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坏蛋!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感觉自己臀部被苏俊华抱住抚摸,杨琪琪羞红着脸,嗔了他一下,倒是没有挣扎反抗,乖乖的趴在他怀里。

    “小乔姐姐,你现在是我苏俊华女人,我自己不占便宜,难道还让别人占便宜不成?”

    “臭美吧你!谁是你女人了?”

    “怎么?不承认是吧?那好,我现在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嘿嘿!”

    有点坏坏的苏俊华,满脸笑呵呵,话一说完,就把手伸到她裤腰那里,“喀”的一声,把她裤扣解开了。

    “天哪!你又想干嘛?”

    裤扣被苏俊华解开,杨琪琪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迅速系了上去。

    他们俩刚刚见第二次面,她才不想这么快就被苏俊华攻破最后一道防线,被他所俘虏,成为他真正的女人。

    说白了,她就是不想这么快跟苏俊华发生这种亲密关系,现在的她,还是很享受这种谈恋爱的温馨感觉,除非迫不得已,不然,她才不想这么快**于苏俊华这混小子。

    此时的苏俊华,望着楚楚动人的杨琪琪,心里还真的有点蠢蠢欲动,但人家不配合,他总不能把她强上了,因此,他也只能在心里轻叹一口气,放过杨琪琪。

    既然讨不到便宜,不能把杨琪琪吃掉,苏俊华也就带着杨琪琪,离开这处平台,回到了崖顶上面。

    然后,他们俩在崖顶找个平坦地方,互相拥抱着,亲吻着,谈谈情,说说爱,亲热缠绵了一番,才下山离开了。

    来到山脚下,苏俊华找回那个黑色袋子,跟杨琪琪两人来到马路上,拦截下一辆出租车,就送杨琪琪回家去。

    在车上,苏俊华还把晚上遭到追杀,皆是柳晏父子安排的事实,告诉杨琪琪,同时还向杨琪琪问清楚柳晏父子住处,他准备送她回家之后,就去找柳晏父子算帐。

    听说晚上是自己曾经的男朋友柳松,跟他父亲柳书记,派人前来追杀他们俩,杨琪琪吓得目瞪口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心里对柳松那王八恨死了。

    但话又说回来,柳松那小子除了有点霸道,难缠之外,这么多年,他倒是没有去伤害她,反而还给她买了不少好东西。

    而且,柳家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柳晏还是一名市委副书记,苏俊华假如真的去报复人家,把他们父子俩杀了,会不会被警察抓走?这是不是太残忍了?

    想到这里,杨琪琪眼里还是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望着苏俊华,轻声问道:“华仔!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父子?你不会真把他们父子俩杀掉吧?”

    “呵!想不到,小乔姐姐还挺关心他们父子俩?放心吧,我的宝贝!我才不会做出这种杀人之事!只是,这个仇肯定要报,他们父子俩蛇鼠一窝,皆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会让他们父子俩付出沉重代价!”

    脸上笑眯眯的苏俊华,把有点担忧的杨琪琪搂进怀里,伸手轻轻抚摸她那柔软秀发,双眼却望向车窗外,流露出一片冰冷之色。

    柳晏父子竟然敢派人暗杀他,这笔血账,他自然要跟他清算一下,为了避免引起社会巨大反响,他自然不会把人家柳副书记杀死,但把他变成白痴,或者疯子之类,似乎也不为过吧?

    楚天奎跟苏俊华分手之后,心里犹豫一下,并没有回到柳家,而是从身上掏出手机,给柳副书记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柳副书记就惊喜问道:“楚老弟,事情办成了吧?”

    “办成?哼!老子晚上都被你害死了!”

    “楚老弟!什么意思?你亲自出手还被他逃走?”

    听到楚天奎那么生硬语气,柳副书记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出事了,楚天奎一向都是称呼他柳兄,或者柳书记,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自称过“老子”,因此,他晚上变得如此反常,肯定有什么原因?

    “逃走?妈的!我晚上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啊这怎么可能?那小子身边有厉害高手?可是松儿说他身边就一个普通女子,这”

    听到楚天奎的话,柳副书记立即变了脸色,惊叫起来,楚天奎是一名化劲高手,他可以说是心知肚明,整个江南省的地下世界,或者警方,都找不出一名化劲高手,晚上,化劲高手楚天奎亲自出马,还差点回不来?这是什么概念?我的妈呀!那小子没有那么妖孽吧?

    “就那小子一个,老子都对付不了,若他身边还有帮手,那我晚上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处?我说柳书记,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在他手上?”

    楚天奎越说越气,眼睛都瞪起来,但想到当年跟柳晏的一段恩情,他心里有点不忍,最后还是好心好意提醒道:“柳书记,你自己好自为之,小心为上!从今天起,我们俩恩断义绝,再也不相往来,保重!”

    话一说完,楚天奎就挂掉电话回家了。

    “这怎么可能?”

    有点呆若木鸡的柳副书记,面如土色,浑身发颤,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面,犹如中邪似的。

    “爸,你怎么啦?”

    正在卫生间里面洗澡的柳松,刚好洗完澡走出来,看到自己老爸接了一个电话,就突然吓得面无血色,坐在沙发上面发抖,他立即走过去,关切问起来。

    “王八蛋!”

    看到自己宝贝儿子走过来,有点奄奄一息的柳副书记,也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一股力量,突然蹦跳起来,怒骂一声,一巴掌掴了过去。

    “死老头!你这是怎么啦?”

    柳松老妈徐燕飞,一位有几分姿色,身材偏胖的中年妇女,刚好从房间之内走出来,看到自己老公莫名其妙打她宝贝儿子,她立即瞪起双眼,怒骂一句,走过去,护住宝贝儿子。

    “你没事去招惹那小子干嘛?现在,我们全家都被你害死了!”

    已经有点清醒过来的柳副书记,一想到苏俊华背后有恐怖萧家跟叶家撑腰,再加上刚才楚天奎那一番话,他已经预感到大难临头,这件事情恐怕很难善后了?

    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比楚天奎这位化劲高手还可怕,背后还有两大靠山撑腰,他们柳家能够惹得起吗?

    此时的柳副书记,心里乱糟糟无比,对自己为了宝贝儿子,却招惹上苏俊华这位强敌,可以说是后悔莫及,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看看能否跟苏俊华和解?保护一家大小平安,不然,事情恐怕将会不可收拾?

    “爸!奎叔出手,还搞不定那小子吗?奎叔可是一名化劲高手!就算一百个苏俊华,都不够他杀,他怎么有可能失手呢?”

    看到父亲怒气冲天,吓得面无血色,柳松那小子再傻,此时也知道,事情恐怕出现变数?但他却知道楚天奎是一名恐怖万分的化劲高手,整个江南省都难以找到一个对手的绝世高人,如此翘楚大人物,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位少年?因此,打死他都不相信楚天奎前去对付苏俊华会失手?

    “兔崽子!还搞定呢?你奎叔都差点回不来了!现在,你就等着那小子上门报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