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现在,转了一圈过来,又轮到黎冬梅叫牌了。

    “我就是一直跟,看你们俩,最终要不要看我手上这副牌?”

    由于封顶是一百块钱,因此,苏俊华叨唠一句,使出激将法,又抛出去一百块钱,继续跟,并没有选择看掉下家。

    此时,场上就剩下三家了,另外两个年轻人,看到苏俊华这么猖狂,他们俩互相对望一眼,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看掉一家,皆是沉默不语跟了。

    “呵呵你们俩还敢跟呀?那我们就战斗到底吧!”

    笑嘻嘻的苏俊华,瞟了一眼他们两个,又拿起一百块钱抛出去。

    这一下,坐在楚玉香下家那位年轻人,心里开始承受不住了,因为刚才刘玉溪选择看牌,已经被淘汰了,这说明溜哥手上那副牌绝对不小,就算不是同花顺,也是跟他差不多一样大?

    想到这里,他犹豫一番,最终还是抛出一百块钱,冲着溜哥苦笑道:“溜哥!咱们是兄弟,就不要一直较劲了,我想看看你手上那副牌!”

    “好啊不过,还是你手上那副牌给我瞧瞧吧!”

    溜哥向他伸出手,脸上还夹带着一丝得意笑容,很显然,溜哥是信心十足,觉得自己手上这副牌,打遍天下无敌手,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他。

    “嗯!”

    溜哥都这样说了,那位年轻人蹙了一下眉头,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也只好把牌递过去,毕竟,他去看人家牌,本身就是低人一等,如果碰上两人牌面一样大,溜哥手上那副牌,也是“akj”同花牌组合,那看牌者就算是pk输了。

    溜哥接过他的牌,瞧了一眼,又给坐在一旁的茂哥看一下,就扔掉了。

    呃?这怎么可能?难道溜哥手上那副牌是同花顺?或者是跟他一模一样?

    那位年轻人,瞪着一双发红眼睛,呆愣半天,才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低下头,心里悲伤极了,好不容易才拿到一副最大同花牌,却这么倒霉被pk掉了?而且,最令他心里感觉悲哀的是,也不知溜哥手上那副牌是不是同花顺?假如溜哥手上也是最大同花牌,那他就真的悲剧了?

    但现在,除了溜哥自己,就是茂哥也不知道溜哥手上到底是什么牌?一切只能等待最后揭晓时刻。

    “华哥,不好意思,我继续跟,你还跟吗?”

    pk掉最后一位同伴手中牌,溜哥就轻松多了,现在,他几乎可以说是稳操胜券,没有什么悬念了?黎冬梅那副牌是暗牌,除非她逆天了,真的蒙出一副同花顺来,不然,她必输无疑,因此,他也就抛出一百块钱,冲着苏俊华笑了笑,问了一声。

    此时,桌面上的钱,差二十就是四千块,都堆成一座小山峰了。

    “溜哥!冬梅妹妹手上这副牌,虽然是蒙出来的,但她福气很重,吉人自有天相,你们几个是搞不过她的,所以,我劝你还是翻牌算了,免得送财过来?呵呵”

    笑嘻嘻的苏俊华,话一说完,就拿起黎冬梅面前一张百元大钞抛出去,还是选择继续跟,并不愿意翻牌。

    听到苏俊华的话,黎冬梅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喜色,她放在桌子下面的一只手,悄悄伸过去,抓住苏俊华大手,轻轻抚摸了一番,向他表示感激之情。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有点猥琐的苏俊华,居然抓住她玉手,触碰了一下。

    犹如触电一般,黎冬梅赶紧缩回手,恨恨拧了苏俊华腰间一下,整张脸都红了,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而此时,被苏俊华这样一说,溜哥知道华哥决定要跟他斗到底,他心里还真的有点虚了,因为华哥有得是钱,输一点,根本就不算什么?但他却输不起,而且,他身上也就剩下五百块钱。

    思量一番,溜哥最终还是决定跟华哥摊牌,但他心里还是害怕两人手中的牌一样大,因此,他从身上掏出五百块钱,一起抛出去,望着苏俊华,笑眯眯道:“华哥!咱们俩一直斗下去也没意思,各拿出五百块分胜负,谁大谁赢,如果是一样大,桌面上的钱,大家平分如何?”

    “好啊!大家皆是兄弟!再斗下去伤感情!呵呵”

    笑嘻嘻的苏俊华,自然明白溜哥的心思,看到他又奉献出五百块钱,感觉也差不多了,他话一说完,呵呵大笑着,从黎冬梅面前拿起五张百元大钞抛出去,算是答应跟溜哥翻牌了。

    “谢谢华哥!那咱们就翻牌见分晓吧!”

    看到苏俊华终于答应了,溜哥总算是松了口气,满脸笑呵呵,把紧抓在手上的三张牌摊开,扔在桌面上。

    “靠”

    场上那么多人,皆把目光聚焦到溜哥那副牌上,而最关心溜哥牌面大小的,却不是黎冬梅,而是坐在楚玉香下家那位年轻人。

    此时,一看到溜哥那三张牌,他就变了脸色,“呼”的一下,站立起来,尖叫一声,又沮丧万分的跌坐下去。

    原来,溜哥手上那副牌,居然也是最大同花牌,三张牌面分别是:红桃a,红桃k,红桃j。

    也就是说,他们俩的牌面是一样大,但由于是他主动看牌,输人一等,自然是溜哥把他pk掉。

    “哇你们玩这么大?谁赢啦?可以吃夜宵了!”

    刚好,郭嘉胥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看到桌面上一大堆钱,他呆愣一下,忍不住惊呼起来。

    “呵呵兄弟!别伤心!你们俩牌面虽然一样大,但你被他pk掉,其实还是赚了!”

    满脸笑呵呵的苏俊华,安慰那位年轻人一下,就伸出手,拿起黎冬梅面前那三张牌,摊开翻了一面,扔在桌面上。

    “啊!”

    “靠!”

    “天哪!”

    “哇!还真的是同花顺!”

    “我的妈呀!居然是同花顺!冬梅竟然蒙出一副同花顺?这也太吓人了吧?”

    “尼玛的!还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冬梅晚上赚发了!”

    “糟糕!同花顺还有奖金三十块呢?冬梅,你这一局赚了这么多,那三十块奖金,就免了吧?”

    当大家看到苏俊华扔在桌面上那三张牌,居然是方块“7”,方块“8”,方块“9”,刚好组成同花顺,一个个,皆是难以置信大嚷大叫起来。

    而且,按照规定,有人拿到同花顺,每个人还要奉献三十块奖励,若是炸弹的话,每个人要奉献五十块奖励。

    别看只有三十块钱,他们总共是十二个人,加在一起就是三百六十块,这可以说是一笔额外收入。

    大家皆是大呼小叫,唯独溜哥站起来,瞪着大眼睛,盯了半天,才非常郁闷的跌坐下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咯咯这一局,还真的赚翻了!居然赢了这么多!姐妹们,那三十块奖金就算了,我也不要了!”

    黎冬梅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蒙到一副同花顺,此时,她满脸笑呵呵,把桌面上一大堆钱,全部揽到自己面前,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看到黎冬梅乐开怀,苏俊华心里也是其乐融融,他帮她粗略估算了一下,除去本金,这一牌局,黎冬梅差不多赚了四千块,再加上自己送给她的一千块,她晚上等于进账五千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