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翁熄系列乱合集】第五章父亲的怪病第二天,我还睡在床上,小莹就起床了,因为她每天都要很早起床做好早餐,给我和宝贝女儿享用。

    小莹是喜欢每晚都躺在我怀里睡觉的,这也是习惯性了,她还经常对我说,如果不躺在我的怀里睡,她就会睡不好觉的。

    所以她起床的时候从我的怀里起来,把我给震动的醒了,我还在朦朦胧胧中就见小莹下了床就走出房间。

    只一会儿的时间,突然见小莹满脸通红的跑回了房间,然后急速的关了门,后背靠在门上,一只手不停的在轻轻拍打着急促起伏着的胸脯,她的脸很红很红,脸上还显露出惊慌,羞涩,尴尬的表情。

    「老婆,你怎么了?」我见了也吓了一大跳,急忙从床上翻身跳了下来,快步来到她的跟前问她。

    小莹没有说话,两只漂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看,眼神中满是惊慌和尴尬,脸上还带着羞涩的表情。

    「老婆,家里进贼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因为从小莹的眼神和表情中看的出来,她是被什么东西惊吓着了。

    小莹突然双手捂住脸,边低声喊叫着:「丢死人啦,丢死人啦……」「老婆,到底怎么样了?」我非常着急的问她。

    「老公,我碰上爸了,怎么办?怎么办呀……」小莹双手捂住脸,又羞又尴尬的跺着脚说,模样就像三岁的小女孩。

    平时端庄优雅的女博士,竟然会体现出这种小孩子般的模样。

    啊,我听了小莹的话后,脑袋嗡的一下,看见她身上穿的还是昨晚那件粉红色性感的吊带睡裙,雪白光滑的肩膀和两条莲藕般的手臂都裸露在外,还有超短裙下面两条修长匀称的白嫩大腿和小腿也裸露在外。

    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急忙安慰她说:「老婆,没事的,又没让爸看到重要的部位。

    」我不说还好,这一说,小莹就放下捂在脸上的双手,然后握紧拳头像擂鼓似的在我的胸膛上敲打着:「看到就完了,看到就完了,你还说风凉话!你知道人家刚才有多尴尬?多丢人?多难为情吗?」「老婆,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双手捉住小莹敲打我胸膛上的手问她。

    「人家还在睡梦中起床,忘了家里还有爸在了,就习惯性的穿着睡衣就去厨房,准备做早餐,那想到在餐厅里碰上爸了,你说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小莹说着又跺起脚来。

    「爸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呢?」我说着突然又想起来惊叫道:「啊,这下坏了!」「怎么了,老公?」小莹也被我的吓了一跳,就看着我问了一句。

    「老婆,你知道爸昨晚为什么会说要回老家或者是要租房子住在外面吗?」我对小莹说。

    「人家那知道啊,为什么呀?」小莹横了我一眼说。

    「爸不是一直说住在家里不方便吗?他昨晚对我说了,就是怕你平时在家里的穿着啊,说万一不小心碰到你穿的衣服少了点,会尴尬的,所以说住在家里不方便啊?」我把父亲为什么一直说不方便的事告诉了小莹。

    「那你还不早点说,现在好了,都尴尬死了!」小莹埋怨着说。

    「啊呀,我怎么会想到一大早的你穿这么少,爸又起的那么早,你们就在餐厅碰上了呢?」我现在都后悔莫及了,知道会这样,昨晚就应该把父亲的意思告诉小莹了,小莹听了也许会谨慎的,刚才起床没准也会想起爸的存在,也不会出这种尴尬之事了!「老公,现在怎么办啊,我看爸也尴尬的很,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快去瞧瞧爸吧!」小莹不亏是博士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时担心起父亲来了。

    我一听,也有点着急起来,爸昨晚就说过已经见过他的孙女和我们俩夫妻了,就想着回老家,现在碰上这种尴尬的事,他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我想着就开门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和餐厅都没见到父亲,看了看厨房也没有,就到他的房间,才舒了一口气,但是见父亲正拿着那个农村人惯用的土包包,把他的衣服往包里装。

    「爸,你干什么呀?」我看着父亲孤伶伶的坐在床沿上,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放进包里面,想着他又一个人回到老家的农村,过着孤独的日子,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我的眼睛一红,眼泪就流了出来。

    「阿凯,爸还是回老家去吧,你就别却爸了!」父亲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又低头边把衣服装在包包里,边对我说。

    在父亲在抬头看着我的那一瞬间,我看见父亲满脸的慈祥皱纹,我心在叫,绝对不能让父亲回到老家农村去,再过着孤苦伶仃的日子,就本能的窜到父亲的跟前,一把抢过了父亲手里的包包,然后激动的对父亲说:「爸,儿子绝对不会让你再回去的!」「阿凯,你别这样,快把包还给爸!爸真的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父亲也是很坚决的对我说,语言中还带着激动。

