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剩下两个年轻人,一个脸色立即变了,因为他手上只拿到一副杂顺牌,牌面是“a12”,这副牌只能算是杂顺牌中的老二,既然大家都舍不得放弃,那肯定有大牌,而且,桌面上堆聚了那么多钱,除非是傻子才会把大牌扔掉?

    因此,他算是最倒霉一个,一希望都没有了,有点无可奈何的他,只好在心里暗暗骂了声晦气,把牌直接扔了。

    还有一位年轻人,手上拿到的不知是什么牌?他始终表现得很淡定,众人跟,他也跟,现在,看到一位同伴终于放弃了,他也只是微笑一下,捡起一张百元大钞抛出去,继续跟下去。

    此时,桌面上堆聚着一千五百八十块钱,犹如一座小山峰似的,看了就惹人喜欢!

    转了一圈过去,现在,又轮到黎冬梅叫牌了,无比紧张的黎冬梅,手指头都有点颤栗起来,哪里还敢继续蒙?因此,笑嘻嘻的苏俊华,只能帮她代劳,捡起她面前那张五十块钞票抛出去。

    黎冬梅暗牌都不怕,剩下他们三个,自然不甘示弱,立即也跟着抛出钞票去。

    四个人就这样较上劲了,接连转了三圈,黎冬梅始终都不看牌,他们三个也紧咬不放。

    此时,桌面上的钞票,已经达到两千六百三十块。

    按照牌局规定,假如只有一家蒙牌,其他人皆看牌了,蒙牌一方最多只能蒙十次,不能一直蒙下去。

    但现在,黎冬梅其实也没有蒙几次,假如真得蒙十次,那他们三个就要投进去好多钱,因此,看到黎冬梅一直不看牌,他们三个人表面上很淡定,但心里还是虚的。

    毕竟就算把黎冬梅一方排除掉,他们三个,也只有一个人能够获得最终胜利,所以,没有到最后一刻,没有一个人敢打包票,自己手上那副牌绝对是最大的?

    “小溪妹子,你手上那副牌给我瞧瞧!”

    对刘玉溪有点感觉的茂哥,看到她一直跟,拼命往牌局里面投钱,他开始有点坐不住了,立即叫嚷着,站起来,走到刘玉溪背后,抢过她手上那副牌,瞧了一眼,就还给她,笑嘻嘻道:“小溪妹子,你这副牌还不错,若你不敢跟了,不如卖给我,接下去的钱,我出了,收入咱们对半分,好不好?”

    “去你的!没心没肺的家伙!你趁火打劫是不是?”

    到现在,这盘牌局,刘玉溪已经投进去五百多块钱,她怎么可能放弃,或者便宜茂哥呢?因此,她瞪了他一眼,立即恨恨推开他,嗔骂起来。

    “嘿嘿!”

    被刘玉溪姑娘臭骂一通,茂哥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傻笑着,走回到自己座位那里。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放手,那就再蒙一轮吧!”

    看到他们三个紧咬不放,笑眯眯的苏俊华,又从黎冬梅面前,捡起一张五十块面额钞票抛出去。

    不过,他知道也差不多了,他刚刚送给他们三个的五百块钱,已经皆消失了,而桌面上的钱,再经过这一轮,就达到两千九百八十块钱,差一点点就满三千了。

    听到苏俊华说,已经是最后蒙一次,他们三个皆松了口气,因为,他们身上的钱,并没有带多少,刚刚投进去的钱,大多数都是苏俊华白送的,反正是别人的钱,花出去也不心疼。

    假如再蒙下去,他们就要花自己的钱,一次跟一百块钱,那几个年轻人,还真的有点吃不消。

    转了一圈过去,又轮到黎冬梅叫牌了。

    “冬梅妹妹,拿起牌瞧瞧,咱们不蒙了!”

    笑嘻嘻的苏俊华,冲着浑身发抖的黎冬梅,眨了眨眼,一副调皮模样。

    “你自己瞧一下,我有点害怕,不敢看!”

