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嘿嘿冬梅妹子,我还是决定再跟一次!”

    坐在楚玉香下家那位年轻人,拿到那么大一副好牌,他自然不可能放弃,因此,他故做谦虚叨唠一句,拿出四十块钱抛了出去。

    “我也跟一次,瞧瞧情况!”

    “你们都跟,我也跟了!”

    “既然大家都耗上了,谁怕谁呀?”

    “我直接跟五十块算了,找零钱麻烦死了!”

    想不到,黎冬梅一提价,他们六个人,居然没有一个退缩,每人都拿出四十块抛扔出去,而最后一个年轻人,居然又提一次价,跟了五十块钱。

    这一下,黎冬梅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

    “华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以一敌六,而且,他们六个是明牌,自己是暗牌,黎冬梅真的不敢斗下去了,因此,她瞟着苏俊华柔声问起来,希望他帮她拿个主意。

    “他们六个都这么强悍,还真的令人吃惊?难道他们手上皆是好牌?我看不见得吧?冬梅妹妹,再蒙一次,他们最起码也会扔掉一半!”

    心里有点窃喜的苏俊华,表面上却蹙了一下眉头,说话带点火药味,使出激将法。

    既然苏俊华都这样说了,黎冬梅也没辙了,只好硬着头皮,抛出二十五块钱,又蒙了一次。

    果然,他们六个都上了苏俊华的当,没有一个人把牌扔掉,纷纷跟了五十块钱。

    到现在为止,桌面上聚集着一大堆钞票,足足有七百八十块钱,而现在,还有七个人在对决,可想而知,这一局最后的钱,将会达到多么可怕程度?

    望着桌上一大沓钱,坐在一旁的楚玉香,忍不住又有点眼红了,可惜,这一牌局输赢却跟她无关,因此,她只能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看到楚玉香一副愁眉不展样子,苏俊华怜惜之心大起,放在桌子下面的大手,又悄悄伸过来,抱起她丰腴**,放在自己大腿上面,而且,有点坏坏,猥琐的他,居然还趁机把手伸到她裙子下面,在那鼓鼓小山包,似乎还有点凹陷进去的地方,按了一下。

    这小子好坏!这么多人在场,居然也敢这样欺负自己?

    感觉自己下面话儿那里,被苏俊华偷袭了一下,楚玉香脸颊不禁有点羞红起来,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不过,她倒是没有缩回**,就让苏俊华那小子抱着,不知为何?对苏俊华如此大胆举动,她心里还感觉挺刺激,挺兴奋的。

    现在,他们六个人都跟了,一点退缩之意都没有,黎冬梅不禁有点傻眼了。

    虽然她一次只要蒙二十五块,但这抛出去的都是钱,每抛出一次,她就心疼一次,现在,场上局面对她来说,是相当相当不利,就算她蒙到好牌,也不一定能够打败另外六个人?

    同时有六个人跟牌,他们中间肯定有大牌,最起码也有一家拥有同花牌,这几乎是铁板钉钉之事。

    也就是说,她假如翻不出同花牌,那结局肯定是一败涂地,血本无归。

    而且,玩这种牌局,也有一定规律,一般来说,很多人拿到大牌,剩下几个肯定是小牌,现在,他们六个人都跟了几圈下来,每个人手上可以说都是大牌?而她放在桌上那副蒙牌,十有**是小牌?因此,现在再蒙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到这里,黎冬梅一点信心都没有,她浑身颤了一下,立即伸出一只手准备拿起牌瞧瞧,但就在这时,苏俊华却按住她玉手,居然从她面前挑出一张五十块面额钞票抛出去,还冲她笑嘻嘻道:“冬梅妹妹!现在放手亏惨了,还是继续挑战他们的极限,我就不信没有人扔牌?”

    “呃”

    想不到,苏俊华居然做出如此愚蠢之事?黎冬梅恨恨瞪了他一眼,闷哼一声,缩回手,真想掴他一巴掌,但想到这些钱都是他的,她也不好意思发作,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转过头,望向窗外,给了苏俊华一个冷板凳。

    “吃力不讨好!咯咯”

    看到苏俊华吃了一个冷屁股,坐在他身边的楚玉香,忍不住双手掩着嘴巴咯咯大笑起来,但随即,她感觉自己裙下有点湿润的话儿那里,又被一只咸猪手偷摸一下,楚玉香立即笑不起来了,同时,她瞪着苏俊华,脸上还浮现出一丝嗔恼之色。

    而此时,大家皆把目光聚焦到桌上那一大堆钱,倒是没有人去注意楚玉香的表情变化。

    “妈的!你一副暗牌都敢涨价,我们明牌还怕什么?跟就跟,谁怕谁呀?”

    “就是,我也跟了,不就一百块钱嘛!”

    “我还真不信,冬梅妹子还真的逆天不成?我也跟一百块!”

    “本来,我是不想跟,但桌面上这么多钱,现在退出,岂不是亏惨了?打肿脸充胖子,我也跟了!”

    他们六个人之中,若有人涨价,那其他人或许还会犹豫一下,考虑一下,是该放弃,还是该继续跟下去?但现在是蒙牌的黎冬梅,傻兮兮涨价,他们六个人自然皆很淡定,疯狂尖叫着,抛出一百块大钞,继续跟牌。

    但还是有两位年轻人,因为手上的牌,并不是特别大,一个手上牌面是对子,两张k,一个手上牌面是小杂顺,“456”这样子,因此,他们俩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把牌扔掉,无可奈何放弃了。

    大家都跟了几圈,就是傻子都知道,这一牌局,假如手上没有拿到同花牌,几乎没有多大希望赢?而手上拿到“杂顺”的人,愿意硬着头皮跟下去,心里不是存着侥幸心理,就是希望死撑到底,能够逼迫手上拿到同花牌的人,由于害怕最后会输,无可奈何放弃,这样,他们就能够捡一个大便宜。

    因为黎冬梅还没有看牌,还在蒙着,假如拿到同花牌的人,因为牌面不够大,心里也是虚的,这样一害怕,就有可能把大牌扔了,那他们拥有杂顺牌的人,要战胜黎冬梅,可以说轻而易举,因此,就算牌面小一点,照样还有可能笑到最后。

    此时,又放弃了两个,场上除了黎冬梅那副暗牌之外,还有四副明牌在继续战斗。

    而桌面上的钱,已经堆聚到一千两百三十块了,超过刚才楚玉香那一牌局。

    “华哥!我们是不是该看牌了?”

    心里砰砰乱跳的黎冬梅,实在有点撑不住了,她偏过头,瞪着苏俊华,眼里流露出一丝失望,埋怨之色。

    大家皆对桌面上那一大沓钱,沾沾自喜,恨不得捞入怀里,唯独黎冬梅一个人,感觉那堆钱很烫手,别说触摸一下,就是想都不敢想。

    “冬梅妹妹!都跟了好几圈,现在放弃是不是有点迟了?哪怕最终还是输了,咱们也要硬拼到底!”

    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微笑的苏俊华,话一说完,又从黎冬梅面前,捡钱一张百元大钞抛出去,随手捡回一张五十块的。

    都到这种地步了,黎冬梅还傻兮兮蒙牌,坐在楚玉香下家那位年轻人,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暗喜之色,也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抛出去。

    接下去,就轮到刘玉溪那婆娘了,她好不容易拿到这么大一副牌,自然是不可能半途放弃,因此,她咬了咬牙,也抛出一张百元大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