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哇……真的?你没有哄姐?”

    听到苏俊华的话,陆芬兰自然是大喜过望,她前几天刚刚从苏俊华手上拿了不少钱,还帮自己弟弟石头,在安泰县城购买了一套房子,所以,她最近也不敢向苏俊华要钱,何况,她现在在金峰房地产公司上班,待遇不错,每个月都有工资,也不差钱花。

    “芬兰姐!你现在赶紧打的过来,我差不多十二点半到一点时分,就会去大酒店睡觉,到时,我还会告诉你一个关于你的大好消息!宝贝,快点过来吧!华仔真的想你了!”

    听到芬兰姐那甜蜜温柔声音,苏俊华下面小弟弟都蠢蠢欲动了,晚上,他还真的很想抱着她睡觉。

    “哼……骗人!你这死小子,每一次碰面不欺负姐,就谢天谢地了,还奢望你带来好消息?”

    苏俊华相当狡猾,陆芬兰才不相信他,知道他八成又是哄自己开心,因此,她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她也没有乱说,苏俊华每一次跟她睡觉,都会逼她给他吹吹,或者推推,或者摆一些高难度姿式,反正那死小子花样多,很懂得折腾人。

    两人又聊了几句,深更半夜,陆芬兰还真的从安宁市,打的赶到省城,准备跟苏俊华幽会。

    有点乐呵呵地苏俊华,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笑容,也就回到了大院之内。

    而此时,其他八位选手的参赛毛料,都已经切割第三刀,唯独苏俊华那一块小毛料,由于主人不在,那位年轻人也不敢乱切,何况,苏俊华那块小毛料,面积那么小,切起来容易,也不差那一刀。

    这一次,吴总那块价值不菲的毛料之王,终于从侧面切了一小片下来。

    那位帮他切割石头的年轻人,翻开那一小片石块,顿时,脸色大变,整个人愣住了。

    “啊……”

    吴总,更是尖叫一声,全身抽颤着,双眼一瞪,直接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这一下,场上一瞬间乱了,吴总带来的几位手下,保镖,赶紧把他平放在地,按压他胸膛,以及人中穴道,他们几个搞了半天,才把吴总唤醒过来。

    看到吴总出事,大家皆挤过去,就是高老也急忙走过去,一探究竟。

    当大家观看吴总参赛那块毛料之王,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了。

    片刻之后,场上终于爆发出一片惊叫声:

    “啊……”

    “天哪!这怎么可能?”

    “大家快看!我的妈呀!靠皮绿!这不是坑爹呀!”

    “呃……七千万人民币,彻底打水漂了,吴总不昏倒才怪!”

    “尼玛的!这也太坑爹了!一刀穷,一刀富,还真如此呀!”

    “赌石风险巨大,还真是如此!”

    站在一旁的高老,听到大家议论声,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深感对不起吴总。

    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赌石本来就有巨大风险,一夜暴富,倾家荡产,这都是平常事,所以,这也怪不得他。

    不过,看到这块毛料之王,解出靠皮绿来,高老心里还是有点万幸,额头都溢出汗来,本来,外面表现这么好的一块毛料之王,打死他都不愿意出售,宁可自己解开看看。

    但这一次,他由于欠了一屁股债,犹豫一番,最后还是拿去拍卖,毕竟这块毛料之王,他几年前才三千万购买回来的,现在卖出七千万,已经赚了一倍多。

    人不可太贪,适可而止!

    心里有点暗喜的高老,从这块毛料之王身上,也学到了一门功课。

    吴总那块毛料之王彻底赌垮了,现在场上,就变成神秘赌王老张那块紫罗兰玻璃种翡翠玉,成为最有希望夺取桂冠的热门毛料。

    赌王老孙那块花费四千五百多万购买下来的参赛毛料,命运跟吴总那块毛料之王差不了多少,连切了三刀,终于从内部看到了一抹绿意,但只是普通的豆种翡翠玉,就算面积再大,也卖不了多少钱?因此,他这块翡翠毛料,可以说是早早就淘汰出局。

    杜总,李总,他们俩参赛毛料,接连切了三刀,内部怎么样,几乎全部显露出来,除了拥有一部分糯冰种翡翠玉之外,什么都没有,因此,他们俩也算是被淘汰出局了。

    另外一位老赌王,花费一千多万拍下的参赛毛料,到现在,也只看到最普通的芙蓉种翡翠玉,也是没戏了。

    这样一来,场上就剩下神秘赌王老张那块紫罗兰翡翠玉,柳絮絮那块红翡,叶老爷那块蓝翡,以及苏俊华那块什么都没有切出来的小毛料。

    不过,已经切了三刀,结果差不多已经出来了,叶老爷那块毛料,以冰种蓝翡为主,夹带着两指宽玻璃种蓝翡。

    柳絮絮那块毛料,以冰种红翡为主,夹带着三指宽玻璃种红翡。

    而张老头那块翡翠毛料,切了三个侧面,显露出来的皆是紫罗兰玻璃种翡翠玉,从这一点,已经可以断定,他这块已经能够胜出了。

    表现最糟糕的还是苏俊华那块小毛料,切了两刀,皆是白花花石头,一丁点绿意都没有看到。

    别说是客人们,对苏俊华参赛那块小毛料,失去了兴趣,就是叶老爷也认为,苏俊华这块小毛料,没有什么希望了?翡翠毛料最怕切出白花花石头,内部一旦出现白花花石头,几乎都是一文不值,彻底赌垮了。

    “死小子!你刚才跑到哪去了?晚上我这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毛料,都是拜你所赐,当了炮灰,损失惨重!哼……老娘恨死你了!”

    看到苏俊华回来了,不声不响走到他身边的柳絮絮,恨恨瞪着他,不禁嗔骂起来。

    “柳总,你这块翡翠毛料,反正是从我手上抢去的,就算当了炮灰,也只能说是物归原主了,你说是不是?”

    笑嘻嘻的苏俊华,望着楚楚动人的柳美人,发觉她生气起来,翘翘的嘴唇,红红的脸蛋,更有一番魅力,忍不住跟她开了个玩笑。

    “混蛋你!我可是花费两千万购买下来的,早知道当炮灰,我宁愿让你拍下,我也少花这么一笔冤枉钱!何况,就你那块黑不溜秋的小毛料,还想物归原主,做梦吧你!”

    碰上苏俊华这么一个小混蛋,柳絮絮生气之余,心里对他却别有一番意思,晚上,她算是亲眼目睹了苏俊华神奇之处。

    苏俊华早就说那两块标价最高的翡翠毛料,会出状况,果然,现在那两块毛料皆成废品了,他还说她拍下的这块翡翠毛料,肯定拥有玻璃种翡翠玉,如今,也变成了现实,所有这一切,皆能说明苏俊华,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赌石高手,甚至都可以给他安上“赌神”两个字。

    赌神?

    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捆大捆钞票,意味着无穷无尽的财富!

    这一点,柳絮絮比谁都更清楚!

    柳絮絮瞧不起他参赛这块小毛料,众人更是不屑一顾,但苏俊华心里却感觉,这块黑黝黝小毛料,有什么奇异之处?所以,他心里一直还存着一丝幻想,希望自己这块大家最瞧不起眼的小毛料,能够杀出重围,给他一个天大惊喜?

    因此,他一直没有失去信心,冲大家笑了笑,就走过去,在半中间位置划了一道红线,准备来个开膛破肚,一刀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