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合集

作者:奇思妙想

    【第七章不失身的小莹】小莹的上身已经赤裸裸了,裸露出胸部两只白嫩丰挻的饱满乳房,属于老公的乳房再一次展示在自己公公的眼前,小莹感到特别的羞涩,但是羞涩中还存有一种刺激和兴奋,但是她的手还是握住父亲胯下之物不停的努力套动着…父亲是越来越兴奋了,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小莹胸部裸露出来的两只白嫩嫩的丰挻乳房看,好像连眼珠子也快要掉出来了,顿时就感到口干舌燥,终于再也忍不住的伸出满是老茧的手掌握住了小莹胸部上的白嫩乳房…当父亲满是老茧的手掌握住小莹敏感的乳房时,只见她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俏脸就更加的红了起来。

    父亲满是老茧的手掌握住握住小莹白嫩饱满的乳房开始放肆的揉搓了起来,感到自己儿媳妇的乳房非常的饱满而富有弹性,手感是非常的舒服,特别是那颗已经发硬的乳头抵在掌心上感到特别的刺激。

    敏感的白嫩乳房被父亲带着老茧的手掌握住揉捏着,小莹感到被他使劲揉捏的有些疼痛之外,还感到自己的乳房肉被他带着老茧的掌心给刺的隐隐作痛。

    酥麻感再加上乳房肉被老茧刺痛的刺激感迅速从乳房上传到全身的每个角落,使小莹的全身不断的在燥热起来,这种难受的燥热感觉能牵动着小莹的整颗芳心,还带动她两腿间的小蜜穴,使蜜穴逐渐的变得空虚奇痒了起来,蜜穴止不住的从蜜穴中涌了出来,把已经弄湿了一小片的小内裤变成了一大片!天呐,不行了,爱不住了,真的好难受,自己这次是不是又会被公公拿下?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自己只要咬咬忍过去就可以了!小莹在心中不停的暗想着。

    虽然感到自己的小蜜穴被公公的大鸡巴操得会非常的舒服,但那是会羞死人的,做为他的儿媳妇,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张开两条白嫩的大腿,暴露出身体上再羞人的部位让自己的公公的大鸡巴插入,天呐,小莹都不敢想象下去了,上次自己在失去理智中是迷迷糊糊的被公公操得,现在想起来还是羞愧难当!此时的父亲一条手臂把搂抱在小莹赤裸裸的雪白光滑的的后背肌肤上,把她的赤裸裸的雪白上身给紧紧的搂抱的靠在自己的身上,又使小莹左侧的白嫩乳房紧紧的挤压自己的胸脯上,小莹右侧的乳房虽然裸露在外,但被父亲的左手握住使劲的揉捏着。

    胸部上的乳房虽然感到被父亲带有老茧的手掌给揉捏的有些疼痛和刺痛,但是那种酥麻的感觉使小莹还是不舍得叫父亲轻点揉捏,所以此时的小莹真的又羞涩又感到特别的刺激和兴奋。

    整个身体已经难受的快要不行了,那种燥热的感觉是非常能折磨人,好像身上的每根骨头都很奇痒似的,这种从骨头上传出来的奇痒是根本摸不着也是抓不到的,如果不及时解救,真的会把人给活活折磨死的!如果现在小莹是个性冷淡的女人,也会被这种强烈的感觉给惹得变成一个淫妇了,更何况小莹还是个外表传统保守,内心极其淫荡的女人呢?小莹虽然已经难受到快要挻不住了,但她还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挻住,一定忍住!但她却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在逐渐的背叛她了!“梦…梦莹,能不能让爸吸吮一下你的乳头?”父亲急促的喘气声突然从自己的耳边响起!小莹听了全身一震,连忙惊慌的对父亲说:“爸,这绝对不可以不可以的!”小莹说的可是认真的,属于自己老公的乳房乳头都已经被公公的手掌给糟蹋了,如果再让他的嘴巴吸吮自己的乳头,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老公了,所以小莹还是坚决不会同意的!“梦莹,就让爸吸吮一下吧,有什么关系的呢?好不好?”父亲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从自己手指缝中露出来的那个已经发硬的褐红色乳头,边还不死心的哀求着小莹。

    “爸,这个绝对不可以的,你要是再说,我可真的要生气了!”小莹这时也非常认真又坚决的对父亲说。

    父亲也被小莹的认真表情和坚决的口气给惊住了,顿时就放弃了想用嘴巴吸吮小莹乳头的念头,然后就对她说:“那梦莹,你把裤子脱了好吗?”“不…不可以…”小莹听了连忙边摇了摇头边对父亲说。

