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第十五章老三样欢爱】其实我此时心中有很多事情想问小莹的,比如小莹进入父亲房间里,是怎么开始对父亲说的,又怎么对父亲手淫的,他们在手淫中都说了些什么话?父亲是不是就老老实实躺在床上,没有对小莹动手动脚?或者是提出要求叫小莹让他摸一下会更加兴奋射出来的?这些我都是很渴望想知道。

    还有父亲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射出了没有?我心中虽然很渴望想知道小莹进入父亲房间的整个全过程,但是现在怎么能开口问小莹呢?此时的小莹心灵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我只能紧紧的抱住小莹的身体,不停的安慰着她。

    「老公,你还没去爸的房间吧?」小莹突然问我。

    「没有呢,你从父亲房间出来,我就跟你来到这里了。

    」我对她说。

    「老公,你放开我,我没事了,你去看看爸吧!」小莹边说边把两条缠绕在我脖子上的手臂放了下来。

    我就放开她的身体,然后温柔的对她说:「老婆,那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看一下爸。

    」「嗯,去吧!」小莹说着就躺在了床上。

    小莹可能也是累了,都帮父亲手淫了那么长得时间,怎么能不累呢?我边想边走出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小莹见我走出了房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来,就从床上起来,满脸通红的进入了卫生间,关了门,然后把至膝盖的裙子掀了起来,再把内裤脱到两条白嫩光滑的大腿上,把内裤底裆翻过来一看,顿时就羞涩的满脸通红,只见内裤的底裆上已湿漉漉的一大片……我来到父亲的房间,蛮以后父亲会躺在床上的,但是父亲却不躺在床上,我先是愣了一愣,再看父亲床上的床单不见了,就本能的走近床边,突然看见放在床边的垃圾桶里有一些胡乱用手卷着一团一团扔在里面的纸巾,我的心里就莫名的兴奋的起来,对这些纸巾我是最熟悉不过了,我和小莹每次欢爱后床边的垃圾桶里都会有这些纸巾的。

    我就弯下身体,伸手拿起一团纸巾,小心翼翼的打开,顿时一股腥味扑鼻而来,只纸巾上都是一些黏黏煳煳的东西,还夹着几根乌黑的阴毛在里面。

    我知道这些都是父亲射出来的精液,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欣喜,父亲终于发泄出来了,我此时高兴的心情别人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为了父亲能发泄出来,我绞尽脑汁,有时上班都没心情,每晚还与小莹讨论此事。

    现在看着垃圾桶里面的这一团一团粘满了父亲精液的脏纸巾,怎么能不高兴呢?但是高兴过后,我又突然想起来这一团团的纸巾是父亲自己擦着喷出来的精液扔在垃圾桶里的,还是小莹帮着父亲把射出来的精液擦了扔在垃圾桶的,这一切都要我慢慢探究。

    床单又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没了呢?是不是父亲喷出来的精液把被单也给弄脏了,父亲才会把被单拿走了?唉……我现在还想那么多干嘛?已经把小莹安慰好了,得赶快见到父亲,问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父亲一定拿着被单去阳台上洗了。

    我边想着,边走出了父亲的房间,经过客厅的时候,本能的看向阳台,见父亲床上的那条床单已经凉在阳台上了,床单下面边缘还不断的有水痕滴下来,知道父亲一定是刚刚洗好的。

    再看向餐厅,就看见父亲正在餐厅里面的厨房烧菜呢,我心里不由得责怪起父亲,今天难受痛苦的差不多一天了,刚刚发泄出来也不知道好好休息一下,也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我急忙快步来到厨房里面,对着父亲埋怨的说:「爸,你不去休息一下,还在这里烧什么菜啊?快别烧了,回房间休息去!」「阿凯?」父亲被我突然的说话声给吓了一跳:「你怎么进来了?」我见父亲看到我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有红,就对他说:「爸,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吧!」「你和梦莹都没吃饭呢,爸很快就做好的!」父亲说话有点不自然。

    「爸,我可以叫小莹过来做,你去休息吧!」我脱口而出的对父亲说。

    「别……别叫梦莹做,她也很累了!」父亲说着就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

    我听到父亲说她也很累了,我的心就莫名的颤抖了一下,随着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阿凯,你还是让爸先烧好菜吧,好吗?你看,爸爸觉得现在的身体比以前还棒,精神也比以前好。