    本来放在他大腿上面的包包,见突然被我抢过去了,就急忙拿了一件衣服放在大腿上。

    「爸,我们都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好吗?」这时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对父亲说。

    「没有什么好谈的,爸是坚决要回老家去的!」父亲坐在床沿上说。

    「爸,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吗?你知道一个做儿子的此时心情吗?」我又开始有点激动起来。

    「阿凯,爸知道你的心情,也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爸真的想回老家了,你就不要再拦着爸了!」父亲的口气还是很坚决。

    「爸,我就是要拦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回去了,这些衣服我先帮你保管吧!」我听了顿时就冲动起来,边说边把床上的几件衣服都抢了过来,最后要抢父亲放在大腿上的那件衣服时,就见父亲双手紧紧的抓住衣不让我抢走,脸上还带着一种惊慌和尴尬的表情,我突然使劲拉了过来,衣服就被我抢在手中了。

    同时我也惊住了。

    父亲也惊住了,他的脸上更加的惊慌和尴尬!我盯着父亲的裤裆看,脸上也露出了惊讶和尴尬的表情!原来父亲的裤裆搭起一个大大的帐篷,我结婚都四五年了,而且女儿都三四岁了,当然明白父亲裤裆里搭起的大帐篷是什么了?能不叫我惊讶和尴尬吗?房间里瞬时就变的非常安静,我张口结舌的看着父亲裤裆上的帐篷。

    而父亲把脸低了下来,脸上还带着一种苦涩尴尬的表情。

    安静了一会后,父亲终于抬起头来苦笑了几下后非常尴尬的对我说:「你都看到了吧,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坚决回老家了吧!」我听到了父亲的说话声,才从惊震中清醒了过来,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愤怒,非常的愤怒,父亲居然看了小莹穿着吊带睡裙的半裸身体,会对她产生了生理上的反应,这说明父亲思想上的不健康,也是对小莹的不轨!所以心里非常的气愤,如果他不是我的父亲,我想我早已挥拳过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还是先冷静了下来,因为想到父亲如果真的对小莹不轨的话,父亲为什么从昨晚到现在都坚决的要回老家呢?而不是留下来对小莹的继续不轨呢?这其中应该有什么隐情吧,所以还是先问问清楚再说。

    「其实爸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的?阿凯,现在你都知道了,爸也不想隐瞒你了,也不怕你笑话爸,其实爸不是见到梦莹才会这样子的,就是不管见到别的那个女人,只要身上衣服穿少点的,爸就会这样子的,这事已经困扰爸好几年了,其实爸也是很痛苦的,你看爸现在这样子。

    就想连站也不敢站起来,怕丢人现眼……」父亲满脸痛苦的说着。

    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非常同情父亲的处境:「爸,怎么会这样呢?」「阿凯,其实爸为什么这几年一直不来这里看你们,也是为了这事,我怕出远门,怕看外面的女人,要是看见了女人穿着性感点的衣服,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所以只能躲在老家的屋子里不敢出来,其实我心里非常想念你们的,人一旦年龄大了,就会很想念自己的儿女,可就是为了这个怪病,才不敢来见你们啊,这种怪病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当我得知你们俩口子生了我的宝贝孙女后,爸真的很想来见见我的孙女,但你看爸的这种情况,能过来见你们和我的孙女吗?这次爸真的很是想念你们了,你又正好打电话给我苦口婆心的却说我,所以我就冒着这种丢人现眼的风险过来了,只想见到你们后就马上回老家,但是你的硬留,让我非常舍不得回老家去,其实爸很乐意和你们住在一起的,家里有儿子,儿媳,还有孙女,一家三代,是多么幸福的一个家庭啊。

    但就是爸的这个怪病,还得不离开你们回老家去,所以昨晚我就暗示过你了,一直说我住在这里不方便的,但你确实听不出来,后来我就告诉,让小莹穿衣服注意点,想不到今是会出了这么一桩事,所以爸只能回老家了!」父亲不断的在说,我一直在默默的听,眼泪也再次流了出来,等父亲说完,我已泪流满面:「爸,真是苦了你了,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呀,我好带你去大医院检查医治!」「傻儿子,爸得了这种怪病,怎么好意思对你开口说啊,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啊,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爸是个色狼呢。

