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第十七章报废飞机]2018-10-18小莹在凉亭里正逗着小甜甜玩,我和岳母在凉亭的一边聊天,而岳父和父亲坐在凉亭的石板上正聊的开心。

    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好的事了,因为这附近又没有别人,父亲在这里也是非常安全的,但是被岳父的突然一句话说得我和小莹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老大哥,你一直在老家农村居住,大城市公园里风景应该很少见的,咱们也不能光坐在这里,老弟带你到处看看去,让他们在这里玩会!」岳父说着就拉着父亲的手准备要站起来。

    我和小莹听了同时看向父亲和岳父,同时我们俩的神经都绷着紧紧的。

    「爸,你们就在这凉亭里聊聊天不是很好吗?再说这里也这么凉爽!」未等我开口,小莹就先开口说话了。

    「啊呀,莹莹,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你公公可是第一次来公园玩的,应该要带他去四周看看,走,老大哥,我带你到处看看?」岳父说着就拉起父亲的手往凉亭外面走去。

    小莹见了瞪大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张口结舌的看着往凉亭外面走去的岳父和父亲。

    我见了脱口而出的喊了出来:「爸,你们不要去了……」「阿凯,你爸第一次来,让你岳父带你爸到处看看也好!」岳母见我喊他们,就对我说。

    「妈,这……」我都不知道怎么对岳母说了,心里又很着急,眼光光的看着父亲被岳父拉出了凉亭。

    小莹还是傻傻的看着岳父和父亲。

    「啊呀,你们俩这是什么呀?又不会把你爸带丢了,呵呵……」岳母见我们俩都傻傻的瞪着岳母和父亲看,就笑呵呵的对我们说。

    「没有,妈,不是的,我……」我都不知道对岳母要说些什么?「阿凯,你到底怎么了?平时见你精明能干的,怎么一下子变得说话都结巴了?」岳母有点怀疑的看着我说。

    「我……」我说不出来。

    「妈,不是的,现在都快到中午了,阿凯怕他们偷偷去喝酒了,妈,你也知道的,我公公也很喜欢喝酒的呀,两个酒鬼在一起,你说我们刚才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呀?」还好,小莹连忙对岳母解释着说。

    我心里也是对小莹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每到我遇到难题时,小莹就会帮我给解决掉的。

    所以我顺着小莹的话急忙陪笑着对岳母说:「妈,小莹说得是,我们就是怕他们去喝酒的!」「啊呀,原来你们俩是怕这两个老酒鬼去喝酒呀,要是我早点知道,我非拦着他们不可!你们看我的年龄大了,连这种事也想不到,真是老了,不中用了!」岳母后悔莫及的对我们说。

    我和小莹也没什么心情听岳母唠叨了,心里一直担心着父亲,要是在岳父带父亲四处看看的途中遇到个性感的异性,那就可糟了!这时小莹对我眨了眨眼睛,再看了向凉亭外。

    多年的夫妻,小莹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当然明白小莹是暗示我快去找到岳父和父亲。

    我就对岳母说:「妈,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他们。

    」「快去,快去,一定要找到他们两个老酒鬼!」岳母急忙对我说。

    我转身就走出了凉亭,往刚才岳父和父亲的方向走去,但是没走几步,前面就一条三叉的小路,我都不知道他们会走那条路,当下就愣在这里了。

    当下就拿出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没人接听,又给岳父打提示是关机。

    这下好了,都联系不到他们了。

    我在三叉路口仔细一想,他们一定会走直路的,所以我就按着碰运气的心就往直路找去。

    但是找了半个多小时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这下我就急了,就给小莹打了个电话,问她父亲岳父回她们那个凉亭了没有?小莹告诉我说没有呢。

    我看着这么大的公园,一时也找不着他们了,就原路回到凉亭里,心里想着但愿父亲不会出什么意外。

    「阿凯,他们俩一定是去喝酒了!」岳母见我无功而返,就带着忧愁的表情对我说。

    「妈,现在还不知道呢。

    」我对岳母说,然后看向小莹对她说:「小莹,你给他们打电话看看,我刚才也打了!」小莹对我说:「我也一直在打呢,我爸关机,你爸一直没人接听!」「阿凯,莹莹,算了,你们俩也不要再管他们了,让他们去喝吧!」岳母可能见我和小莹这么着急,怕扫了今天出来玩的兴,就对我们说,但岳母她那能知道我们急的其实不是怕他们去喝酒,而且怕父亲会出问题。