    」父亲说着就拍了拍他那结实的胸脯。

    我相信父亲的身体比的还结实,因为父亲是个庄稼人,每天要下地种田。

    而且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身上的肌肉当然没有父亲的结实了。

    看着父亲没有一点点疲倦的样子,我也就随着他了,要叫小莹出来做来烧菜,我也是和父亲随便说说的。

    「爸,那你慢慢烧菜吧,一定注意身体哦。

    」我说着就走出了厨房间。

    回到主卧室的时候见小莹已经换上一套澹蓝色的高袖睡衣和至膝盖外的睡裤。

    裸露出两条白嫩圆滑的手臂和两载雪白笔直的光滑小腿,乌黑的长发任意的披散在枕头上。

    我知道小莹刚刚已经洗澡了,就来到床边坐在床沿上,看着她那张略带娴熟漂亮的精致脸庞。

    白皙的肤色,高挻笔直的鼻子,性感的薄薄红唇,两只漂亮的双眼皮大眼睛,长长的睫毛。

    小莹的脸型是属于那种很耐看的脸型,在我的眼里,她比电视上那些名星都好看,我知道那些名星都是靠化妆的,有些女名星卸了妆都能吓死人的!而小莹从来都没有化妆的,有时只在脸上澹澹涂一些防晒的化妆品而已,因为小莹的脸上皮肤很好,白皙而细腻,她的脸上绝对没有一点点的瑕疵。

    再配上小莹那难得的168的高桃身材。

    简直就是人间优物。

    我不觉得看痴呆了,嘴里不知不觉的吐出几个字来:「老婆,你好美!」「你发神经呀?莫名奇妙的冒出一句话来,吓死我了!」小莹正拿着手机在看,可能是太投入了的原因,刚才我轻轻的坐在床沿上她都不知道,再说她又稍稍侧着身体,所以我刚才一在看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发觉。

    所以才被我突然说话声给吓了一跳。

    我对她温柔的一笑,然后对她说:「老婆,你在手机上看什么呢?都看的这么的投入?」「没看什么呢,你咋回来了?不去陪你爸聊聊天什么的?」小莹的脸有些红,白了我一眼说。

    「和爸有什么好聊的,两个老爷们的,还是回来看老婆好,呵呵!」我开玩笑的对她说。

    「哦,对了,爸现在怎么样了?」小莹突然想起来问我,看来她还是很关心父亲的。

    「爸现在很好,身体比我都结实呢,而且精神也很好,正在厨房烧菜给我们吃呢!」我满脸喜色的对她说。

    「哦!」小莹听了只哦了一声。

    「老婆,真的谢谢你!」我又开始激动的对小莹说。

    「老公,咱们都是夫妻啊,你这样客气,不就见外了吗?以后不许你就这样的话了,知道了吗?」小莹白了我一眼说。

    「知道了,老婆,我以后保证不说了,呵呵!」我连忙陪笑着说。

    「这才差不多。

    」小莹听了才笑起来说。

    「对了,老婆,我刚才还看见爸把床单洗了,怎么样回事呀?」我突然想探探小莹的口风。

    小莹听了顿时就羞赧的白了我一眼说:「你问这个干嘛?」「老婆,我就是觉得奇怪嘛?就问一下而且呀!你不说也就算了哦!」我装着不以为然的说。

    「老公,你也是有老婆的人,爸的床单拿去洗了,你不是心知肚明吗?还用的着问我吗?」小莹红着脸,带着羞赧的表情对我说。

    我听了感到特别的惊讶,瞪着眼睛看着小莹:「老婆,你们……」「啊呀,老公,你坏死了,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小莹听了瞬时就羞赧的要死,边拍打了一下我的身体,边娇嗔的对我说。

    「老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我知道小莹根本不会和父亲有什么的,但是很想逗一逗小莹。

    「人家说什么啦?你可别冤枉人哦?」小莹娇声道。

    「老婆,你刚才说我也是有老婆的人,干嘛洗床单,还说我心知肚明,所以就会想到这是夫妻欢爱后弄脏床单了,才会拿去洗的,而且据我所知,夫妻欢后,一般床单都是女方给弄脏的,也没男方的什么事啊?呵呵……」我解释着给小莹听。

    小莹听了又羞又恼,狠狠的横了我一眼说:「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啊,把自己男方的责任推的干干净净?你说,你们男的最后射入女的那里面,还不是有很多都从女的那里面倒流出来的吗?是不是也会流到床单上去?」「啊!你的意思?你们……你们……老婆,我没听错吧?」我听了都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小莹,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小莹才知道自己说得话让我误会了,当下羞赧的满脸通红起来,急忙解释着:「老公,你瞎想些什么呢?我刚才是打个比喻说的,你说把床单弄脏了都是女方的事,没男方的事,所以我就这么说嘛!」「那爸的床单是怎么回事啊?女方弄脏的还是男方弄脏的呢?」我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追究着问小莹。

    「当然是男的啦!」小莹脱口而出的说。

    「老婆,这可是你刚才亲口对我说的,如果是男的弄脏,那就是最后男的射进女的那里面,才会从女的那里面倒流出来的,才会把床单给弄脏的是不是?要不男的怎么可能会把床单弄脏呢?还不是在欢爱时,女的流出来的水才会弄脏床单的!我刚才问你,爸的床单是男的弄脏还是女的弄脏,你谁是男的,那只有一个解释了!就是男的射入女的里面,再从女的里面倒流出来的!」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就是怕小莹听不懂。

