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第二章]我的家住在「福元小区」2幢7楼,三室一厅,大概150平方的面积,在如今房价暴涨时期,能在市里拥有这么一套大面积的套间,我的生活水平也算是中上的。

    带着父亲乘电梯来到七楼,出了电梯就是我家的防盗门,按下门铃,门很快就开了,出现在门内的是一个身材高桃的漂亮美少妇,见她大概有168高的身材,穿着一件纯白色修腰短袖至膝盖处的连衣裙,裸露出两条白白嫩嫩的圆滑手臂和两条白皙光滑的笔直小腿。

    修腰的连衣裙使她的酥胸更加的高耸突出,v领设计的领口使里面袒露出洁白的肌肤。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披肩而下,再配着一张略带娴熟漂亮的秀丽脸蛋,看上去端庄文静,优雅而有气质,她就是我27岁的博士生妻子周梦莹。

    「爸,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我爸正在客厅里唠叨着你呢!」知书达礼,又懂礼节的妻子周梦莹非常客气的对站在我身边的父亲说。

    说实话,她对这位自己的公公还是有些陌生的。

    和我结婚以来,她只过他一面,现在又过了四五年,陌生中带着一点点印象。

    父亲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笑了笑说:「梦莹,爸这次来给你们添乱了,你爸也来了?」「来了,我爸正在客厅里等你呢,爸,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添乱呀?你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快进来吧!」妻子周梦莹含笑着对他说。

    「老婆,这是爸装着衣服的行礼,你先拿到爸的房间去!」我把那个装着爸衣服的行礼递给了妻子周梦莹。

    「嗯,好的!」妻子周梦莹接过行礼就去给父亲准备的房间里去了。

    「爸,进去吧!」我在门口脱了鞋子后对父亲说。

    「阿凯啊,爸说住不习惯你们这里,爸在老家那用的着进门还要脱鞋呢,呵呵……」父亲嘴巴里这么说,但还是把一双半旧的解放鞋脱了下来说。

    「这里毕竟是大城市,那能和农村老家比啊?」我笑着对他说,边弯下身在鞋柜里拿出一双全新的拖鞋放在父亲的脚傍。

    父亲穿上拖鞋后,脸色有点尴尬的说:「阿凯,爸的脚有点汗臭,没事吧!」「爸,这有什么事啊,我以前的脚也有点汗臭的,后来用了些药就好了,改天我去买,把你的汗脚给治好!」我笑着对父亲说。

    「阿凯,如果能治好我的汗脚,那最好了,都几十年的汗脚了,呵呵!」父亲笑呵呵的说。

    「放心吧,保证会治好的!」我和父亲说着就进入客厅。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身材有点显胖,但却红光满面,他就是我的岳父周海昌。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这时他见我带着一个老人进入客厅,当然能一眼认出这位老人就是亲家翁了,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到他的身边,伸手拉住他的手,笑哈哈的对他:「亲家公,你终于来了!」父亲当然也能认出这位和自己喝过酒的亲家了,而且印象很深刻,被自己喝醉过一次,当下就笑呵呵的握住他的手:「呵呵,亲家,上次一别,转眼就四五年了,你和四五年前一点都没变啊!」岳父紧紧握住父亲的手,满脸笑容的与他手握手的把他带到沙发上前坐下来,两个老人就像多年没见面的老战友似的,坐在沙发上他们俩的手还是紧紧的握在一起:「亲家公,你这次如果再不来的话,我可真认不出你了,哈哈!」「啊呀,这不是来吗?我们不要亲家亲家的叫,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叫你老弟吧,呵呵!」父亲笑呵呵的对他说。

    「我叫你老大哥,老规矩,哈哈!」岳父大笑着说。

    我见两位老人见面这么开心,心里也高兴,也不想打扰他们的聊天,就进入厨房,我的岳母施雅容正在厨房里烧菜,我就对岳母说:「妈,辛苦你了!」「傻孩子,说什么瞎话呢?你爸从这么远的老家过来,还坐了两天的火车,妈烧几个菜就辛苦了?」岳母白了我一眼说。

