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第六章]我在车上给公司打电话请了假后,就开车带着父亲来到市人民医院,先排队挂了号,再来到男科门诊,人很多,都得等候叫号,就和父亲坐在候诊室等候叫到号码。

    我见父亲有些紧张,就和他聊着天,想消除他的紧张,聊天中我问父亲这个怪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父亲告诉我说是五年前,也就是我和小莹结婚的那年,他从老家过来参加完我和小莹的婚礼回到老家后就发现自己有这个怪病。

    我问父亲是不是吃什么特别的东西了,父亲说没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有些郁闷,这么奇怪的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父亲的身上呢?真是邪门了,心里急着早点轮到广播里叫到我们的号,好好问问医生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收到了妻子小莹的一条微信,她在微信里问我父亲抽烟的事怎么解决?我现在已经知道了父亲是为了这个怪病才想要回家的,想着抽烟的事就好解决了,所以就回微信告诉小莹,父亲抽烟的事自己会解决好的,叫她不要担心。

    小莹还问我现在干嘛,是不是在公司的办公室里,我本来想告诉她正在办公室的,但是又她撒不出谎,就实话告诉她自己带父亲来医院了。

    小莹知道了我带父亲在医院看病,好像非常惊讶,问我父亲早上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会去医院了?我告诉她父亲可能这两从车吃坏肚子了,所以就带父亲来医院看看的。

    小莹这才放心了,还嘱咐我一定要让医生好好给父亲做个全身检查,毕竟父亲长期在老家农村,也没个体检什么的,像父亲这样年纪的人,体检是很重要的。

    我见小莹这么关心父亲,心里也很感动,她这么信任我,这么关心父亲,我还对她隐瞒了事实,想着晚上是不是要把父亲的怪病真像告诉小莹?正在这时,广播里就叫到父亲的号码和王伟忠的姓名了,我急忙在微信里告诉小莹先不聊了,叫到号了,马上要带父亲进诊室了。

    我和父亲进入到7号男科诊室,坐诊的是一个中年医生。

    我让父亲坐在中年医生的身边,很明显,父亲显得非常紧张,满是皱纹的黝黑脸上也显露出尴尬和难为情的表情。

    这时中年医生问我父亲那里不舒服,我怕父亲尴尬,就抢先把父亲的怪病告诉了中年医生。

    中年医生听了也没有显得很惊讶的样子,翻开父亲的眼睛看了看后,就问父亲:「你的阴茎硬起来后,多长时间才会软下来?」父亲老脸通红,非常尴尬的告诉医生:「不一定的,有时一个小时,有时几个小时!」「后来都是自动软下来的,或者说是你手淫后满足射精后才软下来的!」医生又问父亲。

    「医生,什么是手淫啊?」父亲居然不知道什么做手淫?我知道父亲是个厚实的庄稼人,应该不懂手淫的意思,正不知道该怎么对父亲解释怎么叫手淫,就见医生对他说:「手淫就是你的阴茎硬起来难受的时候,你有没有用手握住阴茎套动着,然后直到射出精液。

    」医生就是医生,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会说不出口的。

    但是医生很轻松的就说了出来,而且说的还很清楚,父亲也听懂了。

    「没有,我从来不会这样做的!」父亲红着脸,表情尴尬的告诉医生。

    「你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吗?」医生又问父亲。

    父亲很肯定的对医生摇了摇头说:「从来没有?」「那你和你的老婆都隔多长时间做爱一次?」医生脸不红心不跳,表情很正常的问父亲。

    我站在父亲身边都听不下去了,我发现我的脸都很热了。

    「没有啊,一直没有!」父亲也非常尴尬的对医生说。

    「多久了?」医生又问。

    「孩子的妈走了后就没有了?」父亲对医生说。

    医生的态度很好,听了父亲的话后就笑了笑又问父亲:「那你的老伴走了多长时间了?」「二十多年了?」父亲告诉医生说。

    「那就是说,你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让阴茎射出精液?」医生这时脸上显露出惊讶的表情又问他。

    「是的,从来没有过的!」父亲对医生说。

    医生听了点了点头,好像已经大概明白父亲的这种情况了。

    我紧张的看着医生。

    这时医生看了看我后,就问我:「你是病人的家属吗?」「是的!」我急忙应道。

    「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医生又问我。

    「我们是父子关系!」我就像被警察审问他罪犯一样,问什么答什么?「哦,你让你的父亲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单独和你谈!」医生对我说。

    我听了非常的紧张,心都快要提到嗓子口了,难道父亲得了什么绝症了,要不医生不会要和单独谈的?父亲好像很平静,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得什么绝症,因为自己的身体还这么结实,身上不可能生什么病的,医生要找自己的儿子单独谈谈,除非就是为了那丢人现眼的怪病。