    “梦莹,如果再这样下去爸是到晚上也射不出来的啊!”父亲听了哭丧着脸对小莹说,然后又补了一句:“先不说你会累,你下午还要去上班的呀?”父亲的话好像突然提醒了小莹,对呀,自己下午可要去公司上班的,有一份设计图纸必须要她自己亲自审核的,顿时就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下之后,就默默无语的从父亲的怀中挣脱了出来,然后就从沙发上抽身站了起来。

    父亲被她这突然的举动给整懵了,两眼发愣的看着小莹,脸上全身疑惑的表情。

    小莹精致漂亮的脸颊上越来越红,又咬了咬下唇后,就把她的紧身牛仔裤慢慢的往下脱,可能牛仔裤是紧身的,要脱下还是很费劲的,所以小莹简直是慢慢的把牛仔裤从她的两条腿上给拔下来的。

    随着小莹把紧身牛仔裤慢慢的拔下来,先露出来的是里面一条淡绿色的蕾丝小内裤,紧接着就是两条修长匀称的雪白光滑的大腿,然后是笔直的雪白小腿。

    把牛仔裤从两只脚踝中脱离出来后,小莹边拿着脱下来的牛仔裤放在沙发上,边异常羞涩的偷偷瞄了一眼父亲,见他的两只眼睛一直在贪婪的盯着自己的两条白嫩的大腿看,顿时就俏脸一红,心里想着,看就看吧,反正都被他看过两次了!太美了,真的是太美了,父亲边紧紧的盯着小莹两条修长匀称的白嫩大腿看,心里边在绝口称赞着,前两次他都是在迷迷糊糊中看到小莹的身体的,那时都在他发病时失去理智的情况下看的,等清醒的时侯,第一次小莹是从客厅里跑回到她的卧室中去了,第二次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一清醒,小莹已经拉过被单遮住她那赤裸裸的雪白身体了,这次也感到太奇怪了,自己也在犯病中,但是自己好像却没有失去理智,也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连父亲他自己也不知道,由于上次和小莹在他的房间中发生了翁媳禁忌之事后,他鸡巴在小莹的蜜穴中已经把隐藏在身体里面的那股强烈的欲火有一半给发泄了出来,他已经比以前能控制住自己了,也就是说他的怪病已经治好了一半,如果再把剩下的一半给发泄出来,那他身体上的怪病就已经完全治好了,以就也会控制自如了。

    所以现在的父亲还是有些控制住自己的,不像以前只要一犯病,就会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的!但是这事父亲和小莹都不知道而已!要是今天小莹的蜜穴再让父亲发泄一次,父亲的怪病就此消失了。

    所以还没有失去理智的父亲才正式看着小莹两条美腿,见她的两条玉腿修长匀称,白嫩光滑,细腻如玉,大腿上的肌肉白的就连里面的青色小血管也隐隐可见。

    父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美腿,前两次都是在失去理智之下迷迷糊糊的看,清醒过来后也是印象深刻的!所以此时的父亲居然看的痴迷了!整个身体上只剩下一条淡绿色的蕾丝内裤,其它雪白的肌肤全都裸露在客厅的空气中,裸露在父亲的眼前,小莹已经羞涩的俏脸通红了,这偷偷瞄了一眼父亲后,见他如此痴迷的盯着自己的两条大腿看,除了羞涩还感到有些奇怪,父亲怎么会如此迷恋自己的双腿呢?又偷偷瞄了一眼父亲的脸,见他的脸上好像没有前几次那么的痛苦,他眼神也没有前几次那么那么迷离,所以就更加的感到奇怪了,身为女博士的她是绝对聪明的,脑子里就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是也没有说出来,等以后证实了再说!小莹又偷偷瞄了一眼父亲的胯间,芳心顿时就又寸乱了,只见父亲胯间的庞然大物还是怒火冲天,杀气腾腾,顿时全身就又开始燥热难受了起来,想着下午还要上班,时间不等人,所以就厚着脸皮对父亲说:“爸,别再看了,下午我还要赶时上班呢!”父亲听了才从痴迷中清醒了过来,就有些尴尬的问小莹:“梦…梦莹,那现在怎么弄啊?”“爸,你还是站在沙发前,我就坐在沙发上用手帮你弄吧!”小莹还是不想再次失去身体,咬了咬下唇后带着羞涩的语气低声对父亲说。