    岳母已经四十九岁了,是大学的教授,再过一年也就退休了。

    「妈,你说的是!」我连忙说,然后又说了来一句:「妈,你先忙着,我去房间看,看,小莹收拾的怎么样了?」「去吧,你在厨房里也帮不上忙,叫小莹都换上新的被褥,知道了吗?」岳母施雅容嘱咐着说。

    「知道了,妈!」我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厨房,来到次卧室。

    这个房间本来是没人住的,我们俩夫妻住在主卧室,小女儿睡另外一个房间。

    现在父亲来了,就把这个次卧室收拾一下,以后就让父亲住这个房间了,而且这个房间还带着一个小型卫生间,也方便老人居住。

    我进入次卧,见妻子正站在床前铺着被褥,看着她曼丽的高挑身材,就来到她的身后,从后面轻轻的拥住她那窈窕的身体,嘴巴凑在她那白皙的耳边柔声的说:「老婆,这次爸来咱家住,真的辛苦你了!」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妻子周梦莹直起身体,把后背紧紧靠在我的前胸,两只白嫩纤细的玉手搭在我从后面抱在她小腹上的手,非常温柔的对我说:「老公,你爸就是我爸,他能来咱们家住,咱们以后就得好好孝顺他,别说辛苦这种话了,孝敬老人是我们这些这儿女们应该做的事!」妻子周梦莹的一番话说的让我心里很感动,好懂事的老婆啊,有这样知书达礼,又漂亮温柔的女博士老婆,自己一生还需何求?「老婆,你真好!」我说着就想把手往她上面的酥胸上摸住去,因为我只要抱着妻子迷人的身体,就会冲动起来。

    妻子就阻止住我:「老公,你快放开人家啦,他们都在外面呢?你去房间看下咱们的宝贝女儿小甜甜,她从幼儿园回来就说要画面,我把这里再收拾一下就好了!」「好的,我去看下我们的宝贝女儿到底在画什么呢?」我听了就笑着放开了妻子的身体,说着就去女儿小甜甜的房间了。

    妻子收拾好房间,见都差不多了,就去厨房帮她的妈妈施雅容了。

    「宝贝甜甜,你在画什么呢?」我进入小女儿的房间,见她坐在小床前面的一条小凳子上,埋着脸好像在很认真的画着什么。

    「爸爸,你看甜甜画的好看吗?」小甜甜举起一张纸,上面画着两个大人,中间一个小人的画给我看。

    「啊,甜甜好厉害哦,画的真好看耶!」我装模作样的表杨她。

    「真的吗?爸爸!」小甜甜高兴的跳了几下。

    「真的呢。

    来,宝贝甜甜,咱们拿着你的画到客厅里给像外公和爷爷看,好不好?」我哄着她,想把她哄到客厅里,让父亲看一下他的亲孙女。

    「爸爸,爷爷是谁啊?」小甜甜幼稚的问。

    「爷爷就是爸爸的爸爸,咱们出去见到爷爷了,你要喊爷爷的,知道吗?」「知道了,爸爸,那咱们快拿我画的画给外公和爷爷看!」小甜甜高兴的说着就趁先跑出了小房间。

    我们父女俩来到客厅,只见小甜甜手里拿着画跑到岳父的跟前:「外公,外公,你看甜甜的画好看吗?」岳父满脸慈祥的含笑着对她说:「给外公看看,甜甜画的是什么画呢?」「外公,这是爸爸,这是妈妈,中间的是甜甜,今天老师叫甜甜画的!」小甜甜指着画说。