    」父亲苦笑了一下说。

    「爸,现在你的事情我也已经知道了,你也别再想着回老家了,今天我就带你去医院检查,到底是什么样的病,你放心,我一定会医好你这个怪病的。

    」我很有决心的对父亲说。

    「还是算了,爸那有脸去医院呢?」父亲顾忌的说。

    「爸,你就放心吧,医院里的医生绝对不会笑话你的,再说只要把你的怪病医好,你就可以正常的和我们住在一起了,你也可以享受晚年之乐。

    」父亲听了我的话后,犹豫了好一会后就尴尬的对我说:「爸答应你留下来去医院检查医治可以,但你得给我保守住这个秘密,就是你媳妇梦莹也不能告诉她,包刮你的岳父岳母!」「爸,这个我当然会保密的,你就放心吧。

    」我当然不会对妻子一家人说的,爸得的又是这种羞于启齿的怪病。

    「那你叫梦莹以后穿着注意点……」这时父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爸,经过刚才的惊吓,小莹还用我说吗,她自己也会注意的!」我感觉和父亲说起小莹穿衣的事,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心里却有那么一点兴奋!「这就好,阿凯,爸很早就起床到外面给你们买了早餐,你快去吃吧!」父亲对我说。

    我听了很感动:「谢谢你,但是以后你就不要去外面买了,小莹不喜欢吃外面的食物,她说外面的食物不干净,所以她一直都是在家里做早点的!」「嗯,爸知道了!对了,你也对梦莹安慰一下,刚才她也吓得不轻了!」父亲嘱咐我说?「嗯。

    」我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我走出了父亲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小莹还在房间里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她见我进来了,就红着脸问我:「爸怎么样了?」「爸刚才正在收衣服,想回老家去,终于被我苦口婆心的一番却说,终于答应留下来了,老婆,你以后穿衣服要注意点,知道吗?」这还是我第一次对小莹隐瞒了实情。

    因为我和小莹平时什么话都不会隐瞒对方的。

    但是这次不得不隐瞒小莹了。

    「这还用你说吗?我以后在家里会穿保守一些的衣服。

    」小莹笑着对我说。

    「也好!」我想起父亲的怪病,小莹还是穿保守的衣服比较安全。

    「老公,刚才被这尴尬的事一闹,我都没心情做早餐了,现在时间也来不及了,咱们还是到外面随便吃点吧!」「老婆,你不是说外面的食品不卫生吗?」我笑着问她。

    「吃一两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天天吃,明天还是在家做的!」小莹横了我一眼说。

    我就知道小莹每句话说得都是有道理的,我也听习惯了,就笑着对她说:「老婆,其实爸这么早起来,就是出去买早点给我们吃,才会被你碰上的!」小莹听了秀丽漂亮的脸上一红,低声说:「难怪呢?那爸的早点买回来没有?」「买回来了,老婆,你还是快点换上衣服吧,等会没准又这样走出去了?」我见小莹身上穿的还是这件粉红色的吊带睡衣,就开玩笑的对她说。

    「你要死啦,刚才都羞死人啦,你还逗我?」小莹听了                  羞涩的脸蛋都红了,无比娇羞的对我撒娇着说。

    「那你刚才有这么的时间,干嘛不换上衣服呀?还说我逗你?嘻嘻!」见她娇羞的模样,我又开玩笑的对她说。

    「你……你再说我,我真的就这样出去了,怕你后悔都来不及?」小莹被我气的都跺着脚说话了。

    我听了心里面怎么又感了一些兴奋,我这是怎么了?但是我脸上还是露出笑容对她说:「你这样出去都不怕,我怕什么呢?呵呵?」「你……臭老公,你怎么越来越坏了?不理你了,你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了!哼!」小莹横了我一眼后,就凶巴巴的对我说。

    本来还想和她逗几句的,但是听到她后面的哼字,我刚想说出来话就硬是咽下去了,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来到餐厅,见父亲没有出来,我想他怕见到小莹尴尬吧,所以也就不去叫他了,免得翁媳两个人见到都会尴尬,还是让他们转口气再说吧。

    餐桌上放着油条和豆浆,我瞬时就感受到了什么叫父爱,心里一阵感动!这时小莹领着小甜甜来到餐桌边,看着餐桌上的油条和豆浆,边把甜甜抱起来让她坐在椅子上,边对我说:「老公,这就是爸买的呀?爸人呢?怎么不来一起吃啊?」「你们先吃吧,吃完了我先送你去上班!」我对小莹说。

    小莹应了一声后就拿着一根油条给甜甜,然后又把豆浆插入吸管,放到她的面前说:「甜甜,快吃吧,吃好了妈妈和爸爸送你去幼儿园!」「妈妈,今天幼儿园还会教甜甜画画吗?」小甜甜问。

    「会的,幼儿园不是每天都有画画的吗?」小莹对她的宝贝女儿说。

    「好啊,好啊,我要去幼儿园画画了哦……」甜甜高兴的叫了起来。

    一家三口吃了早餐,我就开车先送女儿去幼儿园,再把小莹送到她的单位市设计院,然后就开车又回到了家,把父亲送到市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