    我和小莹听了互相望了一眼,心有灵犀的都开始表面上不显得那么着急了,心里却心急如焚。

    「妈,要不你带着甜甜先回家去,在家里做点吃的给甜甜,我不放心外面吃的食物。

    」小莹这时岳母说。

    我听了心里很明白,这是小莹要先打发走岳母。

    再和我慢慢出去找父亲他们。

    岳母也是最不放心外面的食品了,有其女必有其母,她们俩的爱好习惯都是差不多的。

    岳母听了小莹的话后想想岳父和父亲都去喝酒了,下午也可能玩不成了,就让我和小莹俩口子单独玩玩,所以就带着小甜甜回家去了。

    见岳母走了,就急不可待的对小莹说:「老婆,现在怎么办?」「老公,咱们都不要太着急了,爸应该没事的,要是有事他们不得打电话给我们啊。

    」小莹安慰我说。

    我听了想想也对,正放下心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瞬时我和小莹都惊了一下,我们俩人互相看了看,心里都在想着,不会就这么巧吧!「老公,你快看看是谁打过来的!」小莹提醒在正在发愣中的我。

    我听了才慌里慌张的拿出手机一看,顿时正颗心都提到嗓子口了。

    「老公,谁呀?」小莹见我目惊口呆的表情,已经有些知道事情的不妙了。

    「我爸打来的!」我说了一句。

    「那快接啊,傻愣着干嘛呢?」小莹脱口而出的说。

    我慌忙中还知道按了免提:喂,是爸吗?「阿凯……」手机中传来父亲有些喘气吃力的声音。

    「爸,是我,阿凯呢,你在那里?」我感觉到父亲的声音有些不对劲,紧张的心跳也加速了。

    小莹也非常紧张,她这时连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喘,紧紧的盯着我手中的手机看。

    「阿凯,爸又犯病了……」父亲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入了我和小莹的耳朵中。

    我们俩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爸,你先别急,你现在在那里?我岳父在你身份吗吗?」小稳定了一下心情问父亲。

    「爸找借口说上厕所,把你岳父给甩了,爸现在躲在一架报废的破飞机里,阿凯,怎么办啊?爸现在好难受呢……」手机中传出说话有些喘着粗气的父亲声音。

    报废的手机,我和小莹都是知道的,这一架飞机以前是装饰成一个餐厅,现在已经变成废墟了,位置就在公园的东南角。

    我和小莹对望了一眼后,见小莹对我点了点头,我就明白了小莹的意思,就对着手机说:「爸,你别着急,你就在那里呆着什么地方也别去,我和小莹马上往你那里赶!」「知……知道了,爸真是没用……害你们……」「爸,你别说了,我先挂了,马上去你那里,到了再说?」我未等父亲说完,就急忙对他说。

    「那好吧!」父亲说了一句。

    挂了电话,我和小莹就往公园的东南角赶去,我们俩都没有说话,可能现在心里只关心着父亲,先找到父亲再说,别的也没去想那么多。

    但是小莹却一直在沉思着,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公园东南角的那架报废的飞机傍。

    这架废墟的飞机正卧在一片草木之中,由于长久没有人来过的原因,四周荒草乱生,飞机上布满了那种爬山虎植物,还好这是个很隐蔽的地方,当初把飞机改成餐厅的那个老板可能是传供那些谈情说爱,或者带着情人的那些人的原因,所以才把位置选在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老婆,你在就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我边对小莹说,边进入了飞机里面。

    只见飞机里面还保持着餐厅的原貌,只是长久没人来过,里面有些阴沉,我一进入飞机内,就喊了声:「爸……」「阿凯,你来了!」只听见父亲的声音从里面餐厅的一小房间里传出来。

    我随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经过餐厅,就见里面有个小房间,走近一看,才知道不只一个小房间,里面一排好像有五六扇小房间的门,有些门都已经倒了下来,有两个小房间的门还是好的。

    我才知道这飞机里面,外面改装成的是餐厅,里面却是一排小房间,也知道当初那个老板的用心良苦了,这些小房间是专门方便那些野对享用的。

    父亲的声音是从第一个小房间里发出来的,我来到门边,门是掩着的,这门好像也是有点坏了,关不上了。

    我推门进去,里面非常的小,就像火车里面的软卧一模一样,只见父亲坐在小床上,双手捂在裤裆,满脸痛苦的表情,见我来了,脸上的表情又显露出尴尬和歉疚!「爸,你怎么样了?」我见了非常关切的问他。

    「阿凯……你还是让爸回老家去吧……」父亲非常痛苦的对我说。

    「爸,你说什么呢?」我蹲在了地上双手放在父亲膝盖上,满脸诚恳的看着父亲说。

    「阿凯,爸要是留在这里,真的会拖累你的,还是让爸回老家去吧!」父亲说着把捂在裤裆上的手抬起来捂住了脸,神色悲惨痛苦,自责之极!我见父亲这般痛苦的模样,心情一落千丈,也非常伤感的恳求着父亲:「爸,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儿子绝对不会答应你回老爸的,留下来吧!」「阿凯,爸何尝不想留下来呢,今天见小甜甜喊爷爷时,抱着甜甜时,你知道爸当时的心情有多高兴多激动吗?可是,你看看爸这里……」父亲异常激动的对我说。