    桌面上将近有三千块钱,等于是她三个月的工资,早就吓得魂不守舍的黎冬梅,哪里还敢去翻牌?

    “好吧!我帮你瞧瞧!”

    感觉又好气又好笑的苏俊华,话一说完,就伸过手去,抓起黎冬梅面前那三张牌,故意只摊出两张牌,在黎冬梅眼前晃一下,就重新放回桌面,捡起一张百元大钞抛出去,笑嘻嘻道:“这副牌还不错,再跟几次看看!”

    这死小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呀?

    黎冬梅呆愣一下,心里不禁大骂起来,刚刚苏俊华给她瞧了一眼,那两张牌居然是方块“7”,方块“9”,如此小的牌面,就算是同花牌,也不可能赢他们三个,除非唯一一张方块“8”,恰恰被她拿到了,组成同花顺,她才有一丝赢牌希望,但这可能吗?

    心里有点生气的黎冬梅,瞪了苏俊华一眼,正想伸出手,重新拿起牌瞧一眼,看看最后一张牌是什么?不然,她一颗心都快蹦出来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苏俊华这死小子,却突然按住她玉手,还冲她摇了一下头。

    尼玛的!这死小子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想诈牌?以小搏大?来个“偷吃鸡”?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场上还有三位强大对手,桌面上有三千块钱,就是傻子,也不可能放弃?

    黎冬梅瞪着笑嘻嘻苏俊华,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都到这种地步了,她也只能随苏俊华胡来,毕竟这些投出去的钱,都是他白送的,就算输了,也是他的钱,何况,万一真被他诈牌成功,那她岂不是发了?

    因此,脸色阴晴不定,心里七上八下的黎冬梅,翻了一下白眼,最后忍不住,还是悄悄伸过手去,在苏俊华腰间轻轻拧了一下,只是,现在的她,对苏俊华这小子开始有点感觉了,开始有点舍不得打他了。

    想不到,苏俊华都看牌了,还敢继续跟,这一下,另外三个人,脸色皆变化了一下,心里也是揣揣不安起来。

    一般来说,蒙了这么多圈,他们三个一直咬住不放,手上肯定有大牌,黎冬梅那副牌,除非也是大牌,不然,他就算不放弃,最起码也要花钱看掉下家,这样傻兮兮跟进去,他们三个心里还真的有点虚了。

    不过,坐在楚玉香下家那个年轻人,蹙了一下眉头,还是很淡定的抛出去一张百元大钞,并不选择看掉刘玉溪那婆娘手上的牌。

    但刘玉溪却有点害怕了,她手上这副牌,虽然牌面很大,但在同花牌之中,并不是最大的,因此,她咬了咬贝齿,最终还是选择花钱买看,抛出去一百块钱,冲着下家那位年轻人,没好气道:“溜哥,我想看看你的牌?”

    “小溪妹子,还是你手上那副牌给我瞧瞧!”

    那位溜哥蹙起眉头,却不愿意把牌给刘玉溪察看,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牌。

    而按照规定,他确实可以不给刘玉溪看牌,但他必须反过来瞧瞧刘玉溪手上那副牌,也就是说,他们俩必须要pk掉一个,不然,刘玉溪那一百块钱岂不是白花了?

    “好吧!”

    既然对方不愿意给她看牌,有点不高兴的刘玉溪,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把自己手上那副牌递过去。

    溜哥拿过刘玉溪那副牌,瞧了一下,又给坐在一旁的茂哥看一眼,就把刘玉溪那副牌扔掉了,也就是说,他找茂哥当证人,表示自己手上那副牌比刘玉溪还大。

    这一下,刘玉溪坐在那里,紧锁着眉头,真的有点欲哭无泪了,而茂哥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暗喜之色,庆幸自己刚才幸亏没有买下刘玉溪手上那副牌,不然,他也被拖进去亏钱,那晚上他真的亏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