    父亲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可以控制住自己了,不会像前两几次那样失去理智做出疯狂之事了!小莹身上只穿着一条小内裤就重新坐在了沙发上,胸部两只白嫩的丰挻乳房格外的令人瞩目,在她的胸部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梦莹,爸要不要把衬衫也脱了下来呢?”父亲还是记起了上次小莹要他衬衫脱下来的事,要不挻碍事的,所以才问小莹。

    上次是小莹在失去理智之下有心要和父亲做那种事的,才故意要父亲把上衣给脱下来,这次她心里面根不想再次失去身体,所以听了父亲的话后,就犹豫了一,然后就淡淡的说了一句:“随你吧!”“那爸还是脱了吧!免得碍事!”父亲这次虽然没有失去理智,但他比前几次更想得到小莹的身体,所以说着就把他身上的老式衬衫脱了下来,顿时就裸露出那身体上黝黑结实的肌肉。

    小莹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一直处在羞涩中,自己就这样只穿上一条小内裤坐在父亲的跟前,身上其它的都赤裸裸的展示在父亲的眼鼻子底下,怎么能不叫她感到羞涩呢?但是再羞涩也要把父亲胯间的大肉棒给弄得射出来,所以她还是伸出一只白嫩柔软的纤细小手握住父亲胯间的庞然大物,然后又开始套弄了起来…父亲站在小莹的跟前,边感受着自己庞然大物被小莹白嫩柔软的手握套动着的舒服感,边低头看着小莹赤裸裸胸部上两只白嫩丰挻的乳房随着她套动肉棒的动作震动的也随颤抖着,好像在挑逗引诱着自己似的,顿时就贪婪的盯着这两只颤抖的乳房看,嘴角也不知不觉得流出了口水!大概又是四五分钟后,父亲还是连一点点要射出来的迹象也没有,而小莹的手腕已经很酸痛先不说,整个身体被手中握住的庞然大物惹得已经不行了,只见她俏脸通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浑身上下燥热的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特别是两腿间的小蜜穴,已经泛滥成灾了,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使她一直咬着下唇硬忍住!“梦…梦莹,再这样下恐怕会耽误你下午上班的…”父亲也已发现小莹的异常,就喘着急促的呼吸声对小莹说。

    小莹这次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失身与父亲,所以她并没有理父亲的话,还边忍住身体上的难受感觉,边努力的轮流换着左右手帮父亲套弄着他胯间的庞然大物,脑子里也在想着补救的办法,突然,她的两只美目一亮,脸上也透露出惊喜之色,然后就把另一只柔软的小手也伸到父亲的胯下,托住庞然大物下面的两个满是皱纹又黝黑的蛋丸就轻轻的揉搓了起来…“啊…”当小莹柔软的小手托住父亲胯下的两个蛋丸时,就见他兴奋的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了一下,随着就惊叫一声,当小莹的柔软的小手开始在蛋丸上轻轻的揉捏着时,父亲的身体一直在轻微的颤抖着,嘴巴里也控制不住的在喃喃自语着:“啊,好舒服…太舒服了…”小莹见自己的这一招已生效,顿时就更加的努力了起来,只见她右手握住庞然大物在加速的套动着,左手托住挂在庞然大物根部下面的两个满是皱纹又有些恶心的黝黑蛋蛋不停的揉捏着,想给父亲最大的刺激,能使他兴奋的射了出来。

    “啊…好舒服…梦…梦莹…爸好兴奋了…就这样…爸可能快要射出来了…”父亲的蛋丸被小莹白嫩柔软的小手托住揉捏着,已经兴奋快不行了,嘴巴里面控制不住的在喃喃自语着,全身也一直在轻微的颤抖着…小莹见了心中大喜,就更加努力的用两只白嫩柔软的小手掌玩弄了起来,也忘记了自己全身的不舒服和难受了,想尽量让父亲早点射出来。

    突然感到从蛋丸上传来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而且还感到自己托住两个蛋丸揉捏着的掌心有些异常,才知道掌心上有一些从蛋丸上被揉搓下来的污垢,顿时小莹就皱起来眉头,因为她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女人,而且还有轻微的洁癖,怎么能忍受的住掌心中从蛋丸上被自己的手掌揉搓下来的那些污垢和那股难闻的味道呢?所以就边皱着眉头,喉咙里面也有一种想呕心的感觉了,本来是想把托住揉捏蛋丸的手掌给缩了回来,但是见父亲兴奋的样子,好像马上就要射出来了,所以也只能忍住想呕吐的感觉,托住两个脏兮兮的蛋丸还是努力的揉捏了起来,想父亲能快点射出来,心里却抱怨着父亲怎么会这么脏呢?洗澡的时候也不把这两个蛋丸给洗干净?但是又想着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洗澡根本不像城市人那样的洗干净,所以也就忍忍就是了!父亲根本不知道小莹此时为什么会突然皱起眉头,脸上也带着一种厌烦的表情。