    我看了下父亲的裤裆,也是吓了一跳,好大的一个帐篷,而且一搭就要好几个小时,我无法想象父亲是怎么能忍受过来的,这其中的痛苦和煎熬,没有坚定的毅力是绝对忍受不住的。

    「老公,你先出去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小莹已经站在门口,也听到了我们父子的痛楚对话,当听到父亲说小甜甜的时候,她能想象一个孤独老人对孙女的那种疼爱和即将分开的那种不舍的心情。

    所以她又下定了决心。

    到最后还是咬了咬下唇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我站了起来,用非常感激的目光看了小莹一眼,然后默默的离开这个小房间。

    门又被小莹关上了,但还是掩着的,我站在门外都能从门缝隙中看到里面情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时没有一点心情想看里面的念头,我现在的脑子里只想尽快让父亲脱离痛苦……小房间里面很安静,没有说话的声音,只听见脱裤子的轻微声音……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时,我的心里就震惊了一下,一股想往里面看一眼的欲望不由而生,脑子里莫名的想知道父亲的裤子到底是谁在脱?是父亲,还是爱妻小莹?强烈的好奇心使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转过身去,把脸凑在门缝隙中,顿时就能看到父亲坐在床沿上,双脚落地,脸色尴尬中带有兴奋,双眼盯着蹲在他跟前的小莹看。

    而小莹正蹲在父亲的跟前,高挑的身材蹲下去还是显得那么的高,她把长发拂到脸的右侧,使左边靠我的白皙耳朵和修长的后颈都显露了出来。

    从我的角度看,小莹白嫩的精致左侧脸庞有些红晕。

    两只洁白纤细的手正在解父亲的皮带。

    原来是小莹为父亲脱裤子,为什么父亲不自己脱呢?我在心里问着自己。

    看着自己结婚多年的漂亮妻子正在为另一个男人脱裤子,我心中又涌出一股酸楚的醋意,但是又莫名的感到非常的兴奋。

    从门缝中看见父亲的皮带让小莹两只洁白的纤手给解开,又解开了裤腰上的钮扣,我都能清楚的看见小莹的白皙手指手背,在父亲裤子中鼓起的巨大肉棒上不断的触碰着,我不知道此时小莹心里想得是什么?可能是父亲裤裆中鼓起的肉棒太硕大的原因,她在拉裤链的时候被鼓起的肉棒顶住怎么也拉不下来,她有点着急起来。

    我躲在门外看着也非常的着急,心里都埋怨父亲怎么不配合一下呢呢?小莹可能是确实拉不下拉链了,就抬起她那精美绝伦的脸庞昂看着父亲,我能看清小莹的脸上全是红晕的羞赧表情,双目中居然有些迷离。

    父亲见小莹昂脸看着他,表情有些尴尬,眼神中带着惊慌和不自然,急忙躲避开小莹的目光,然后从床沿上站了起来。

    主动的把他裤子上的拉链拉了下来。

    小莹见父亲已经拉下了拉链,就把两只手伸到上面去,分别抓住父亲两侧的裤腰,使劲的往下一拉,父亲的裤子就被拉到他的膝盖上。

    里面是一条深蓝色的宽大老人内裤。

    父亲的两条大腿可能是长期干农活被太阳晒的原因,看上去结实而黝黑,与小莹两条白嫩的手臂相比之下真可是黑白分明。

    父亲的内裤虽然宽大,但还是被里面翘起来的肉棒给顶出了一个大帐篷。

    只见小莹咬了咬下唇,双手又抓住父亲内裤的边缘,往下一拉,顿时一根硕大的黝黑肉棒就从内裤中蹦了出来,差点弹到小莹的脸上,还好小莹急忙把她那张精美绝伦的脸往右侧一偏,就躲了开来,但是她的脸已经是满脸通红了。

    我从门缝中看着父亲胯间的那根规模宏大的黝黑肉棒,我心里面感到了不公,感到了父亲的自私,怎么不把这么硕大的肉棒遗传给我呢?我现在才觉得天外有天了,父亲的龟头很硕大,可能经常吃淫羊藿的原因吧,龟头有如小孩拳头般那么大,而龟沟很深,就好比是个巨大的蘑菰头,棒身坚硬粗糙,青筋暴起,整根怒火冲天的肉棒足足有十七八分长,和我的十二三公分相比,真的是大巫见小巫,有一种以卵击石的感觉。

    小莹可能昨晚见过了父亲胯间的这根黝黑的庞然大物,比我镇定的多,只是好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能感觉得到此时小莹从鼻孔中喷出来的气息都能喷到她脸前的这根庞然大物上面。

    我可能被父亲胯间的这根庞然大物给吓得连裤裆里面本来翘起来的肉棒也变得软了下来,这可能也是自卑引起的原因。

    我都怀疑会不会因此以后自己会变成阳痿了想法?这时只见小莹羞红着脸,咬了咬下唇后,就用一只白嫩的小手掌握住了这根庞然大物,一手掌居然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