    「哦,我们的甜甜好乖哦,都会画画了,来,这是你爷爷,快喊爷爷!」岳父抱起外孙女坐在他的大腿上,把小甜甜的脸对着坐在他边上的父亲。

    其实小甜甜刚才拿画跑过来的时候,父亲就一脸慈祥的看着小甜甜了。

    知道她就是自己的小孙女了,怕孩子陌生,吓着她,所以就一直看着她,没有说话。

    「爷爷……」小甜甜看着他喊了一句。

    「乖,甜甜,让爷爷抱下你好吗?」父亲满脸慈祥的含笑着对她说,然后伸出双手。

    「不要!」小甜甜一见,吓得急忙躲进了他外公的怀里面。

    「呵呵,孩子怕生,老大哥,谁叫你在老家都不经常来呢,现在你孙女都不要你了,哈哈……」岳父开玩笑的对父亲说。

    「爸,孩子怕生,过两天你们熟悉了她就会缠着你了!」我怕父亲听了岳父的话尴尬,所以连忙笑着对父亲说。

    「是的,是的,孩子都是这样子的,只要熟悉了,就会缠着你的,老大哥!」岳父也笑着对父亲说。

    「是哦,甜甜长得真可爱!」父亲一直在慈爱的看着他的小孙女。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甜甜,你再回房间画面去,外公等会还要看你的画呢?」岳父把坐在他大腿上的甜甜放下来说。

    甜甜一听,急忙跑回房间去了。

    「爸,坐了两天两夜的车,一定很累吧,我带你去看看给你准备的房间,你也先洗把脸吧,等下马上吃饭了!」这时我对父亲说。

    父亲跟岳父打了招呼后就跟着我进入了我妻子已经收拾好给父亲住的房间。

    「爸,你看这个房间还满意吧!」我问父亲。

    父亲看了看房间觉得非常的满意:「阿凯,爸活到六十岁了,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爸,这是卫生间!」我推开门边的卫生间门对父亲说。

    然后又指着两个衣柜说:「这两个衣柜都收拾干净了,小莹已经把你衣服都放进衣柜里了!」「好好,你们给爸安排的这么周到,爸真的很满意!」父亲点着头说。

    「爸,还有,这床上都是刚刚换的新被褥,还有两套新被褥放在衣柜里,要换的时候就对小莹说一声,她会过来帮你换的!」我对父亲说。

    「不用,不用,我住在这里已经给你们俩口子添乱了,这些我自己都会换的,你妈去的早,什么家务事都是爸做的,你别看爸是个老头子,爸做起家务事,不比女人差,呵呵!」「爸,你现在就安心的住下来,别再说什么给我们添乱的这样话了,我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啊,只要你安安心心的住下来,比什么都好了!至于家务事,还是让小莹来做吧,要是她没时间了,你就做一下好了!」「那怎么能行呢?阿凯,你也知道爸是个闲不住的人,又没有什么事可做,在家里呆着也是呆着,以后家里的家务事都爸给包了!」父亲很坚决的对我说。

    「爸,这事以后再说吧,你先进卫生间洗把脸,我们马上要吃饭了!」我见爸说话的口气这么坚决,妻子又是个特别孝敬的人,她肯定不会让父亲做家务事的,就把话题引到吃饭上去。

    父亲听□司徒胛郎洌芸炀统隼次饰遥骸鞍15执氐难栏嘌浪3褂忻矸拍橇耍俊□我站在门边对父亲说:「爸,你带来的那些都不要了,被小莹扔了,卫生间里面已经给你备了一套全新的!你只管用就好了!」「怎么扔了呢?那些都能用的,你们也太浪费了吧?」父亲有些埋怨似的对我说。

    我对父亲笑了笑:「爸,那些又能值几个钱呢?扔了就扔了,你快进去洗漱一下,我去外面看看,菜都烧好了没有?」「你去吧!爸很快就洗好的!」父亲从卫生间里传出声音。

    我走出了父亲的房间,就来到餐厅,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子香气扑鼻的菜了,而妻子和岳母还在厨房里忙碌着,看了看桌子上还没有猪蹄,心里想着她们娘俩可能还在做猪蹄吧!我来到客厅,岳父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的新闻频道,就问岳父:「爸,你晚上喝什么酒?」「你爸喝什么酒我就喝什么酒!」岳父想都没想的对我说。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我听了心里暗叫不好,看来岳父是跟父亲扛上了,就对他说:「我爸是农村人,一般都喜欢喝白酒的!」「那我也陪你爸喝白酒吧!」岳父随口说了出来。