    但他此时只管自己的舒爽了,因为随着小莹两只白嫩柔软的小手分别在自己胯下的肉棒上,蛋丸上不停的玩弄着,刺激动他已经快要到射精的边缘了,因为小腹也越来越热,有一股尿意也越来越浓,所以就忍不住的喊叫了起来:“啊,梦莹,爸快要出来了…”小莹听了知道父亲马上要射出来了,边飞快的握住庞然大物使劲的套动着,边连忙住茶几上一看,才知道事先忘了拿条毛巾过来了,所以她就松开托住两个蛋丸的手掌,然后伸到茶几上胡乱抽出来一些纸巾抵在父亲那硕大的龟头上,然后把脸一侧,握住庞然大物以最快的速度套动了起来…“啊…出来了,大舒服了!”突然见父亲全身一阵猛烈的颤抖,抵在龟头上的纸巾已经湿了,因为他正在射精!小莹的手掌还是一直握在庞然大物套动着,大概半分钟后,才见父亲已经射完精了,又见他全身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俏脸一红异常羞涩的对父亲说:“自己拿着…”射精后的父亲还是听明白了小莹的意思,连忙伸手拿住抵在自己硕大龟头的纸巾。

    小莹还是像那次一样抓起刚才从她身上脱下来的纹胸和衬衫还有牛仔裤连忙逃回到她的房间里面去了…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找回diyibanzhu#g㎡Ai∟、C⊙㎡【第八章发现病根】我根本不知道父亲突然犯病,小莹又偷偷回家帮父亲用手给弄了出来,还以为小莹和父亲连一点点的发展也没有呢?小莹为父亲套弄出了后,后来回到单位,在办公室里也是有些后悔的,后悔在那么好的机会下自己怎么会坚决不和父亲做那种让自己欲仙欲死的事呢?不都是答应了老公和公公的吗?到了紧要关怎么自己怎么会那么的坚决呢?可能是那次自己真的在被欲火焚身的时候失去了理智才会和公公发生翁媳乱伦之事,在自己还清醒的时侯,就真的做不出来了!所以这次才这么坚决的不和公公再做那种翁媳禁忌之事了!这几天也不知道老公俊凯是怎么了?已经四五天没有和自己做爱情运动了,但自己还是有预感的,老公好像是故意不和自己欢爱的,这个臭老公,花花肠子还挻多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你还不是想我早点和你的父亲发生那种翁媳禁忌之事吗?故意不和我欢爱,让我饥渴的时侯就会找你的父亲解渴!坐在办公室里的小莹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的抿嘴自笑了一下。

    突然她又想起来一件事,就在电脑的百度上输入了一行字,然后就点了搜索,查询出来的结果使她又高兴又有感到失望,原来公公的怪病已经解轻了一半,原因就是自己上次和公公发生肉体上的关系才使他的怪病解轻一半,现在如果再让公公在自己的肉体上发泄一次,公公的怪病就会全愈!原来父亲的怪病是要和女人欢爱才会治好的啊?难怪上次在自家的客厅里帮把手淫的时候见他好像和前几次有些不同,原来是因为和自己发生过翁媳禁忌之事后,他的怪病已经解轻一半了!小莹顿时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老公俊凯,但是突然想起来就不想告诉他了,这怎么和老公开口呢?告诉他自己已经和他的父亲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了?虽然他有绿妻情节,告诉他也不会责怪自己的,但这也太羞人了吧,自己是偷偷瞒着他和他的父亲发生肉体上的关系,现在要是告诉他了,岂不是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坏女人了吗?所以小莹就把想告诉老公这件事的想法给放弃了,还是先瞒着再说,以后再慢慢告诉他好了!现在的问题是只要再和公公欢爱一次,他的怪病就会全愈,这真的也是一件好事情,应该值得高兴才对,但是小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如果要治好父亲怪病,自己还要和他发生一次肉体关系,二是如果父亲的怪病全愈了,以后自己怎么和父亲再发展下去?没准父亲的怪病全愈后,就不想和自己再发生翁媳禁忌之事了怎么办?那以后自己就再也不能享受他胯下的庞然大物了!再说自从和父亲发生了肉体上的事后,这几天脑子里经常会莫名的浮现出他胯间的庞然大物,会想起自己的蜜穴被他的大鸡巴抽插的欲仙欲死的感觉。

