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那位播报年轻人话音一落,场上突然寂静无声,一个个,皆把目光聚焦到叶老爷身上。

    这块小毛料,标价才二十万人民币,现在,叶老爷一下子把价格提升到五十万人民币,场上众人不目瞪口呆才怪。

    “ok!”

    但场上,最高兴最兴奋的却是苏俊华这小子,他尖叫一声,突然抱住站在身边的赵玉娇,欢呼雀跃起来。

    “死小子!你干嘛呢!”

    想不到,众目睽睽之下,苏俊华也这么无耻,猥琐,公然欺负她,赵玉娇立即伸出一对粉拳,在苏俊华胸膛上面使劲擂打起来。

    苏俊华心里太高兴了,实在舍不得放下赵玉娇,就抛出糖衣炮弹,笑嘻嘻道:“玉娇姐,这一次我们发财了!让我抱一下,高兴一下,回去送你一百万人民币!”

    “真的?你没有哄我?”

    听到苏俊华的话,赵玉娇倒是停止了挣扎,她家里的钱虽然多如牛毛,但她父亲管教比较严,从家里很难拿到钱,现在的她,除了龙组发给的工资,奖金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额外收入,如果让苏俊华这混蛋抱一下,就能够有一百万进账,她还真的愿意让他抱抱,何况,苏俊华这混蛋也没有少占她便宜。

    “傻姐姐!华仔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兴奋无比的苏俊华,抱着喜笑颜开的赵玉娇,心里自然是其乐融融,但场上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晚上皆被赵玉娇的美貌所迷惑,此时,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却被一位少年抱着,他们纷纷尖叫起来,嘘声一片:

    “靠!”

    “他妈的!”

    “尼玛的!”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那小子是谁呀?真他妈混蛋!”

    特别是那位楚楚动人的柳絮絮,狠狠瞪了苏俊华一眼,心里更是酸溜溜无比,莫名其妙感觉难受起来。

    而且,柳絮絮心里除了难受之外,还多了一层忧虑,因为她知道叶老爷所拍下的翡翠毛料,大多数都是苏俊华挑选的,刚刚这块编号“033”小毛料,苏俊华这小子愿意翻两倍半价格拍下,肯定是价值不菲,这一点,只要从苏俊华那么惊喜,那么兴奋,就可以看出来了。

    遇上这么一位强劲对手,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幸亏她刚才暗暗跟踪苏俊华,获得他挑选编号“069”那块石头准确信息,现在,一切希望都在那块石头上面,希望自己开价能够比他高,抢下这块编号“069”石头,一旦失手……接下去的赌局,她根本就不用参加了。

    看到那帮年轻人,皆向自己投来敌对目光,苏俊华得意之余,还是把赵玉娇放了下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俩搂搂抱抱,难免招人妒恨,而且,场上还有不少老头子,他也不敢太放肆。

    接下去,随着那位播报年轻人的声音落地,场上不时传出惊呼声,欢笑声,但除了叶老爷之外,大多数珠宝商看中翡翠毛料,皆是很理智的加价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五十之间,很少有人开价翻倍,毕竟那等于是向高老送钱,没有几个人愿意当冤大头。

    苏俊华挑选的编号“045,048,056”,这三块翡翠毛料,“056”那块被人抢走了,另外两块还是被他收入囊中,而且,到此时,已经播报出一半石头,已经有十几块流拍了。

    再下去,苏俊华最关注的还是编号“066”那块石头,这块石头若被别人抢走,他心里也会很痛,不过,为了夺得这块价钱便宜,但价值却不菲的翡翠毛料,苏俊华算是下了大本钱,翻价三倍,按道理,应该没有人会出更高的价钱。

    果然,那块编号“066”石头,最终还是被叶老爷拍下,由于翻了三倍价钱,场上立即又掀起一番热潮,大家皆望着叶老爷,议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而此时,场上有一位消瘦老头子,却一脸沮丧,对身边一位手下,嘀咕道:“叶老头还真狠,尼玛的!我都开价一百万人民币,想不到,还是被他抢走了!”

    这位消瘦老头子,正是金玉溪珠宝公司的杜总,听到他的话,刚好坐在他身边的柳絮絮,白了他一眼,也是恨恨道:“叶老身边那位少年很厉害,晚上叶老所拍下的石头,大多数都是那臭小子挑选的,刚刚066那块,我比你还多填了五万,想不到,还是被那混蛋小子抢走了!”

    编号“066”那块石头,外面表现很不错,晚上参加竞拍的珠宝商,看过之后皆很满意,因此,柳絮絮狠了狠心,填上一百零五万高价,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苏俊华那小子竟然比她还狠?竟然直接翻了三倍?硬是从她手上抢走了。

    不过,现在的柳絮絮,对苏俊华感激之情更多,因为,她已经看出苏俊华这小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石高手,晚上幸亏苏俊华提醒一下,她没有对那两块标价最高的翡翠毛料出手,否则,一旦被苏俊华猜中,那她晚上就要损失惨重,血本无归了。

    编号“066”那块石头报出结果之后,马上就来到编号“069”这块标价一千万人民币的翡翠毛料。

    这块翡翠毛料,也是苏俊华非常满意的石头,他刚才一狠心,填下两千万人民币,虽然翻了一倍价格,但现在,苏俊华心里还是有点担忧,忍不住瞟了柳絮絮一眼。

    想不到,柳絮絮正在关注着他,看到他望过来,她翘了一下嘴唇,向苏俊华抛去一个相当诱惑的媚眼。

    这臭娘门,什么意思呀?干嘛无缘无故向自己抛媚眼?难道这块石头,她志在必得?

    不会吧?自己都翻了一倍价格,从一千万提高到两千万,这臭娘门还能够从他手上抢走?她不会这么狠吧?

    心里七上八下的苏俊华,冲柳絮絮翻了下白眼,立即把目光转移到那位播报年轻人身上。

    高老手上这批翡翠毛料,标价超千万的十块翡翠毛料,已经拍出三块,但没有一块涨价超过百分之三十,最高价才拍出一千两百三十万人民币。

    现在,轮到编号“069”这块超千万翡翠毛料时,那位播报年轻人,眼前似乎一亮,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高扬一下头,大声报出结果:“069号柳絮絮,两千零五万人民币!”

    “尼玛的!”

    听到那位年轻播报员的话,苏俊华脸色一变,瞪着站在对面笑盈盈的柳絮絮,立即轻骂了一句,想不到,有点狡猾的柳絮絮,竟然只比他多填五万人民币,就把这块价值估计过亿的翡翠毛料抢走了,苏俊华心里不恼火才怪。

    别看只是一块普通石头,但给他造成的损失却是几千万人民币,此时,他就是后悔也已经有点迟了,当然,怪只能怪他自己,明明知道柳絮絮对“069”这块翡翠毛料虎视眈眈,但他还是掉以轻心,开价太低,结果,最终还是跟那块石头无缘,失之交臂。

    想不到,笑盈盈的柳絮絮还主动走过来,望着脸色十分难看的苏俊华,眨了眨眼,开心说道:“苏神医!不好意思,多谢承让!”

    “哼……柳总!你真的很不道义!晚上,我帮你省了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有数?想不到,你还暗中跟踪我,抢我最看好的一块石头,真的令人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