    所以父亲还没有等我开口,就主动的站了起来对我和医生说:「你们谈吧,我先出去!」父亲说着就走出了门诊室。

    我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一种不祥之兆不由而生,难怪昨天自己的右眼皮跳的那么厉害,原来是……我不敢想象下去,就非常紧张的问医生:「医生,我爸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问完我紧张的盯着医生看,心脏也在加速的跳动着。

    医生见我的紧张模样,就笑着对我说:「你别紧张,你爸什么病也没有?呵呵!」我听了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刚才被吓得还真不轻,又急忙问医生:「那我爸怎么会这样子的呢?」「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你是怎么做儿子的?」医生用埋怨的口气对我说。

    我真的听不明白医生的话了:「医生,你能说清楚一点吗?」「小伙子,你要考虑一下为你的父亲找个老伴的问题了!」医生笑着对我说。

    「为什么?」我听了又问医生,脑子里都是问号。

    医生这时对我说:「小伙子,这样对你说吧,你爸的病情是长期没有把他的精液排泄出来,才会引发现在的这种情况,人身上的精液也是要安期排泄出来的,如果长久没有排泄出来,就会积压在身体里面,对身体也是有害处的,所以就会显得特别的容易兴奋和冲动,看到有些不敢看的东西,就会控制不住的硬起来,但是你放心,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让你爸经常发泄出来,慢慢的就会变得正常了!所以说你要为你爸找个老伴了!」我听了才恍然大悟:「医生,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啊?那就是说只要让我爸排泄出来就可以了?」「是啊,因为你爸都二十几年都没把他体内的精液排出来,体内积压的精液很是旺盛,所以还要经常的把体内的精液排泄出来,可不是一两次的事,所以我还是给你提议,还给你爸找个老伴吧,这样你爸就会慢慢的变成正常了!」医生又对我解释着说。

    「谢谢你了,医生!那我可以走了吗?」我听了非常感谢医生。

    我还以为父亲得什么绝症了呢。

    「嗯!」医生应了一声。

    我走出了门诊,见父亲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就轻轻的对他:「爸,咱们回家吧!」「阿凯,爸的病……」我急忙抢着说:「爸,你的病没有问题的,咱们回家再说吧!」父亲听了也不再吱声了,默默无语的和我出了医院,我开车把父亲带回了家。

    从医院出来和在开车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一直在考虑父亲的问题。

    父亲都六十岁来岁的人了,要他找个老伴,他会同意吗?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同意怎么办?手淫?叫老爸用手试试能不能管用?这到是一个好办法。

    回到家里,我和父亲坐在沙发上,我们父子俩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我是想开口,但是开不了这个口,怎么开口,怎么对父亲说?我甚至还有些后悔,如果叫医生对父亲说,那肯定比我对父亲说的要方便的多。

    我一个做儿子的,叫父亲手淫?这怎么能说得出口?父亲也是在等我开口,他知道我和医生单独谈了话,肯定有话要对他说的,所以坐在沙发上一直默默无语,等着我开口告诉他的病情。

    我们父子俩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四五种后,我想着还是试试给父亲找个老伴吧,没准父亲能答应,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所以我就先开口说话了:「爸,我妈走的早,你有没有想过要再找个老伴的事呢?」父亲听了头摇的像波浪鼓似的:「爸从来没有动过这种念想!」我听了心里就揪了起来,听爸的话,这事好像很难成功,但是我还是说了出来:「爸,你都六十来岁了,我想给你再找个老伴,你们也有个依靠,你看……」「阿凯,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是不会同意的!」未等我说好,父亲就打住了我的话。

    我眉头一皱,知道这事难办,但还是不死心的对父亲说:「爸,你要是找了老伴,我和小莹都会像亲妈一样看代她的,所以你不要有什么顾忌!」「阿凯啊,爸不是这么个意思,是爸不想找老伴,爸要是想找个老伴,怎么会等到今天呢?就会趁年轻的时候就找了,现在爸都六十岁的人了,一条腿都是迈进棺材的人了,要是再找个老伴,你们做儿女的不要脸,爸还是要脸的!你要是再提这事,爸立马就回老家去!」很显然,父亲已经有很生气了。

    「爸,其实……其实要你找个老伴,也是对你怪病有好处的!」我见父亲动了肝火,就小心翼翼的对父亲说。

    「这对我的怪病有什么关系?」父亲听了惊了一下,就问我。

    「爸,其实你的怪病就是长期没有女人的原因引起的!」我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了出来,但心里却感到怪怪的,要是有其它的一点点办法,打死我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怎么说?」父亲好像对这事有点感兴趣了。

