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反正她都要出售自己的初夜权,能够卖给自己心目中的少年英雄,何乐而不为呢?而且,不管怎么说?便宜华哥,总比便宜别人好吧?

    “我说你这小妞,这种事情,胥哥敢跟你开玩笑吗?我的好妹妹,这一次,你真的不亏,遇上贵人了!好啦!不跟你多说了,片刻之后,我们俩就到家了!”

    郭嘉胥话一说完,就挂掉电话,脸上带着三分醋意,瞟了一眼苏俊华,嫉妒道:“华哥!冬梅那妹子,好像对你很崇拜,有点爱慕之意,我一说是你,她就激动万分,高兴得不得了!说真的,她确实是一位好女孩,人长得又漂亮,若不是因为我有一个女朋友正在念大学,我就愿意追她,把她娶回家去!唉这也许就是我当小弟的命,有什么好处先送给大哥你,有美女也要先让大哥你品尝!嘿嘿华哥别生气,我也只是随口说说!”

    “你这傻小子!华哥还会亏待你吗?放心吧,跟着大哥混,将来总有一天,你会发觉身边美女如云,一抓一大把!一个冬梅又算得了什么?”

    看到郭嘉胥一副依依不舍,嫉妒,吃醋样子,苏俊华轻轻捶了他一拳,顺便安慰他一下。

    “嘿嘿华哥说得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被苏俊华这样开导一下,郭嘉胥还真的看开了,感觉心里也不再那么纠结了。

    两人就这样在车上聊着,很快就来到郭嘉胥出租屋那里。

    原来,郭嘉胥就租住在白玫瑰杜美姬那个玉林小区里面,只是,他们俩相隔了几栋距离,一个靠近东面,一个靠近西面。

    郭嘉胥所租这套房子,面积倒是不小,估计有一百三十多平方,三房一厅一厨一阳台两卫生间,但装修得不好,也就是说,只是粗装修一下,不过,水电煤气,家用电器,倒是一应俱全。

    郭嘉胥手下有七八个兄弟,皆跟他住在一起,因此,他才租了这么大一套房子。

    走出来开门的是苏雪棋,一位拥有几分姿色,长得有点胖乎乎漂亮女孩。

    而黎冬梅那小丫头,此时,正跟着几位姐妹,聚集在客厅那里玩“炸金花”,看到郭嘉胥回来了,她立即抬头瞟了一眼。

    看到苏俊华长得那么英俊帅气,她呆愣一下,立即红着脸低下头,不敢再去瞧他,但她心里却是一片火热,惊喜万分。

    “哇小帅哥!”

    “真的好帅!冬梅,你这一次发了!”

    “这么帅的少年,冬梅把初夜权卖给他,真的赚死了!可惜我刘莎莎,早已不是处,不然,碰上这么英俊小帅哥,就是免费白送,我都愿意!”

    “想当初,我第一次下海,五百块钱就把自己第一次卖了,现在想想,真的他妈觉得亏!”

    黎冬梅一副羞答答样子,但正坐在那里玩“炸金花”的姐妹们,看到苏俊华这位小帅哥,却忍不住哇哇大叫起来。

    “你们在胡说什么呢?”

    被姐妹们这么一嚷嚷,黎冬梅脸颊羞红一片,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若不是因为家里欠下两万块债务,打死她都不愿意出售自己?她宁愿白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也不愿意出卖自己。

    “好啦!姐妹们!你们就不要欺负我表妹,她一个黄花闺女,脸皮薄,你们就少说几句!”

    看到黎冬梅羞得无处躲闪,苏雪棋瞪了姐妹们一眼,叨唠一句,就回过头来,冲着苏俊华微笑道:“华哥好!小胥一直在夸你,说你有多英俊,多神武!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神采奕奕,人中龙凤!”

