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很快,参赛的九块翡翠毛料,皆被切了一刀,露出一片小天窗。

    九位参赛选手,皆是兴致勃勃的走过去,观看切割结果,其他客人们,也纷纷跟过去,一睹风采,当然,大家最先关注的还是那块毛料之王。

    “啊……”

    “哇!出绿了!”

    “这是……天哪!玻璃种艳绿!”

    “吴总这一次发财了!光是这一片玻璃种艳绿,就已经决定了这场赌赛的结局!”

    “这块石头这么大,竟然出现玻璃种?那价值可是好几个亿,或者几十亿,吴总这一次就是不想发财都不行了!”

    “呵呵……”

    吴总拍下的那块毛料之王,切开一小片,就展现出一抹玻璃种艳绿,立即吸引了大多数眼球,大家皆是惊喜欲狂疯叫起来,好像这块毛料之王是属于自己财产似的?一个个,皆是兴奋无比!

    而吴总本人,更是乐呵呵笑了起来,本来,花费七千万巨款,拍下这块毛料之王,他心里还有点不踏实,但现在,他可以说彻底放心了,若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晚上这场赌局,他是十拿九稳,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

    看到吴总那块毛料之王,竟然切出了玻璃种艳绿?柳絮絮脸色立即大变,她浑身战栗着,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突然伸过手去,在苏俊华腰间恨恨搓了一下,痛得苏俊华翘起睫毛,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尼玛的!这死婆娘,也太狠了吧!

    有点哭笑不得的苏俊华,伸手在自己腰间揉了几下,心里把柳絮絮那臭婆娘骂了个千千万万遍,恨不得立即把她推倒,折腾一个通宵,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站在一旁的赵玉娇,瞪着苏俊华那苦逼表情,心里却十分的矛盾,她既希望苏俊华能够受到一点教训,又心疼他被柳絮絮欺负,反正,此时的她,心里乱糟糟无比,对苏俊华这混蛋,是既爱又恨!

    “小苏,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吴总那块毛料之王,竟然解出高品质的玻璃种翡翠玉来,就是叶老爷也有点憋不住了,他望向苏俊华的眼神,第一次出现狐疑之色。

    “叶爷爷,你急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

    想不到,连叶老爷也开始有点不信任自己,苏俊华心里还真的有点苦恼,蹙了一下眉头,苦笑着,解释一下。

    “死小子!你说吴总这块毛料之王,是靠皮绿?这怎么可能?一般来说,出现靠皮绿的石头,不会出现品质如此高的翡翠玉?哼……臭小子,希望真如你所说,否则,老娘跟你没完没了!”

    听到苏俊华的话,站在他身旁的柳絮絮,半信半疑瞟了他一眼,说话都带着三分怒气。

    吴总拍下这块毛料之王,里面竟然出现玻璃种艳绿?按照这么大块头判断,进去的翡翠玉面积绝对不浅,只要随便挖出一块就价值几亿,假如拥有面积不小,卖个几十亿,都没有问题,因此,柳絮絮气得头都快爆炸了,她能够给苏俊华好颜色才怪!

    “我说柳总,我跟你无怨无仇,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男女关系?何况,我又没有劝你别买那块毛料之王,你对我撒什么酒疯呀?白痴一枚!”

    晚上,柳絮絮一直跟自己做对,一直在暗算自己,现在,她竟然还跟自己较上劲了?心里有点发火的苏俊华,气得瞪起大眼睛,鄙视着柳絮絮,对她冷言冷语起来。

    “你……我爱撒酒疯怎么啦?我就爱冲你撒气,怎么啦?臭小子,哼……”

    想不到,柳絮絮还真的很霸气,苏俊华都撇清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她还是硬赖上他,冲他发火,冲他怒骂?说着哼着,她甚至又伸过手,恨恨搓了苏俊华腰间一下。

    “我的姑奶奶!算我怕你,离你远一点,总成吧?”

    又被柳絮絮莫名其妙搓了一下,痛得苏俊华哭笑不得,气不打一处来,但他一个男子汉,又不能跟她这种婆娘计较,有点无可奈何的苏俊华,白了她一眼,干脆走到一边去,察看自己那块翡翠毛料解出来的结果。

    “想逃走,门都没有!”

    看到苏俊华避开自己,柳絮絮又跟了过去,但这一次,她却被赵玉娇挡住了,怎么也无法走到苏俊华身边?而且,赵玉娇这位大美女,很明显,跟苏俊华那小子关系不清不楚?因此,柳絮絮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暂时放过苏俊华,去看看自己那块翡翠毛料的切割结果。

    此时,吴总满脸笑呵呵,意气风发,跟身边几个手下,谈笑风生,而站在旁边的一位干瘦老头子,却瞪着眼前那块翡翠毛料,难以置信,结结巴巴道:“这是……糟糕……怎么会……出现……白花花石头?”

    “叶爷爷,那位老伯是谁?他花费四千五百万人民币,购买这块一文不值的垃圾石头,真的有点可怜!”

    望着那位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干瘦老头,苏俊华心里真的有点不忍,不禁抬头望着叶老爷,悄声问起来。

    “唉……”

    听到苏俊华的话,叶老爷瞄了一眼那位干瘦老头,蹙起眉头,轻叹一声,淡淡道:“也许这就是报应!他叫孙悦群,二十年前,我们江南省赫赫有名的赌王,后来,他因为耍诡计,独吞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毛料,令他结拜兄弟倾家荡产,跳楼而亡,孙老头估计是有点愧疚,因此消失了二十年时间,想不到,今晚他又露面了?”

    “呃……世上竟然也有这种人?说一句不好听的话,这种人活该倒霉!”

    苏俊华最恨那种不道义之人,此时,听到叶老爷说,眼前这位孙老头竟然是一个如此不义之人?他眼里立即射出一道鄙视之色。

    心里有点纠结的苏俊华,摇了摇头,就去观看自己参赛那块石头,这块小毛料,里面也不知隐匿着什么怪物?但为了不引起众人关注,他特意划了一道切不到里面黑圈的红线。

    果然,他自己那块小毛料,切掉一片之后,露出白花花石头,看起来,好像是一文不值,就连五十万人民币,也是彻底泡汤了?

    检查完自己那块小毛料,苏俊华继续往旁边瞧过去,叶老爷参赛那块毛料被切了一片,虽然没有看到什么绿意,但已经看到不少零零碎碎的绿点,很显然,里面八成有翡翠玉。

    再过去,就是那三位神秘老者的参赛毛料,孙老头那块露出白花花石头,一看就知道赌垮了,恐怕是血本无归。

    另外两块毛料,其中一块超千万人民币,苏俊华早就探查过,虽然切出一片绿来,但只是普通的芙蓉种,就算里面拥有大面积,也卖不了多少钱?倒是另外一块标价五百万人民币的石头,竟然给了苏俊华一个意外惊喜。

    这是一块上百公斤左右重量的灰褐色毛料,外形四四方方,切了一刀,竟然露出一片颜色极其靓丽的紫罗兰,而且,还是高品质的玻璃种紫罗兰。

    尼玛的!这么好一块翡翠毛料,竟然被自己错过,真的太可惜了?

    看到这块紫罗兰玻璃种翡翠玉,苏俊华心里懊恼之余,暗暗嘀咕了一下,也就往旁边继续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