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翁熄系列乱合集】第十三章误食淫羊藿我走出了房间,来到父亲的房间门,伸手敲了敲门。

    「门没锁,你进来吧!」父亲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传。

    今晚是第三次敲父亲的门了,父亲总是这一句话,我想着就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父亲床头柜上的灯还亮着,但是比较暗,这样也好,和父亲谈这种丢人的话题,灯光还是暗一点的好,免得看着对方的脸尴尬。

    「阿凯,找爸有事吗?」这次我没开口,父亲就开口了问我了。

    「爸,咱们还是再谈谈吧!」我又来到床边的那条圆凳上坐了下来。

    「嗯,爸知道你晚上会来找爸谈的!」父亲居然知道了。

    我听了很惊讶:「爸,你怎么知道我会找你谈的?」「阿凯,爸虽然六十岁了,但是身体还壮着呢,眼不花,耳不聋,听得见,看得清呢?」父亲说道。

    「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有听明白呢?」父亲说的话,我真的听的没有听明白。

    「唉……你们不是想我硬起来用手试一试吗?所以早点梦莹才穿那么性感的衣服故意让爸看的对不对?」父亲说着就问我。

    我很惊讶,父亲真的太聪明了,这也猜得出来?所以就有些尴尬的低声对父亲说:「爸,既然你都猜出来了,那你用手试了没有呢?」「试了!」父亲随口说了出来。

    「弄出来了吗?」这是最关键时刻,我的心情也紧张起来,全身的神秘也紧绷着。

    「没有?」父亲苦笑的说。

    「怎么会这样呢?」我听了整颗心都凉了。

    「爸都弄了一个小时了,也弄不出来,阿凯,爸知道你们为了爸这个丢人的事情绞尽脑汁,爸真的很感谢你,但是你们还是算了吧,这事就这样吧,以后你也不用再叫梦莹穿那种衣服故意给爸看了,免得爸难受!但是也真是难为梦莹了,阿凯,梦莹是个女人,你一定再对她好,好好的待她,知道吗?」「爸,我知道的,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体内的那股欲火给弄出来的!」我还是不放弃的对父亲说。

    「阿凯,还是算了,你就好好上班,不再把精力放在爸爸的身上了!唉……」父亲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爸,以后你就别洗小莹的衣服了,做公公的给儿媳妇洗衣服,也不合适的,你要是闲着没事,就把我的衣服洗了吧!」我用商量的语气对父亲说。

    「嗯,我知道了!」父亲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

    「好了,爸,咱们不说这事了,我今天和小莹一起去给你买了部手机,你看看,不懂的问我。

    」我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今天和小莹一起买的这个手机递给父亲。

    父亲见了也显得很高兴,接过手机就翻看了起来,我就把最简单的几个常用的功能告诉了父亲。

    父亲很聪明,我简单的说一下功能,他就马上能记住。

    而且也会用了。

    最后我突然有种想法,如果父亲会用微信就好了,以后我和父亲谈这些私密的话题,都可以在微信上谈了,免得面对面谈这么的尴尬,毕竟在微信上谈见不到对方,打字就好了,所以就问父亲在手机上会打字吗?父亲听了摇了摇头说不会,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父亲才读过小学。

    我就问父亲那会写字吗?父亲点了点头说会,我听了就感到高兴,会写就可以了。

    父亲手机上本来就有微信软件了,我就给父亲申请了一个微信号,然后把我和小莹的微信添加到,父亲的微信号里面,我的已经添加完成,但是小莹的还需她在手机上点一下同过验证就可以。

    然后我就教父亲怎么用微信,而且还告诉他如果有些不会写,还可以语音说话的。

    父亲听了感到很好奇,学的也很认真,我教他的都学会了!而且还和我在微信上试发了几次。

    我觉得父亲都学会了,就走出了父亲的房间,脸上瞬时就显露出疑重的表情,父亲怎么用手弄不出来呢?这可怎么办?难道还要再刺激父亲,让他感到兴奋,就会弄出来了?我从父亲房间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小莹见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横样,心里就有数了,可能事情谈的不是我顺利,就柔声的问我:「老公,和爸谈的怎么样了?」我站在门口就说了一句:「我先洗了澡再说!」我说着就进入卫生间洗了澡回到床上,躺在了小莹的身边。