    自从和公公发生过一次关系后,也和自己的老公做了一次,就像没有什么感觉一样的,那以后自己的性福怎么办?自己还这么年轻,才二十七岁,如果以后每次和老公欢爱,都在没有感觉的度过,那岂不是要毁掉自己一生的性福了吗?老公胯下的鸡巴也是中国男人的标准了,所以除了自己的公公能给自己最大的满足外,自己也根本找不到像公公胯下那么硕大鸡巴的男人了!小莹想到这里,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严肃了起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是关于自己以后性福的大事情,万一失去了公公,自己以后就没有性福了,老公的鸡巴已经对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此时的小莹已经想到了一定要紧紧抓住自己的公公,自己以后才会有性福。

    小莹想到这里,又在电脑上的百度里输入了一行字,查询出来的结婚使她感到异常的惊喜,误食了淫羊藿的人要是全愈后,以后在性交方面上也是比常人厉害多的,全愈好的人就是不会再犯病了,能控制的住自己的性欲!平时和常人一样,就是在性爱方面比较厉害的!小莹看了后心里面就莫名的惊喜起来,这样一来,只要自己抓住公公,以后自己的性福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小莹在她单位的办公室里想着她自己以后性福的时侯,我也正在公司里的办公室里想着一件事情,当然是有关小莹和自己父亲的事情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这几天的绿妻瘾越来越强烈,真的很想小莹和自己的父亲赶快发展下去,还幻想着在家里小莹和父亲像夫妻般的生活,而自己却是一个傍人,每次想到这事,都会感到特别的刺激的兴奋,但后来想想这太不现实了,要是父亲同意,小莹也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么做的!这事只能在自己的心里面想想罢了!现在只要小莹和父亲能发展下去,既使是瞒着自己他们翁媳俩偷偷的在发展,自己也是心满意足了!我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的拿手机给给小莹发了条信息:老婆,在忙吗?小莹马上回过来:老公,还行,有什么事吗?我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发过去问小莹:老婆,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你和爸的事就这么拖着吗?小莹回过来说:老公,你急什么嘛,这事也得慢慢来不是?我又回过去对她说:老婆,我就是急才天天催你的啊!小莹马上回过来说:行啦,老公,我知道了,现在有事了,不聊了!后面带着一个拜拜的表情!我见也不再给她发信息了,然后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每次问小莹这事,她都是这么匆匆忙忙的应付自己。

    此时的我都已经对小莹和父亲的发展失去了信心!正想投入工作的时侯,突然脑子里想起了那天和岳母带小甜甜去乐湖公园玩了一后,岳母就再也没有联系自己了,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也没有给自己发信息。

    我想到这事,心里非常的纳闷,那天和岳母发生的尴尬之事,难道岳母真的生气了,真的不想像以前那样相信自己,有一点点的小事都会找自己的,现在都五六天过去了,按常理岳母每隔一两天都会联系自己的,但是这五六都没有再联系自己了。

    自己这几天也是白天忙工作,晚上为小莹和父亲再发展的事而头疼,所以也没有给岳母联系一下。

    现在趁这时侯还算空闲,所以就想联系一下她了。

    为了尊重她,我也不发信息给她了,就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拨通了岳母的手机。

    “喂…”话筒中传来岳母还是那么优美动听的声音。

    “妈,你在干嘛呢?”我有些胆怯的问岳母,因为上次从公园回来送她到她居住的小区门口,见她带着生气和尴尬的样子抱着小甜甜走进了小区里面,平时每次送她回家,她准是会嘱咐自己开车要注意安全,一定慢慢开的这类话,但是上次却没有嘱咐自己,这就说明她已经在生气了!“没干嘛呢,你有什么事吗?”岳母的语气有些冷淡。

    “哦,妈,也没有什么事,这么好些天都没有打电话向你和岳父问好了,所以就打电话给你了!”我连忙对岳母说。

    “是吗?”岳母还是很冷淡的应了一句,这和平时会唠叨的她完全不一样。

    我当然已经听出来岳母对自己的冷淡了,想起岳母是个娴熟端庄的优雅高贵之人,又是个教授,知书达礼,对世俗礼节是比较重视的人,那天小甜甜在无意中让岳母那么的尴尬,能不叫她生气吗?“妈…爸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我被岳母的冷淡都感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对她说了,突然想到了岳父的身体,所以就问岳母。

