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苏俊华瞪着一双大眼睛,装出非常生气样子,怒视着得意洋洋的柳絮絮,但其实,他心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正在盘算着,如何把这块失之交臂的翡翠毛料夺回来?

    要想让柳絮絮乖乖献出这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毛料,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鼓动她拿这块编号“069”翡翠毛料,参加后面的赌局,因此,苏俊华故意装出对这块失之交臂的翡翠毛料,非常注重样子,同时,他也故意装出非常生气样子,对柳絮絮横眉冷对。

    “这个……苏神医,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何况,一码归一码,苏神医的恩情,絮絮一生难忘,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合作,有钱大家一起赚,明天晚上,絮絮专门宴请苏神医,做为回报,好吗?”

    柳絮絮心里也有点内疚,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对不起苏俊华,因此,她双目带电望着苏俊华,向他讨要手机号码,还递给他一张自己的名片。

    “想不到,我晚上会栽在柳总手上,真的有点亏!不过,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算了,我自认倒霉,也不跟你计较!”

    苏俊华装出心灰意懒样子,白了柳絮絮一眼,接过她手上名片,还借机偷摸一下她玉手,心里不禁怦然心动。

    “柳总!你还真够狠,老夫都开价两千万人民币,想不到,最终还是被你抢走?真的有点遗憾!”

    站在一旁的叶老爷,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他瞟了柳絮絮一眼,说话都带着一丝埋怨意思。

    “哪里?这完全是巧合,我也是险胜!叶老,对不起啦!”

    喜笑颜开的柳絮絮,虽然是一位商界女强人,但她还是不敢得罪叶老爷,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向叶老爷赔了个不是,当然,她也只是做做样子,反正道个歉,又不要本钱。

    接下去,苏俊华挑选的编号“070”那块翡翠毛料,也被他收入囊中,片刻之后,就来到那块标价六千万,编号“088”的翡翠毛料。

    这块标价最高的“088”翡翠毛料,自然成为晚上压轴戏,人人都有点激动起来。

    几乎可以这样说,晚上谁夺得这块翡翠毛料,在接下去的赌局之中,占了七成胜率,因此,这块最高价翡翠毛料,也成为那些大珠宝公司眼中的香饽饽,但晚上前来参加赌石的大珠宝公司,总共就五家,叶老爷的金泰珠宝公司,柳絮絮的万佳珠宝公司,还有杜总的金玉溪珠宝公司,李总的玉玫瑰珠宝公司,吴总的金帝珠宝公司。

    现在,叶老爷,柳絮絮皆放弃了竞争,也就剩下另外三家大珠宝公司,在争夺这块最高价翡翠毛料之王,但场上还有不少赌王,甚至有几位十几年没有露面的老赌王,晚上都出现在这里,所以,这块编号“088”翡翠毛料之王,晚上还是有不少人,皆想把它收入囊中,但谁能够真正笑到最后,马上就揭晓了。

    那位播报年轻人,脸上带着一丝喜悦之情,翘了一下眉毛,铿锵有声宣布最终结果:“088号吴世俊,报价七千零五十万人民币,夺走今晚的毛料之王!”

    这道声音一落,场上犹如炸开了窝,议论声,惊呼声,欢笑声,一直没有间断过。

    而金玉溪珠宝公司杜总,此时,却气得双眼发白,有气无力的跌坐在软椅上,大口大口喘气,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对这块毛料之王,涨价一千多万,开价七千零二十万,原以为十拿九稳,想不到,结果还是被金帝珠宝公司吴总险胜,最终失之交臂。

    坐在杜总身边的玉玫瑰珠宝公司李总,跟杜总关系不错,此时,看到杜总气得脸色发白,他立即安慰道:“杜兄!别伤心了,这块毛料之王,就算没有被吴总夺走,也会落入叶老,或者那位柳絮絮手里,你看,叶老,还有柳絮絮那丫头,他们俩没有拍到,脸上还浮现出喜悦之色,你就不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吗?或许没有拍到,还为杜兄你省钱呢?”

    被李总这么一说,垂头丧气的杜总,立即翻坐起来,瞪着大眼睛,扫视着叶老跟柳絮絮两人,果然正如李总所说,他们俩皆在暗乐呢!

    尼玛的!那不会是一块坑爹毛料之王吧?一口气砸下七千多万人民币,一旦有点闪失,对公司造成的伤害,那可真的有很大影响。

    想到这里,杜总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笑容,还庆幸自己没有拍到那块毛料之王。

    晚上,就数这块毛料之王拍出惊人天价,高老这位最大收获者,自然要过去向吴总庆祝一番,因此,他满脸笑呵呵直接走到吴总面前,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微笑道:“吴总!恭喜了!这块毛料之王,晚上被你收入囊中,等会儿的赌局,冠军非你莫属,老夫在这里提前向你道喜啦!”

    “谢谢高老!希望借你吉言,晚上吴某能够满载而归!呵呵……”

    能够在众多珠宝商,赌王之中,把这块毛料之王收入囊中,吴总自然是得意洋洋,说话都高调了几分。

    在江南省,他也是一名超级大富豪,拥有的财富虽然不及叶亭台,但他名下拥有的财产,七八亿还是有的,晚上,若能够借助这块毛料之王,赢了赌局,那他很快就能够跨入十亿大富翁行列。

    高老跟吴总寒暄几句,又走过去跟叶老爷聊了几句,就回到后台,继续观看拍卖结果。

    而此时,柳絮絮这位大美女,却倒抽一口冷气,背后感觉凉飕飕的,假如晚上不是受到苏俊华提醒,那这块毛料之王,就会被她以七千一百万人民币拍下,假如真如苏俊华猜测,这块毛料之王并不怎么样?那她公司受到的损失,就可想而知了?

    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赌石的风险真的很可怕,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倾家荡产,幸亏那位吴总财大气粗,背景很深,就算亏几千万,也没多大事。

    想到这里,柳絮絮再一次站起来,走到苏俊华身边,悄悄问道:“苏神医,这块毛料之王,真的有很大变数吗?”

    看到是柳絮絮来问自己,心里对她有点疙瘩的苏俊华,白了白眼,没好气应道:“我也不大懂,是好是坏,等会儿,不就清楚了?”

    讨了个没趣的柳絮絮,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立即走开了。

    “死小子!人家可是大美女,你什么时候转性了?开始不喜美色了?”

    站在苏俊华身边的赵玉娇,看到苏俊华冷眼对待那位大美女柳絮絮,她心里暗喜,感觉苏俊华这混蛋,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但她表面上,还是冷嘲热讽起来。

    “嗨……美女又不能当饭吃!我最讨厌她那种有心计女人,要找美女,也要找玉娇姐这样清纯可爱的美人,你说是不是?”

    对赵玉娇喜欢施展暴力的苏俊华,难得甜蜜蜜捧了她一下。

    女人最爱听甜言蜜语,赵玉娇也不列外,此时,被苏俊华捧一下,她白了白眼,心里乐开了花。

    但她心里还是暗暗自问:我清纯吗?我真的可爱吗?看来,自己以后对男人也要温柔一点,多一份笑容,多一份收获!

    接下去,苏俊华挑选的编号“096”,“102”,这两块翡翠毛料,也被他顺利拍到,而那块标价三千万人民币,编号“099”翡翠毛料,却被一位神秘老赌王,以四千五百万高价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