    苏雪棋虽然跟着郭嘉胥混,但她平时偶尔也会接单,赚一点零花钱花,此时,看到英俊帅气的苏俊华,她也有一点心动,若有机会跟他发生点什么?她或许也不会拒绝。

    “兄弟们,姐妹们!你们还呆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拜见华哥!”

    犹如请回一尊大佛似的,郭嘉胥好不容易才把苏俊华请回来,他手下那帮兄弟,竟然就知道跟那几个厂妹玩牌,也不过来招呼一声,郭嘉胥脸色立即有点阴沉下来,大声吆喝起来。

    “是!是!华哥好!”

    “华哥!”

    “欢迎华哥!”

    被郭老大这么一吆喝,那七八个小混混,还有那四个厂妹,以及黎冬梅,皆走过来向苏俊华打招呼。

    不过,黎冬梅特别不好意思,瞟了苏俊华一眼,向他问了一声好,立即就转身跑回去。

    黎冬梅越羞涩,苏俊华心里就越喜欢,他就喜欢这种羞答答的乡下妹子。

    此时,见面之后,苏俊华才发觉黎冬梅比照片还更好看一点,特别是她那羞红脸蛋,身上无形之中释放出来的清纯气息,令他特别痴迷!

    另外四位女孩子,果然有一位长得这么漂亮,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皆不会比黎冬梅差,这位漂亮女孩估计就是楚玉香了。

    还有三个,容貌虽然不怎么样?只能算是中上,但她们毕竟年轻,拥有年轻的资本,翘臀长腿皆很养眼,对男孩子还是有点杀伤力,特别是那些有钱中年人,看到这么年轻养眼妹子,自然会动心,愿意为她们花钱。

    大家招呼过后,郭嘉胥那七八个小弟,就邀请苏俊华也加入战团,陪他们一起“炸金花”。

    大家口中的“炸金花”,其实就是玩三张牌,跟玩五张牌同花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五张牌,是同花顺最大,炸弹第二。

    而炸金花,是炸弹最大,三张一样的牌算是炸弹,同花顺反而排第二,三张同颜色又连续的牌算是同花顺。

    “这么多人玩炸金花,已经够多了,我就不参与了,我还是坐在冬梅妹子旁边,看她玩!”

    场上五个女孩子,八个男孩子,一起玩炸金花,人数已经够多了,再加上,他们玩得也不大,每个人出底才一块钱,叫牌封顶才五十块钱,就算赢了,也赚不了多少,因此,苏俊华才懒得加入战团,宁愿坐在黎冬梅身旁,一边看她玩,一边欣赏她。

    苏俊华不愿意参加,大家也不勉强他,只是,年轻人在一起,难免开开玩笑,而羞答答的黎冬梅,自然就成为大家最喜欢调笑对象。

    郭嘉胥拿了一瓶饮料给苏俊华,就跟女朋友苏雪棋,到厨房去帮忙,给大家搞点夜宵。

    被苏俊华坐在身旁,黎冬梅脸颊一直都是红彤彤的,再加上,人太多,大家拥挤在一起,她那对雪白大腿跟苏俊华大腿紧挨在一起,她更是一颗心砰砰乱跳,羞得都不敢瞧苏俊华。

    苏俊华坐在黎冬梅身旁,反正闲得也无聊,也就把一只手按在桌边,等大家发牌时,趁机释放出冰火灵气,探查每一副牌的大小。

    苏俊华坐下之后,黎冬梅接连扔了三副臭牌,幸亏牌面太小,她就输了出底三块钱,倒是没有多大损失,但坐在苏俊华右边的漂亮女孩楚玉香就惨了,她接连三副牌都是拿到老二,结果,她跟了几次,总共输了差不多一百块钱,脸都气白了。

    这位楚玉香不但长得漂亮,对苏俊华也深有好感,她坐在苏俊华身边,时不时就把滑嫩大腿贴在苏俊华大腿上面,而有点坏坏的苏俊华,也时不时伸过手,在她雪白丰腴美腿上偷摸一把,但楚玉香就装不知道,并没有去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