    可能是心事重重的原因,没有把小莹搂在怀里,就昂躺在床上把一双手掌托在后脑上。

    「老公……」小莹毕竟是个善解人意的温柔女人,这时见我不开心样子就把她那曼妙高挑的身体依偎在我的身上。

    我习惯性的把托在后脑上的一条手臂放下把小莹搂抱在怀里。

    「老公,是不是和爸谈的不顺利?」小莹边柔声的问我,边把一条白白嫩嫩的手臂搭在了我的胸脯上,再把一条修长匀称的雪白玉腿也弯曲着搭在了我的双腿上。

    胸部高耸的丰挻乳房也挤压在我胸侧。

    「嗯。

    」我应了一声。

    「是……是弄不出来吗?」小莹有点羞涩的问。

    因为她早上已经明明看见父亲裤裆里搭起了大帐篷的。

    「爸说弄了一个小时也弄不出来。

    」我照实对小莹说。

    「怎么会这样呢?」小莹听了有些脸红,也感到惊讶,男人的那东西怎么会一个小时也弄不出呢?「我也不知道,可能还需给父亲加点刺激吧,没准会兴奋的就出来了!」我也随口说出来的。

    因为我知道,有很多男人自己五打一打不出来,要是有女人帮五打一就会射出来的。

    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小莹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又是博士生,当然听懂我说的话了,只见她精致优雅的脸上一红,娇嗔道:「老公,你可别打人家的主意!」我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再打小莹的主意,也是随口说出来的。

    但是一听小莹这么说,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就连忙对小莹说:「对了,老婆,你有办法吗?」「没有!」小莹干脆利落的说。

    「那刚才说叫我别打你的主意?你应该有办法的哦,再不怎么会这么说呢?」我急忙追究下去。

    「人家也是随便说说的嘛!」小莹的脸色越来越红。

    「不是,老婆,你一定有办法的!」我很肯定的对小莹说。

    「没有!」小莹又干脆利落的说了一句。

    「老婆……」我边柔声的喊了一声,边用两只带着哀求的目光看着小莹。

    「就是……就是用女人的手帮爸手淫,让爸感到刺激,爸一兴奋,没准就能射出来了……」小莹看到我哀求的目光,心地善良的她就就红着脸,异常羞涩的说了出来。

    这事我从父亲房间出来的时候就想过了,同时也想到了能不能让小莹试一试,但是这种念头在脑子里一瞬而过,心里想着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时见小莹说出来,我的脑子里莫名的又闪出这个念头,顿时心花怒放,同时兴奋的感觉自己裤裆里面的玩意儿也有动静了,就兴奋对小莹说:「老婆,你说得是,这真的是个好办法啊?」「什么好办法?就是个骚主意,咯咯……」小莹听了格格娇笑着说。

    「老婆,这事也只有你能帮忙了……」我异常兴奋的对小莹说。

    「老公,你没发烧吧?」小莹听了用她那白玉似的手掌搭在我额头上摸了摸后,然后就问我。

    「没有啊。

    」我随口说了出来。

    「没有发烧怎么会说煳话呢?」小莹白了我一眼说。

    「老婆,我没有说煳话,我是认真的,要是你这次帮了我的忙,我下辈子做牛做马都听你使唤!」我这时非常认真的对小莹说,脸上全是哀求的表情。

    「我才不要你下辈子做牛做马听我使唤呢,我就要你这辈子,咯咯……」小莹娇笑着对我说。

    「老婆,你同意了?」我了忍不住的狂喜起来,连忙兴奋的问她。

    「啊呀,老公,你好坏,怎么又……」小莹没有理我说的话,而且边说边用膝盖摩擦了几下我裤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翘起来的坚硬肉棒。

    我感到了脸红,怎么每次和小莹说到父亲的事,我就会特别的兴奋,鸡巴也会莫名其妙的翘了起来。

    就脸露尴尬的对小莹:「老婆,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就……就翘起来了呢?」「唉……」小莹听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心里非常明白自己的老公有绿妻情结的心理,但也没有说出来,大概怕尴尬吧,所以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老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知道自己有那种淫妻心理,还知道小莹也知道我的这种心理,所以见小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以为她嫌弃我呢。

    「老公,怎么会呢,我很爱你,怎么会嫌弃你呢?你不要瞎想啊!」小莹反倒是安慰起我来。

    「可是我……我怎么会……会控制不住自己呢?老婆,其实我真的是不想这样的啊,你会怪我吗?会瞧不起我吗?」我表情复杂的给小莹解释着。

    「老公,我没有怪你,也不会瞧不起你,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有很多男人都有你这种心理的,又不是就只有你一个人,很正常的!」小莹心里明明知道有这种心理的男人是有点不正常的,但她却说对我说是正常,也不知道是她看了情色小说后还是在安慰我,才会这么说。

    「老婆,你真的不怪我,不会瞧不起我吗?」我很激动的问她。

    「嗯,真的!」小莹点了点头说。

    「老婆,你放心,我越有那种心理,我就越爱你!」这也是我真心话!「老公,我知道的!」小莹何尝不知道呢,越有那种心理的男人,都会特别的爱自己的老婆,因为在小说里也看过这种男人都会特别爱自己的老婆,而且在网上也查询过,也是这么说的。

