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标价超千万十块翡翠毛料,吴总夺得三块,杜总收获两块,李总也收获一块,还有柳絮絮也收获一块,剩下三块,皆被老赌王所拍走。

    这场翡翠毛料拍卖结束之后,高老清点了一番,总共一百零八块翡翠毛料,有二十三块流拍,卖掉八十五块,总共进账两亿三千万人民币,成绩还算不错。

    拍卖会结束之后,愿意参加晚上赌局的客人,纷纷报名参加。

    叶老爷,苏俊华,柳絮絮三人,最先报名参加,接着,金玉溪珠宝公司杜总,玉玫瑰珠宝公司李总,金帝珠宝公司吴总,也报上了名,最后,还有三位神秘老赌王参加这一场赌局,总共是九个人参加赌局。

    叶老爷拿出银行卡直接进行刷卡,刷了两百万参赛赌金,同时,也把他们刚才拍下的十块翡翠毛料本金,总共是六百万左右,也一起付款,跟高老办理交割手续。

    高老请来的员工,很快,就把九位参赛者所提供的九块翡翠毛料,从后院搬到前院来,至于客人们挑选拍下的翡翠毛料,也一一搬出屋外,叫货车运走。

    叶老爷跟苏俊华合伙拍下的十块翡翠毛料,除去两块参赛,还剩下八块,由刘总跟两位保镖负责押送回公司,叶经理被留下来继续观战。

    大家忙碌了一番,差不多十一点二十分,才开始正式进行宴席跟赌局。

    吴总拿出来参赛的翡翠毛料,正是那块标价最高的毛料之王。

    杜总,李总,柳絮絮,拿出来参赛翡翠毛料,皆是标价超千万的翡翠毛料。

    至于另外三位神秘老赌王,拿出来的参赛翡翠毛料,其中有两块是标价超千万的翡翠毛料,有一块是标价五百万的翡翠毛料。

    只有叶老爷跟苏俊华两人,因为没有拍到那些千万标价毛料,只能拿出编号“066”跟“033”两块翡翠毛料参赌。

    叶老爷参赛那块“066”石头,标价是五十万人民币,苏俊华参赛那块“033”石头,标价是二十万人民币,他们俩供应的参赛石头,跟另外七个人相比,简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拿鸡蛋碰石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不过,叶老爷那块“066”石头,个头蛮大,估计有一百公斤左右重量,再加上外面表现不错,价钱虽然便宜,切开之后,一旦出绿,结果还是很难预料,因此,大家皆不敢小视叶老爷拿出来的这块便宜毛料,毕竟他曾经是江南第一赌王,光是这个名气就能够唬住大部分人。

    而苏俊华拿出来的这块“033”石头,价钱又便宜,个头又小,总共才二十公斤左右重量,就算真的切出绿来,也值不了多少钱,因此,大家皆对他嗤之以鼻,暗暗讥笑起来。

    高老家里置备了五台切割机,十块石头,将分两批进行切割,一决胜负。

    高老在这场赌局之中供应了一千一百五十万彩头,再加上九人交上的九百万赌金,总共就已经达到两千万了,但这些赌金其实算不上什么?场上九块参赛石头,其价值已经超过一亿五千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这场赌局光是现在账面的赌金,就高达一亿七千万人民币,这绝对是江南省历世历代以来,赌金最大的一次赌石大赛,而且,这些翡翠毛料还未切开,只是表面的价值,其真正价值远不止这个数。

    望着场上那九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毛料,客人们,一个个皆是瞪着大眼睛,脸上皆浮现出贪婪之色,心里更是怦怦乱跳,只要一想到,把这一亿多钞票揽入怀内,没有一个人还能够平静下来,就是那些参赛选手,此时,也是紧张极了,他们既激动兴奋,又有点担忧害怕,这么大一笔财富,不管是落入谁手,都会令人兴奋无比,睡不着觉。

    但场上,却有一个人很平静,他冷眼望着那九块翡翠毛料,心里早就有数,显得镇定自若,波澜不惊。

    这个人,除了苏俊华之外,还能有谁?

    眼前这九块翡翠毛料,除了那位神秘赌王供应的一块标价五百万石头,苏俊华没有探查过之外,另外八块他都探查过,其实,真正有价值的也就他那块“033”,还有叶老爷那块“066”,以及柳絮絮那块“069”,其它五块石头,苏俊华根本就没有瞧在眼里。

    高老站出来讲了几句话,就宣布宴席跟赌局一起开始,大家可以随意坐上酒桌,一边吃点心,喝酒,一边欣赏充满刺激的解石。

    而站在大院下方的五位年轻员工,已经按照翡翠毛料主人所划的红线,开始对石头进行切割。

    晚上参加高老宴席,柳絮絮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她带着一位十五岁左右漂亮妹妹,还有一位助手,一位保镖,一起坐在苏俊华旁边。

    此时,看到苏俊华相当淡定,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柳絮絮瞟了他几眼,忍不住端起酒杯,伸过去向苏俊华晃了晃,笑盈盈道:“苏神医,咱们干一杯,祝你晚上旗开得胜,夺取桂冠!”

    “好货都被你抢走了,我还怎么夺取桂冠?柳总这不是取笑人家吗?”

    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苏俊华,现在心情已经好很多了,此时,看到楚楚动人的柳美人要跟自己喝酒,他也就冲她笑了笑,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你这小子,狡猾得很!老娘什么时候被你算计了都不知道?别看你参赛那块小毛料不值钱,它形态如此怪异,说不定还真的是什么宝贝?杀出一只黑马来,也说不准?”

    不知为何?柳絮絮对眼前这位英俊少年,心里就是有点忐忑不安,本来,她对自己那块参赛石头,拥有绝对的信心,但现在,一碰上苏俊华那笑嘻嘻目光,她心里就感觉不踏实,一颗心七上八下。

    “嘿嘿……借你吉言!希望我这块小毛料,能够杀出重围,夺取桂冠!来,咱们先喝酒祝贺!”

    嬉皮笑脸的苏俊华,冲柳絮絮眨了眨眼,又跟她碰了一下酒杯,回敬了她一杯。

    “咯咯……恭喜了!”

    有点口是心非的柳絮絮,脸上浮现出一丝妩媚笑容,咯咯笑着,跟苏俊华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她表面上大力捧苏俊华,心里其实却暗暗骂道:就你这块价值二十万的石头,也能杀出重围,摘取桂冠,想得倒美?

    晚上参赛的石头,哪一块没有一百公斤以上重量?而且,大家都是花大价钱拍下的,就算再差劲,也不可能会比苏俊华那块小毛料差?苏俊华参赛那块小毛料,除非能够切出玻璃种翡翠玉来,才有争夺冠军的机会,否则,想都别想!

    但现在,玻璃种翡翠玉,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花费几千万购买下来的翡翠毛料,能够切出冰种翡翠玉,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要想从一块几十万价值的翡翠毛料之中,切出玻璃种来,几乎比登天还难?

    因此,柳絮絮也不看好苏俊华那块小毛料,倒是叶老爷参赛那块一百多公斤重量的翡翠毛料,令她心里深感不安。

    在宴席之中,珠宝商,赌王们,表面上皆是嘻嘻哈哈,互相碰杯喝酒,说一些祝贺之话,但其实,一个个,暗中皆是勾心斗角,巴不得对方输掉这场赌赛,因为这可关系到两亿多人民币的惊天收入,谁不想独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