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叶经理总共才挑选到三块翡翠毛料,其中有两块还是苏俊华已经探查过放弃的,幸亏剩下一块编号“008”翡翠毛料,却给了苏俊华一个惊喜。

    这块翡翠毛料个头倒是不小,差不多有八十公斤左右重量,标价才四十万人民币,但里面似乎有冰种翡翠玉,而且,翡翠玉占据面积也大,按照苏俊华保守估计,这块翡翠毛料卖个上千万人民币,没有什么问题。

    因此,苏俊华把这块编号“008”翡翠毛料收入囊中之后,还特意跟叶爷爷说一声,吩咐他回去之后,给叶经理一笔提成分红,至于刘总,自然也要给他一点奖励,但他贡献并不大,随便赏他一点就可以了。

    这时,差不多九点五十分了,场上客人差不多都已经出去了,剩下一点时间,苏俊华立即给挑选到的十一块翡翠毛料,开出价钱。

    现在,苏俊华最看重的是编号“069,033,066,008”这四块翡翠毛料,由于编号“069”那块翡翠毛料,刚才似乎已经被柳絮絮盯上了,苏俊华特意把开价提高到两千万人民币。

    编号“033”那块奇形怪状小毛料,标价才二十万人民币,本来,他只要加价十万人民币,几乎没有人跟他抢夺,但以防万一,苏俊华最终还是填上五十万高价。

    还有编号“066”那块翡翠毛料,标价才五十万人民币,苏俊华咬了咬牙,最终狠下心,翻了三倍,填写一百五十万进去。

    叶经理挑选的那块编号“008”翡翠毛料,标价才四十万人民币,苏俊华思索了一下,也翻了两倍,填写八十万进去,

    剩下八块翡翠毛料,由于价值不是很大,苏俊华才浮涨百分之三十标价填写进去,反正这八块翡翠毛料,能否拍到手,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苏俊华填好十一块翡翠毛料价格,就把表格单交给叶爷爷过目一下。

    叶老爷接过苏俊华手上那张表格单,立即变了脸色,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冲着苏俊华笑眯眯道:“小苏,就按照你开的单子,交上去。”

    话一说完,叶老爷又把表格单递给刘总察看一下。

    “这……”

    看到苏俊华这份表格单上面,有四块翡翠毛料,开价浮涨太厉害,刘总差不多跟叶老爷一样,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叶董事长都没有意见,他也不好说什么?何况,他只是一名高级打工仔,这些购买回去的翡翠毛料,不管赚亏,跟他都没有多大关系。

    倒是叶经理,接过苏俊华那份表格单,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冲着苏俊华竖起大拇指,小声惊赞道:“小苏价格开得越高越离谱,说明他看中的翡翠毛料价值越大,同时,猜中的概率也越高,因此,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其实,叶经理会说这番话,一方面是苏俊华把他挑选的那块翡翠毛料,翻了一倍价钱,令他知道自己今晚挑选到一块好毛料,回去之后,叶董事长肯定会赏他一笔钱。

    另一方面,他说得也是事实,苏俊华心里若没有七八分把握,怎么敢开这么高价格?

    但叶经理万万没有想到,他就因为晚上这一句话,令他从此改变了命运,后来,获得叶董事长大大赏识,没过多久,他就被提升为江南珠宝城总经理,帮叶董事长独挡一面,成为叶董事长身边一员悍将。

    接着,他们四个也就离开后院,来到前院大客厅之中,在表格单上面签署“叶亭台”名字,然后,递交给专门负责收缴表格单的老师傅。

    此时,客人们都已经把表格单交了上去,叶老爷算是最后一个。

    为了避免出现失误,同时增加速度,客人们交上去的表格单,有十几个人在快速核对着。

    每一块翡翠毛料,凡是有人开价,都写在同一行,同时注明名字,这样记录完成之后,谁报价最高?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快到十点半时,有一位口才特别好的年轻人,开始拿着记载最终结果的表格单,站出来宣布暗拍结果:“001号刘德培拍得;002号杜德伟;003号流拍,004号李大同……”

    这位年轻人报单速度极快,非常流利,一下就来到编号“008”那块翡翠毛料,但他在报出这块石头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停顿一下,才报出结果:“008号叶亭台,八十万人民币!”

    那位年轻人话音一落,场上立即响起一片惊叫声,唏嘘声:

    “哇!八十万呀!”

    “叶老,不愧是我们江南省首富,开价都翻了两倍!”

    “傻老头!钱太多了没地方花!”

    “就是!价格翻倍,最终还不是便宜了高老!”

    听到众人的惊叫声,那位年轻人微笑一下,就继续播报下去:“009号郭自诩,一百零一万人民币;010号刘低调,七十一万人民币……”

    随着那位年轻人播报声响起,众人的心都提起来,场上不时传出嘘叹声,抱怨声,有些人就因为少填了一万块,跟自己挑选的满意毛料失之交臂,有些人好不容易才相中一块称心如意的石头,却被别人花高价抢走了。

    但场上有一个人却笑容满面,心里乐开了怀,这个人自然是高老,晚上大家的表现,令他满面春风,其乐融融。

    很快,那位年轻人就播报到了编号“021”那块石头,叶老爷很幸运的是,他自己唯一挑选到的一块石头,终于没有被别人抢走,被他收入囊中。

    当那位年轻人播报到编号“030”时,苏俊华心里是特别紧张,因为编号“033”那块石头,是晚上的压轴戏,重中之重,这块石头若被别人抢走,那他真的要撞墙去,只要这块石头没有被别人抢走,剩下的石头就算都被别人抢走,苏俊华也不会心疼。

    “小苏,怎么啦?”

    站在苏俊华身边的叶老爷,发觉苏俊华蹙着眉头,全身都有点颤栗起来,他还以为他刚才探查累了,立即关切问了起来。

    现在,叶爷爷算是他至亲之人,看到他相问,苏俊华也不隐瞒,如实答道:“叶爷爷,033那块石头,是我们晚上所挑选到最有价值的一块翡翠毛料,就是那块标价六千万人民币的石头,都无法相比,我们晚上参加的赌局,能否胜出就看这块了,一旦被别人抢走,晚上赌局就没戏了!”

    苏俊华的话,犹如一颗炸弹落到叶老爷心底,炸得他都有点懵了,他半天才回过神来,惊喜问道:“033那块石头,标价才二十万人民币,真的拥有那么大价值?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好小子,难怪你开出这么高价格?不过,说一句实在话,你开出的价格还是偏低了,若是我,干脆开价一百万,那样才万无一失。”

    被叶爷爷这样一说,苏俊华心里就更加纠结了,心里就更加没底了。

    这时,那位报单年轻人,播报到编号“033”那块石头时,又莫名其妙呆愣一下,停顿一下,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慢吞吞报出来:“033号叶亭台,五十万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