作为彩头助兴。”

    “报名参加赌局之人,每个人拿出自己拍卖下来的一块毛料参赌,同时,再缴纳一百万人民币作为赌金,到最后,冠军获胜者,除了得到老夫奉献的百分之五彩头,以及参赌者缴纳的赌金之外,还能够把所有参赌的翡翠毛料拿走。”

    听完高老的介绍,人群之中立即议论纷纷起来,就是苏俊华也是怦然心动,眼珠子都闪闪发光。

    按照叶老爷所说,晚上,高老头拍卖的一百多块翡翠毛料,最少也会卖出两亿人民币,他奉献百分之五交易金额作为彩头,那最少也有一千万人民币,再加上参赌者缴纳的赌金,只要有十位参加,又有一千万人民币入账,两者相加就是二千万人民币。

    但真正大头的,却不是这两千万赌金,而是参赌者拿出来的翡翠毛料,假如十个人参加,就有十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毛料,大家为了赢取冠军,肯定都把表现最好的翡翠毛料拿出来参赌,这样一来,最后获胜者,把那十块翡翠毛料全部拿走,其价值可想而知了?

    一想到这里,苏俊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喜悦之色,心痒手也痒,巴不得这场赌局早一点开始。

    看到苏俊华有点兴奋样子,叶老爷低头对他小声道:“小苏,晚上这场赌局,咱们俩一起参加,这样咱们胜率就比较大,反正不管输赢,咱们六四分账,你六我四,嘿嘿!”

    叶老爷对苏俊华拥有绝对的信心,知道他是一位赌石高手,晚上,要想打败那位后起之秀柳絮絮,靠得可不是他这个老赌王名头,而是苏俊华这位神奇少年。

    “嗯!可以!咱们爷孙俩一起参赌,来个大小通吃!嘎嘎!”苏俊华点了一下头,心里甚是得意。

    高老介绍完之后,立即有几个年轻人,手上拿着一沓记账表格,垫板,圆珠笔,分别发放到大家手里。

    这些记账表格是电脑打印机打好,再复印出来,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每一块翡翠毛料的编号跟起拍价,客人们看中哪一块毛料,就在编号上面打个勾,再填上自己的开价,挑选好之后,把这张记账表格交上去就ok了。

    苏俊华拿过来简单瞧了一下,总共是一百零八块翡翠毛料,起拍价最高的是编号088翡翠毛料,起拍价六千万人民币,三千万人民币有一块,一千万人民币有八块。

    也就是说,光是起拍价上千万人民币的翡翠毛料,就有十块之多,加起来总金额达到一亿七千万。

    剩下的九十八块翡翠毛料,最便宜的十万起价,最贵的也才五百万人民币,这么多翡翠毛料,晚上假如能够全部拍卖出去,其价值估计会达到三亿以上。

    看完那张记账表格,苏俊华又往四周扫视了一遍,发现晚上前来参加聚会的客人,将近有两百多人,但有一大部分是年轻人,或者保镖之类,真正是珠宝公司老总,或者赌石高手的,应该只有三四十人左右。

    所以,晚上这一百零八块翡翠毛料,能否全部都拍出,还真的难说?

    客人们拿到表格之后,在几位老师傅带领之下,纷纷往后院走去,那些前来参观的年轻人,或者保镖之类,就留在场上,没有跟进去,只有那些真正懂得赌石之人,或者珠宝商老总,才去后院挑选翡翠毛料。

    赵玉娇,还有那四位保镖,也留在场上,只有苏俊华,叶老爷子,金泰珠宝公司刘总,江南珠宝城叶经理,他们四人跟着大家进入后院。

    高老后院仓库,是一个钢架结构,相当宽敞,只有一层,一百零八块翡翠毛料,已经从仓库之中搬出来,全部放在地上,每一块毛料上面,皆写着红色字体编号,以及拍卖低价。

    这些翡翠毛料,既有已经切开一个口子的半赌毛料,也有从未动过刀的全赌毛料,当然,半赌毛料价格比全赌毛料高多了,但令苏俊华万万没有想到,那块编号“088”,标价六千万的翡翠毛料,竟然是一块全赌毛料?而且,个头也不是最大,大约只有一百公斤左右重量。

    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一块从外面什么都看不到的全赌毛料,竟然标价最高,这真的有点匪夷所思?

    这是一块缅甸帕敢出产的黑黝黝石头,形状四四方方,虽然没有被切开一个口子,但从四周还是能够看到年代久远被风化的淡薄绿意。

    而且,在中间有一条白色雾状带,横穿而过,非常显眼,俗话说“有雾必出高绿”,这块全赌毛料,标价这么高,跟这条白色雾带肯定有莫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