    我听了就到餐厅的酒柜里取出一瓶山西汾酒打开放在桌上,然后进入厨房间问妻子和岳母是不是可以吃了。

    妻子告诉我可以吃了,猪蹄马上就做好了。

    这时我父亲也已经洗好脸过来了。

    岳父一见父亲出来了,也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过来,拉着父亲和他一起在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就                  坐在下首的位置,这时就见父亲对我说:「阿凯,把你岳母和梦莹叫过来一起吃吧!」「爸,她还在厨房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猪蹄呢,马上就做好了!咱们先吃吧!」我对父亲说。

    「这样不好吧?」父亲虽然是农村人,但是道理还懂的!知道不等她们一起来是很不礼貌的。

    「老大哥,咱们先喝会酒吧!反正她们也不会喝酒的!阿凯,你快把咱们的酒红倒上!」岳父好像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听了就拿着汾酒给他们都满满的倒了一杯,我知道岳父喝两三杯还是没问题的,而父亲的酒量可以喝五六杯,这一满杯也就二两酒。

    然后我给自己也倒了半杯做陪。

    「来,老大哥,欢迎你的到来,咱们先喝一杯吧!」岳父端起满杯的酒对父亲说。

    我听了心里暗叫不好,岳父这就想开始和父亲斗酒了。

    但是还好,只见父亲笑着对岳父说:「老弟,咱们还是慢点喝吧,我年龄大了,酒量大不如从前了!」「老大哥,那怎么能行呢,咱们先干了这杯再慢慢喝吧!」岳父不听父亲的却,也有可能见父亲退缩了原因,他就更想和父亲干一杯了。

    「老头子,你喝什么急酒,你的血糖高,你不知道吗?还是慢慢喝,少喝点吧!」正这时岳母端着一大盘香喷喷的猪蹄从厨房出来,见岳父正催着父亲干酒,就没好气的对岳父说。

    然后她又很客气的对父亲说:「亲家公,刚才我在厨房忙着了,就没出来和你打个招呼,真是不好意思了!」「没事,没事,我这次来真的是太麻烦你们了,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啊!」父亲也非常客气的对岳母说。

    「那有呢,我们都把不得亲家公能来呢,你们先吃菜,吃饱了再喝酒,这样对胃好!」岳母是教授,对养生很有一套的。

    「谢谢亲家母了,你也辛苦了,快坐下来吃吧!」父亲对岳母说。

    岳母就挨着岳父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岳父很怕岳母的,这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不是岳母不让岳父喝酒,是岳母担心他的身体,岳父有高血糖的,但是他每次一喝酒就没个量,上次喝过量了还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呢?「你们怎么都不吃菜呀,快趁热吃吧!」这是妻子也从厨房出来,边在我的身边坐下,边说着。

    然后又对父亲说:「爸,你不是最喜欢吃猪蹄吗?我特意买你吃的呀!」「谢谢你,梦莹,我儿子能娶你这么漂亮又贤惠的女博士做老婆,都不知道是那辈子修来福呢!」父亲说。

    「爸,那有呢,老公,你快敬酒啊!」妻子说着就在桌下偷偷扯了扯我的衣服。

    我当然明白妻子的意思,因为岳父刚才被岳母说了,一直拉着脸不说话。

    我连忙端着酒站了起来说:「爸,今晚这顿饭也算是给你接风洗尘了,这杯酒我敬父亲和岳父两位爸爸!你们就喝一半吧……」「呵呵,老大哥,我女婿都说了是为你接风洗尘的,现在咱们都听他的,喝一半吧!」这时岳父也端起酒笑着对父亲说。

    父亲再也推拖不过去,就与岳父各喝了半杯酒,而我才喝了一小口,意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