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此时,看到楚玉香输得很惨,苏俊华也就冲她笑笑,安慰她:“玉香妹子,玩这种牌,不要心急,输掉的钱,也许一副牌就赢回来了!”

    “嗯!谢谢华哥!”

    想不到,华哥如此善解人意,体贴女孩,楚玉香也转过头,向他抛了个媚眼,藏在桌子下面的大腿,更是无意识的紧贴过去。

    说真的,楚玉香那对雪白大腿,手感可不是一般的好!

    苏俊华抚摸了几次,都有点摸上瘾了,此时,看到她主动贴过来,苏俊华哪里还会跟她客气?他冲她笑了笑,就伸过一只手,抓按在她大腿上面,轻轻摩挲起来。

    被苏俊华大手按住抚摸,一直不撒手,楚玉香脸颊有点绯红,偷偷瞟了苏俊华一眼,但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挪开自己大腿。

    这时,牌已经发出来了,由于刚才接连输了三局,楚玉香不敢跟着大家蒙牌了,也就把手伸过去,准备翻起牌,想不到,苏俊华却突然按住她玉手,笑嘻嘻道:“玉香妹子,不要翻牌!你接连输了三局,这一局肯定会赢,听我的,跟他们蒙到底,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话一说完,苏俊华还从手上黑色袋子里面取出一沓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

    苏俊华拿出来的一沓百元钞票,是五万块包扎的,此时,放在桌子上面,自然吸引了大家目光,那几个小混混,眼里射出贪婪之色,恨不得这沓钱是自己的,那几位漂亮妹子,瞧了几眼,也是怦然心动,恨不得晚上陪苏俊华睡觉,大赚一笔。

    她们几个,在工厂上班累死累活,一个月才一千多块钱,晚上有时还要加班,一年下来,总共才收入一万多人民币,到年底差不多也花光了,不会剩下多少钱回去,此时,看到这么大一沓钞票,她们不动心才怪。

    “嘿嘿!听华哥的!希望华哥能够给玉香带来好运!”

    看到苏俊华对自己这么好,都愿意帮她垫钱,楚玉香自然是眉开眼笑,心里更是甜滋滋的,也就不翻牌,抛出一块钱,跟着大家蒙牌。

    但坐在一旁的黎冬梅,脸色却有点不自然起来,晚上,苏俊华犹如她临时男朋友一般,这死家伙,不帮自己就算了,竟然去帮楚玉香那狐狸精,她心里会舒服才怪?

    “冬梅妹子,华哥赞助你一千块,好好玩,晚上,包你赢钱!”

    看出黎冬梅有点不高兴,苏俊华也就抽出十张百元大钞,扔在黎冬梅面前。

    “华哥!冬梅怎么好意思要你钱?”

    想不到,苏俊华出手这么大方,随便一扔,就是一千块,那可是她累死累活一个月的工资,黎冬梅心里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准备把钱还给苏俊华,但却被苏俊华劝阻了。

    “华哥!你对冬梅那么好,赞助她一千块,是不是也该赞助我们一点?没有一千,五百也行!”

    坐在苏俊华右边的楚玉香,嗔了他一眼,很明显吃醋了。

    “就是!华哥!大家一视同仁,你那么有钱,是不是也该赞助我们一点!”

    “华哥!破点财,姐妹们都会记住你的,不会亏待你的!”

    坐在一旁那几位女孩子,看到苏俊华给黎冬梅一千块钱,她们也都眼红了,跟着楚玉香起哄,希望能够从苏俊华手上捞点油水。

    倒是郭嘉胥那八个手下,望着苏俊华,脸上皆有畏惧之色,不敢跟着起哄。

    “呵呵好说!兄弟们,姐妹们,每人赞助你们五百块钱,总可以了吧!”

    望着眼前这几位妹子,苏俊华满脸笑呵呵,倒是慷慨大方,话一说完,他就站起来,每个人发五百块过去,连那八个小混混,也跟着沾光分发到五百块。

    “哇!爽死了!”