    其实小莹心里也是有些喜欢老公有这种心理的,总觉得特别的刺激,而且老公还会特别爱自己,再说此时老公裤裆里的东西都这么硬了,这不是自己正想要的吗?「老婆,那你能不能答应我帮忙……」我还没说完,小莹就抢过来说:「让我考虑一下吧,现在你让我舒服一下吧!」小莹说完,脸已经很红了!我当然明白小莹的意思,顿时就更加的兴奋起来:「老婆,只要你答应了,我现在就为你做牛做马!」说完我就紧紧的搂抱住小莹曼妙高挑的身体,嘴巴就凑在了小莹的嘴巴上。

    小莹也热情似火你抱住我,主动的配合我。

    一番疯狂的欢爱之后,小莹达到了高潮,看也得到了满足,然后就互相搂抱着睡着了……时间已经过了好几天,我和小莹白天上班,晚上下班,父亲也是承担起家里的一切家务事,买菜,收拾房间,擦地,烧菜做饭,洗衣服,当然除了小莹的衣服外,有时我在上班时也会和父亲在微信上聊几句。

    这种生活使小莹有种养尊处优的感觉,逐渐也习惯于这种生活了,就好比家里顾了个佣人似的,对父亲说的话也逐渐多了起来,有时也会和父亲开几句玩笑。

    当然,这几天小莹在家里都一直穿着保守的衣服,父亲也没有冲动过,一直都                  很稳定。

    直到有一天,我正在上班,就收到了父亲的一条微信,使我这几天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开始不平静了,父亲在微信告诉我,说今天在市场买菜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非常性感的女人,下面就翘起来了,捂住裤裆不知所措,尴尬的要死,后来就叫了一辆三轮车坐回到了小区门口,又捂着裤裆回到家里,但是这次和以前的不一样,居然三四个小时也软不下来,也用手弄了很久,就是弄不出来,而且还胀痛的非常难受,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知道以后,非常的紧张,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要不要把父亲送医院去,而且也有种让小莹帮父亲手淫的念头,但是这种念头又一闪而过,父亲这次这么厉害,小莹如果同意也可能会弄不出来的,而还不知道她同不同意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父亲送医院去。

    我立马给小莹打了电话,告诉她父亲的这种情况,小莹也吓坏了,但是急中生智的她突然想起她读博士期间认识的一位中医老教授,而且还是个专家,还留有他的联系号码,说先给他打电话咨询一下。

    我听了也感到有道理,现在都怀疑人民医院那个医生都胡说八道了,还是咨询一下那个老教授,毕竟他还是个专家。

    就同意小莹打电话咨询一下老教授。

    小莹叫我等她的消息,先不用着急。

    我挂了电话后,在办公室里那能不急,想起父亲要是不特别难受,是不会告诉我的,所以想着现在父亲在家里不知道怎么样了?此时的我真的是心急如焚,不时的拿着手机看,现在的希望也是全靠小莹的消息了。

    我在办公室紧张的苦等了半个多小时,小莹才打电话来,我急忙接了起来,着急的问她老教授怎么说?小莹告诉我先别急,父亲目前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小莹就开始对我说了打电话咨询老教授的事。

    小莹打通了老教授的电话,把父亲的整个情况告诉了老教授,他听了小莹说的父亲这个情况,立马就诉训了人民医院的那个医生是误诊,完全是个不负责任的医生,怎么可能会长久没有欢爱的原因,会使父亲见了性感的女性就会冲动起来呢?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他说父亲这个情况,百分百是误吃了一种叫淫羊藿的植物,这种植物偶尔吃吃对状阳很有郊果的,如果是长期吃这种植物,就像小莹说的父亲现在的这个情况了,见到性感的异性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但是那个误诊医生说的有一条还是对的,要发泄出来就没事了,因为淫羊藿这种植物淫性非常的烈,长期吃它对人身也会有危险的,每次发作起来必须要发泄出来,还说父亲能忍住四五年没有发泄出来,是因为父亲的身体很强壮,毅力也坚定,现在要尽快让父亲发泄出来。

    最后他还问小莹父亲的老家在什么地方,小莹告诉他在山西。

    老教授就更加百分百肯定了他的分析,因为这种淫羊藿就出自山西。

    我在电话里听了小莹的话后,才恍然大悟,恨死那个误诊医生了。

    我也是的,怎么会相信那个医生的话,就连小莹是个博士生,也会跟我一起相信那个医生,但是我想想也是,我和小莹毕竟对这种事了解不多,我们平时又很相信那些医生的话,所以我和小莹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就顺了医生的话了,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