    小莹听了傻眼了,老公说了一大堆的话,不就是说自己和公公欢爱了,最后公公射入自己的身体里面,再从自己身体里面倒流出来,才会把床单弄脏了,天哪,这个坏老公,臭老公,死老公,居然怀疑我和公公欢爱了!气死我人了!小莹越想越气,突然一把掐住我的腰间咬牙切齿的说:「好啊,你敢怀疑我,看我不掐死你!让你再怀疑,让你再怀疑!」「啊!疼死我了!老婆,你快放手啊?」我的腰间被小莹的手指给掐得都感到钻心的痛,所以就痛苦的喊叫了出来。

    「那你还敢怀疑我吗?」小莹边狠狠的掐住我的腰间不放,边气呼呼的对我说。

    「啊呀,痛,痛呢,老婆,我不敢了嘛,我刚才是和开玩笑的嘛,老婆,你快放手吧!」我真心的感到了钻心的痛,拼命话错求饶着。

    小莹听了才放开了掐住我腰间的手,因为她也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就白了我不眼说:「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知道了吗?」「知道,知道了,老婆!」我边揉着被她掐得还很疼痛的腰间肌肉,边老实的答应着,满脸的委屈表情,嘴巴里还唠叨着:「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嘛……」「哧哧」小莹被我的模样逗着忍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你就这么不相信你的老婆?」「老婆,我是一万个相信你啊,但是刚才是你自己说的嘛?我就是帮你分析分析啊,你就下这么重的黑手?」我有些不服气的对她说。

    「好啦,好                  啦,我就告诉你爸的床单是怎么弄脏的吧,老公,你想不想知道呀?」小莹说着还吊着我的胃口。

    「老婆,当然想知道啊,你快说呀!」我就迫不及待的对她说。

    小莹的脸色一红,异常羞涩的低声对我说:「是爸最后喷出来很多,一下子就喷到床单上了……」我听了感到异常的兴奋,裤裆里面鸡巴一下子就翘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老婆……」「咋了?」小莹见我有些异常,就看向我,见我的脸上有些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又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裤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想着老公的绿妻瘾越来越强烈了,我只这么一说,老公就兴奋成这个样子了!「老婆,我感到很兴奋了,咱们先来一次吧……」我说就抱住小莹的身体,把她压在了床上。

    「老公,不要,不要啊,等下爸要来喊咱们吃饭了呀!」小莹拼命挣扎着。

    「老婆,你摸摸看,我的很硬了!」我边她的身体压在床上,边抓住她的一只手牵引到我的裤裆上问她:「老婆,是不是呀?」小莹的手一触碰我的裤裆上,就感觉到我肉棒的硬度,瞬时就红着脸低声的说了一句:「先去把门倒锁上!」我听了急忙从她的身上下来,跳下床去把门给倒锁上。

    其实小莹比我还想要,因为她在给父亲手淫的时候,内裤都湿透了,但是她只不过一直都忍住罢了,刚才我们又聊了那些喷进去,又倒流出来的那些刺激的话题,她就已经快忍不住了,突然见把她压在了床上要欢爱,所以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我倒锁上门,回到床上,我们三两下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顿时床上就暴露出两具赤裸裸的身体。

    又是老一套的做爱姿势,我们边热吻边互相摸着对方最敏感的部位,小莹抓着我胯间的坚硬肉棒套动着,我也把手探入她两腿之间的娇嫩阴户上先是抚摸着,然后就把手指插入她早已湿漉漉的阴道中抽插着。

    吻戏和互相抚摸对方的神秘部位后,我们就进入实战,我把小莹压身下,小莹的条玉臂缠绕在我的脖子上,不停挻送她的雪臀迎合我的抽插。

    小莹嘴里面开始发出呻吟声。

    接来就是我把上身抬起来跪在小莹的两腿之间,把胯间的坚硬肉棒插入了小莹湿漉漉的阴户中抽插了起来,直到小莹达到高潮,我得到了满足为止。

    我们的老三样欢爱就到此结束。

    然后小莹从床头柜拿来纸巾把我们隐私处的脏东西都擦干净了,才穿回衣服,幸好在我们欢爱的时候父亲没有来叫我们吃晚饭,我想父亲一定还在炒菜吧,因为我去厨房的时候见才烧好一个菜,再炒几个菜还需要半个多小时,所以我进入房间与小莹聊了十来分钟,刚才欢爱时用了二十来分钟,从时间上看正好父亲不会来喊我们吃饭的。

    「老公,你出去看一下爸,可以吃饭了没有?」小莹的睡衣都已经穿上了,就对我说。

    我的衣服也都已经穿上了,听了小莹的话。

    就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