    “谢谢华哥!”

    “华哥万岁!”

    “华哥真好!妹子赏你一个香吻!”

    突然得到五百块钱,那几个女孩子,小混混,皆是兴高采烈,纷纷尖叫起来,有一位妹子甚至还跑过来,献上一个香吻,惹得黎冬梅又开始吃醋起来。

    现在有本钱了,大家立即提议增高出底,一局五块钱,叫牌封顶一百块钱,而现在这局牌还未结束,因此,有一个小混混直接扔出五块钱蒙牌,高兴叫嚷道:“我提价,蒙五块!”

    另外七个小混混,也跟着蒙五块,而那三位女孩子,却心疼钱,皆翻牌瞧了一眼,有点沮丧的把牌扔了。

    接着,轮到黎冬梅跟了,她倒是有点犹豫起来,不知是该翻牌看看再决定?还是跟着大家蒙牌?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突然瞧了苏俊华一眼,有点询问他的意思?

    “翻起来看看如何?”

    苏俊华早知道黎冬梅面前那副牌,是一个大对子,两个a,一个k,其实,算是不错了,但在这局牌中,却斗不过楚玉香那副牌。

    因此,当黎冬梅翻起牌,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时,苏俊华却冲她笑嘻嘻道:“冬梅妹子,听我的,扔了!”

    听到苏俊华的话,黎冬梅不禁有点呆傻了,两个a对子,在对子之中是最大的,除了那种不同颜色的连牌,又称为“杂顺”,才能够比它大,一般来说,拿到这么大牌,最起码也要跟两次,放弃还马马虎虎,但现在,苏俊华居然叫她弃牌?黎冬梅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不过,看到苏俊华一副笑眯眯样子,黎冬梅最终还是听他的话,有点恋恋不舍样子,把牌扔了,毕竟人家都赞助她一千块钱,就算他判断失误,她也不好说他什么?

    黎冬梅把牌扔了,就轮到楚玉香叫牌了。

    既然苏俊华都说蒙到底,反正输了算他的,楚玉香倒是不含糊,冲苏俊华微笑一下,跟着蒙五块钱。

    看到楚玉香还真的想蒙到底,那八位小混混,开始有点心虚了,纷纷拿起牌察看,结果,有四个把牌扔了,另外四个,三个翻倍跟了十块钱,轮到最后一个时,那位头发染成黄色的年轻人,瞟了楚玉香一眼,抛出二十块钱,笑嘻嘻道:“玉香妹子,我涨价了!现在有四个人都看过牌,都跟着叫牌,我看你还是翻起来瞧瞧,别拿钱打水漂?”

    按照常理,有四个人已经看过牌,还跟着不愿意放弃,最后剩下一位蒙牌者,确实不值得继续蒙下去,毕竟人家看过牌,心里有数,而蒙牌者不知道桌上那三张牌是什么?继续蒙下去,几乎是有输无赢,而且,那位黄发小子,都涨价了,楚玉香若继续蒙,就要蒙十块了。

    当然,若蒙牌者非常幸运碰上一副好牌,连续蒙,拼命蒙,犹如钓鱼上钩一般,倒是能够多赚不少钱。

    因此,楚玉香还真的有点犹豫起来,瞟着苏俊华,希望他拿个主意。

    苏俊华冲她笑了一下,叨唠道:“玉香妹子,我猜你这副牌应该会大,跟他们蒙到底吧!”

    既然苏俊华都这样说了,楚玉香也不客气,立即拿起十块钱抛出去,反正这些钱都是苏俊华赞助的,输了她也不心疼。

    看到楚玉香继续蒙牌,另外三个年轻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纷纷抛出二十块钱,继续跟。

    这样一来,又轮到那位黄发年轻人叫牌,他蹙了一下眉头,突然扔出一张五十块面额钞票,瞟了楚玉香一眼,怒气冲冲道:“妈的!我就不信老子明牌还斗不过你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