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看到那位黄发小子又涨价了,楚玉香倒是没有说什么,立即又蒙了二十五块,但另外三位年轻人,心里却有点虚了。

    按照规定,有一方蒙牌,他们几个看过牌的,只能选择放弃,或者跟上,不能去看别人的牌,因此,他们三个,其中有两个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非常沮丧的把牌扔掉了,只有一个也跟了五十块钱。

    扔掉牌的两位年轻人,他们手里的牌也是对子,只有那位跟牌的年轻人,手上拿着一副杂顺,一张a,一张k,一张q,这么大牌面,除非碰上同色不同顺的牌,不然,他必赢无疑,因此,他真的舍不得扔掉。

    “小胖子,老子再跟一百块,你还敢跟吗?”

    那位黄发年轻人,瞟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小胖子,叨唠一句,眼里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看他那眼神,似乎是想吓唬小胖子一下,逼迫他把好牌扔了,这样,他就能够获取最终胜利。

    “谁怕谁呀?”

    小胖子还未回答,楚玉香就瞪了他一眼,嘀咕一句,又抛出五十块钱,继续蒙牌。

    此时,场上就剩下三个人了,一个蒙牌,两个跟牌,其他人早就放弃了。

    “华哥!你就那么有信心,玉香姐会赢?”

    看到苏俊华始终笑嘻嘻,坐在他旁边的黎冬梅,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开始有点忍不住,偏过头,瞟着苏俊华问起来。

    “这种牌技,玩得就是心理战,一副牌还未翻起来,谁知道大小呀?”

    有点坏坏的苏俊华,看到羞答答黎冬梅居然主动跟自己说话,雪白大腿紧贴过来,他冲她笑了笑,眨了眨眼,话一说完,放在桌子底下另外一只手,也就随手按在她雪白大腿上面。

    被苏俊华趁机占便宜,黎冬梅脸颊一瞬间红了,一颗心砰砰乱跳,她想挪回大腿,但被苏俊华死死按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接着,她放下一只手,在桌子底下轻掐苏俊华手臂一下,但苏俊华就是不放手,有点无可奈何的黎冬梅,偷偷瞪了苏俊华一眼,最终还是选择沉默,任他尽情抚摸。

    而这时,那位小胖子被黄发年轻人吓唬一下,心里有点虚了,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把牌扔了,但他似乎又有点不甘心,从黄发年轻人手上抢过牌来,偷瞧一眼,立即瞪着大眼睛,惊叫一声:“靠”

    “呵呵”

    听到小胖子惊叫声,黄发年轻人猜测他牌面估计比自己还大,因此,他也就伸出手去,捡起小胖子废牌瞧了一眼,心里不禁乐了,呵呵大笑起来。

    原来,小胖子的牌是“akq”杂顺,而他手上的牌,却是“789”杂顺,还真的没有小胖子大,遇上这种情况,就被大家戏称为“偷吃鸡”,小牌吃掉大牌。

    但场上还有楚玉香一家蒙牌,因此,那位黄发年轻人又抛出一张百元大钞,乐呵呵道:“跟!”

    现在场上就剩下两家,按照叫牌规矩,翻牌者可以花钱看对方牌面了,但那位黄发年轻人却继续拿钱跟,不愿意去翻楚玉香的牌。

    而楚玉香听从苏俊华的话,跟那位黄发年轻人较上劲,就是不翻牌,又抛出五十块钱,继续蒙牌。

    双方又较劲了两轮,那位黄发年轻人,开始有点承受不住了,光是大额钞票,他就已经跟了四百五十块,到此时,他已经抛出去差不多五百块钱,而楚玉香由于是蒙牌,抛出去的钱只有他的一半,也就两百多一点。

    因此,那位黄发年轻人,皱着眉头,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沉不住气,又抛出一张百元大钞,选择翻牌,恨恨道:“玉香妹子,还是你狠!算我怕你了,翻牌吧!”

    此时,桌上钞票差不多有一千块了,这些打工妹子,平时哪里敢玩这么大?她们几个瞪着桌子上一大沓钞票,都有点眼红起来,恨不得把这些钞票抱到怀中,但她们皆不看好楚玉香的牌,皆认为她必输无疑。

    因此,她们几个望向那位黄发年轻人,皆是笑嘻嘻打趣起来:

    “茂哥!晚上你若赢了这局牌,就包我一夜吧!”

    “茂哥!还是包我,晚上你再给点小费,我帮你推推,好不好?”

    “切!你们两个狐狸精!茂哥!还是包我,多给两百小费,不管你要干什么?小溪晚上都答应你!”

    “呃!你们三个,有点出息好不好?哼”

    四个女孩子,只有一个,似乎有点瞧不起那位黄发年轻人,轻哼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

    “呵呵”

    那位茂哥似乎只对刘玉溪有兴趣,他乐呵呵笑着,伸手捏了捏坐在一旁刘玉溪雪白脸蛋,点了一下头,笑眯眯道:“小溪妹子,茂哥只对你有感觉,晚上这局牌若真的赢了,茂哥就包你一夜!”

    “嘢多谢茂哥!”

    这一局茂哥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九会赢,楚玉香完全在赌运气,因此,听到茂哥的话,刘玉溪立即兴奋万分惊叫起来。

    “华哥!你刚刚来,手气比较旺,还是你翻牌吧!”

    楚玉香冲苏俊华抛一个媚眼,努了一下嘴,叫他翻牌,因为她知道苏俊华武功高强,胥哥就是被他制服,所以才会拜他为大哥,因此,她心里倒是渴望苏俊华能够动些手脚,把这盘完全没有希望赢钱的牌局赢回来。

    尼玛的!桌面上将近一千块钱,若能够赢回来,就相当于她一个月工资,楚玉香不动心才怪?

    “玉香妹子!还是你自己翻吧,你有大福大贵之相,这盘牌局,最后胜利者肯定是你!”

    有点狡猾的苏俊华,冲楚玉香眨了眨眼,捧她一句,放在她雪白大腿上面的咸猪手,重重捏了一下。

    “好吧!”

    既然苏俊华不愿帮忙,楚玉香白了他一眼,只好自己伸过手,把面前三张牌拿起来,一张一张逐渐摊开。

    由于楚玉香手上这三张牌,决定着桌上一千块钱命运,因此,有点好奇的黎冬梅,还有那位刘玉溪,以及另外三位女孩,她们一起走到楚玉香背后,紧盯着楚玉香手上扑克牌,等待着最后揭牌一刻

    “呵!这么差劲牌面也蒙?玉香妹子,你不会是钱太多了,没地方花吧?”

    楚玉香手上三张牌,已经展开的两张牌分别是红桃3,红桃8,除非最后一张牌也是红桃,这样可以组成一对同花牌,否则,她必输无疑。

    但在炸金花之中,能够拿到三张一样颜色的概率,可以说是很低很低,因此,看到这种情况,刘玉溪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喜色,讥笑起来。

    “唉!没希望了!”

    黎冬梅也是轻叹一口气,叨唠一句,走回到自己座位那里,另外三个女孩子,也是摇了一下头,纷纷走回去。

    看到这么差劲两张牌,就是楚玉香自己,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最后一张牌也不瞧了,直接扔在苏俊华面前,有点赌气道:“华哥,你自己瞧瞧,这是什么牌?”

    “不错呀!这不是同花牌嘛!”

    楚玉香把三张牌扔在苏俊华面前,最后一张牌也就显露出一角来,苏俊华瞧了一眼,看到三张牌分别是红桃3,红桃8,红桃2,他不禁笑呵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