    我心里一喜,也不管那么多了,就直言对父亲说:「爸,这样对你说吧,就是因为你长期没有女人的原因,你身体内累积了一股很旺的欲火,要是不把你体内的这股欲火释放出来的话,随时就会令你很兴奋很冲动,所以你每看到穿着性感衣服的女人,就会兴奋冲动起来,那……那东西就会硬起来了!」父亲听了又是惊了一下后问我:「阿凯,真的是这么回事吗?」「真的呀,这就是医生单独找我谈话说的呀,医生的话能有假的吗?」我见父亲的神色,心里越来越欣喜起来。

    「怎么会是这样呢?」父亲说了一句后,冲开始思考了起来。

    我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注视着父亲,见他眉头紧锁,表情怪异,满是皱纹的脸上还时不时的显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都不知道父亲到底在想些什么?心里想着趁着父亲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给他添油加醋:「爸,你如果不找个老伴,你的怪病也是没办法治好的,这样你就不会感到痛苦和尴尬吗?医生也说了,要是不把你体内那旺盛的欲火释放出来,对你身体也会有害处的!所以你必须要找个老伴的!」「阿凯,爸刚才也考虑过了,找个老伴的事就算了,都六十岁的人了,再找个老伴也不怕让别人笑掉大牙啊。

    要是不行的话,爸还是回家去吧,一个人呆在农村的老房子里就好了!」父亲考虑好了就对我说。

    我听了父亲的话,就一下子像掉进了冰洞里一样,整颗心冰凉冰凉的,想不到父亲考虑了这么久,给出的结果会是这样的!所以我就忍不住有些冲动的对父亲说:「爸,现在这社会,七八十岁的老人再娶老伴也多的是,你才六十岁,你怎么能这样犟呢?你难道不知道你儿子有多担心你吗?」父亲见我冲动了起来,先是愣了愣,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阿凯,那你是想给我找一个什么样的老伴?」「爸,你自己说说看,你想找什么样的,我都会按照你的条件给你找的!」见父亲被我冲动的说话给震住了,口气也变得软了下来,我就又高兴的对他说。

    「爸都六十岁了,找老伴还能讲什么条件,如果要找个六十岁的,阿凯,你想想,对我                  还能有用吗?女人六十岁对那方面也没有兴趣了,爸找老伴主要还不是想把体内的那股旺盛的欲火给释放出来吗?你说,找个六十岁的有用吗?要是找个年轻的,爸又不是当大官的,也不是什么富豪和那些名人,爸爸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年轻的女人会嫁给一个这样的糟老头子吗?阿凯,你还是好好想想吧,爸说得话有没有道理?」父亲终于对我说出了他心中的顾忌。

    听了父亲的一番话后,我顿时就愣住了,父亲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很有道理的,自己刚才真的欠考虑了,一直逼着父亲找个老伴,也没有考虑到父亲刚才说的那些问题。

    我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觉得父亲的话越来越有道理,要父亲找个老伴不就是想让父亲体内的那股旺盛的欲火给释放出来吗?要是找了个六十来岁的老伴,那地方都枯燥了,还能有什么用呢?像父亲说的那样,年轻点的根本也不会同意嫁给父亲的!但是五十来岁的不是不可能的,想到这里,我立马就对父亲说:「爸,六十岁的不行。

    年轻点的也看不上你,那我就给你找个五十来岁的吧!」父亲听了苦笑了一下说:「阿凯,实话对你讲吧,爸的那东西特别的大,五十来岁的女人也是会受不了的!爸又不是没有考虑过的!」我一听,顿时又愣了愣,早晨在父亲的房间里面,也是目睹过父亲裤裆里面的大帐篷,确实觉得很雄伟,突然我的心里面莫名的想到,不都说是有遗传的吗?我的就怎么没有像父亲的那么雄伟呢?什么遗传?简直都是胡说八道。

    但是我又不知道五十岁女人的那方面到底行不行,看父亲裤裆里的规模,应该不行吧?这事要不要和小莹商量商量,她毕竟是个女博士,知识深渊。

    现在还是先把这事放一放再说。

    「爸,这事咱们先放一放,以后再慢慢讨论,现在都快中午了,咱们还是到外面吃饭吧,下午我还要去公司上班的!」我对父亲说。

    「干嘛要到外面去吃啊?就在家里吃吧!」父亲可能是怕浪费钱吧,毕竟在外面吃比家里要贵很多的,所以才这样对我说,。

    我听了苦笑了一下,告诉父亲我不会做饭的。

    父亲就亲自来到厨房,要做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