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脸色一片铁青的柳副书记,怒瞪着自己宝贝儿子,话一说完,就在客厅之中走来走去,绕起圈圈来。

    “啊!这”

    听说连楚天奎都打不过那小子,柳松立即变了脸色,惊叫一声,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假如那小子真的如此牛逼,那他们柳家,这一次还真的是踢到铁板钉钉了。

    不过,他父亲毕竟是一位市委副书记,他也是一名官二代,就算苏俊华那小子真的那么牛逼,他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国家法律摆在那里,那小子难道还真的敢杀人?

    想到这里,柳松心里平静了不少,立即安慰父亲道:“爸!就算那小子真的很厉害,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你可是一位市委书记,难道还怕他不成?”

    “你这兔崽子!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傻儿子?”

    “啪!”

    这一次,气呼呼的柳副书记,出手更重了,一巴掌就把柳松掴倒在地。

    “哼你们父子俩又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一直跟你们说,要收敛一点,别以为自己当官,就可以无法无天,作威作福?可你们父子俩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害怕了?老娘不管你们了,出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解决!”

    知道他们父子俩,竟然派楚天奎那位江洋大盗去杀人,徐燕飞气得脸色都有点发紫,恨恨骂一句,就回到屋里去睡觉。

    徐燕飞也是一名官二代,但她父亲是一个好官,从小就对她管教很严,嫁给柳晏之后,她没有少跟丈夫讲解当官的道理,一直劝他凡事要有分寸,不能太过分,物极必反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改变。

    当官的,如果贪得无厌,太过分了,最终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她老公柳晏倚仗柳家势力,不但贪得无厌,还得罪不少人,她心里早就预感,早晚有一天会出事?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老公堂堂一位市委副书记,竟然连杀人放火这种事情也干得出来?现在的她,真的有点心灰意冷,不知所措了。

    老婆徐燕飞走进房间之后,柳副书记蹙着眉头,瞪着已经爬起来的宝贝儿子柳松,心里有点不忍,轻轻叹了口气,冲他说道:“松儿!刚才,奎叔跟你爸打来一个电话,他叮嘱我要小心,最后还跟我恩断义绝,叫我要保重,我感觉那小子应该知道我们父子俩派人暗杀他之事?所以,我心里有预感,那小子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所以,当务之急,你赶紧离开江南省,跑得远远的,等这件事情过去,爸到时再叫你回来!”

    “这那爸你呢?我走了,那小子上门,你怎么办?”

    柳松虽然是一名纨绔子弟,无恶不作,但他对老爸还是挺孝顺,此时,他也明白大难临头,苏俊华那小子背景很深,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但他真的不愿意让老爸帮他,独自承担这个后果。

    “傻瓜!你爸是一名政府官员,那小子不敢拿你爸怎么样?你还是快点走吧!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有点急切的柳副书记,话一说完,赶紧进屋,拿出几张银行卡,交到宝贝儿子柳松手上,把密码告诉他,同时吩咐道:“这几张银行卡,里面有一百多万,你赶紧逃到外省去,等爸有空了,再给你汇去一千万,这样,就算你今后不敢回来,也能够过得舒舒服服!”

    “好吧!我先走了,等我到那边,再跟你联系,就算我不敢回来,以后,你跟老妈还可以偷偷过去看我!”

    现在不走是不行了,有点无可奈何的柳松,赶紧进屋,收拾一下自己需要带走的东西,然后,又跑进老妈屋里,跟老妈解释一番,告别一下,就跟老爸提着几个大包,往楼下走去。

    有点心虚,贪生怕死的柳松,还真的怕苏俊华杀上门来,在老爸护送之下,来到车库那里,开着小轿车,迅速离开了。

    柳副书记站在大门外,目送着自己宝贝儿子离去,心里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满面愁容的走回到楼上,一屁股跌坐在客厅沙发上面,伸出有点颤抖的手,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好不容易才点燃了,吐起烟圈来。

    此时,他心里真的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听从老婆的话,倚仗柳家在省城的强大势力,作威作福,没有考虑后果,现在招惹上背景很恐怖的苏俊华,闯下大祸,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事?

    去找自己堂伯柳家老爷子,肯定行不通,萧家跟叶家,一直压在他们柳家头上,现在,苏俊华那小子有萧老爷跟叶老爷护着,柳老爷子恐怕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会把他臭骂一顿?

    江洋大盗楚天奎,本来是他心中最大的依靠,但现在,那家伙竟然跟他恩断义绝,划清界限,令他心里惶惶不安,知道这一次大祸临头,恐怕在劫难逃了?

    现在,唯一能够救他的,恐怕只有跟他关系不错的江峰市市长高邱,凭他们高家在省城的恐怖势力,萧老爷跟叶老爷两人,自然要给高市长一个面子,这样,他愿意付出一些代价,跟苏俊华这小子谈判,或许还有一个和解的机会?

    想到这里,柳晏赶紧从身上掏出手机,准备给高市长打电话。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刚从身上掏出手机,一位英俊少年,却凭空而降,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柳书记,想不到,咱们俩这么快又见面了!”

    “咱们俩也算是老朋友了,到楼下去谈谈!”

    突然出现在柳副书记面前的苏俊华,笑嘻嘻叨唠两句,也不等柳副书记回答,就掐住他脖子,提到楼下去。

    因为他感应到房间内还有人,为了避免惊动其他人,他特意带柳副书记到楼下去谈谈心。

    提着对方来到底楼大客厅之中,苏俊华也不跟柳副书记客气,直接把他扔到地上,愤怒问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你那狗杂种跑到哪里去了?他为何不在屋内?”

    被苏俊华掐住脖子,瘫软在地上的柳副书记,大口大口喘气,片刻之后,才缓和过来,瞪着苏俊华,有气无力道:“晚上这事,是老子干得,跟松儿无关!你就别找他了!”

    “是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那宝贝儿子,除非一辈子都不再回来,否则,一旦被我碰上,绝不会轻饶他!”

    “至于你嘛我也懒得跟你说话,就让你好好享受下半辈子吧!”

    苏俊华话一说完,手上就多出一枚银针,在柳副书记身上扎了几下,让他昏迷过去。

    毕竟这里是柳副书记家里,他也不想惊动他家人,因此,苏俊华也不去折磨柳副书记,把他弄昏过去,让他从此变成一个痴呆傻子,接着,他提起柳副书记,重新跑到楼上,让他躺在沙发上面,最后瞪了他一眼,也就离开了。

    冤有头,债有主!

    苏俊华相信晚上这件刺杀之事,主谋肯定是柳副书记,他儿子柳松还没有这个能力邀请到楚天奎这么厉害帮凶,因此,对柳松那家伙,他现在也不想深究,如果碰上就惩罚他一下,既然逃走,也就算了,至于柳副书记老婆,那是无辜之人,他更不会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