    “还是那样!”岳母又冷淡的说了一句。

    “妈,爸这几天有想到要喝点酒吗?”我还是很有耐心的问岳母。

    “喝过两次了!”岳母对我说。

    “啊,妈,你怎你不却却爸呢?爸的身体是不可以再喝酒的啊!”我听了也是大吃一惊的对岳母说。

    “俊凯,你爸的犟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妈能却得住吗?”岳母对我说。

    “妈,要不我和小莹过去却却爸吧,出院时医生也嘱咐过的,叫爸千万别喝酒了,唉,爸怎么就是不听呢?”对于岳父的身体,我还是很关心的,所以说的也有些激动起来。

    “你们都忙,就别过来了,你爸没什么事,这两只你爸也只喝一点点过过酒瘾,应该没事的!”岳母对我说。

    “哦,这就好!”我听了也放心的松了口气对岳母说。

    “俊凯,要是没有什么事,妈就挂了!”岳母还是用冷淡的语气对我说,想必那天的尴尬事情对岳母的伤害还是很大的!“妈,等一下!”我听了连忙对岳母说,因为刚才一直在关心岳母,现在也要关心一下岳母了!“俊凯,还有什么事吗?”岳母问我。

    “妈,你这几天还好吗?”我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岳母。

    “很好呢,怎么了?”岳母说着就反问我。

    “妈,那天的事是小甜甜乱说的,你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啊!”我壮着胆对岳母说。

    “妈没放在心上,小孩子的话干嘛放在心上呢?”岳母好像不以为然的对我说。

    “妈,那你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联系我呢?”我听了也是松了口气,但是总是感到岳母还是为那天的在生气,所以就这样问她。

    “没什么事给你联系做什么啊?”岳母还是有些冷淡的对我说,和平时会唠叨的她判若两人。

    “妈,我总觉得你好像还在生我的气,你和我说话都一直这么的冷淡,妈,你就别生气了,那天我请你吃海鲜去,给你消消气,呵呵!”我说着就想哄岳母开心了!“好啊,明天正是星期天,甜甜这两天正闹着要妈跟你再带她出去玩呢!”岳母听了好像开心了,还带着高兴的语气对我说。

    “妈,那好啊,明白咱们就带甜甜去吃海鲜,呵呵!”我也高兴的对岳母说。

    “嗯嗯,好的,那明天你开车来接妈和甜甜吧!”岳母说着又突然想起来对我说:“对了,俊凯,明天叫小莹也出来玩吧!”“好的,妈!”我见岳母终于开心了,也是放心了,想着女人还是要靠哄的!“俊凯,那就这样说定吧!妈要挂了!”岳母说着又想挂电话了!“妈,你再等等!”我又连忙喊住岳母!“俊凯,你咋了,怎么比妈还啰嗦呢?呵呵!”岳母显得很开心,说着就笑呵呵起来。

    “妈,我是向你说声谢谢你,这几天小甜甜在你家让你带,每天还要接送甜甜去幼儿园,妈,真的是辛苦你了!”我知道岳母比较喜欢听好话,所以就尽量说一些好话让她开心开心!果然,岳母听了就笑呵呵的对我说:“俊凯啊,甜甜是我的外孙女,妈现在还是动,照顾自己的外孙女也是应该的嘛,但是你说的话妈也是喜欢听的,你就嘴甜!呵呵!”“妈,那等你以后不能动了,就让甜甜照顾你,呵呵!”我笑呵呵的开玩笑的对岳母说。

    “那当然了,以后妈老了,不能动了,你们都得照顾妈!呵呵…”岳母听了我说的话,就笑呵呵的对我说。

    “嗯嗯,那是肯定的,我们都记住妈对我们的好呢!”我连忙对岳母说。

    “行啦,妈知道你是逗妈开心的,你现在也在公司上班,咱们就聊到这里吧,妈挂了!”岳母说着就挂了电话。

    我也把电话筒放在座机上,心里也挻高兴的,岳母终于被自己逗开心了!突然想起来明天是星期天,已经答应了岳母自己带着小莹明天一起出去玩,然后再请岳母请海鲜。

    脑子里又莫名的想起小莹和父亲的事,这真的让人感到好生郁闷,明天不是星期天吗?我突然眼睛一亮,就想到了一个让小莹和父亲再发展的办法,顿时我的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到了晚上五点下班时间,我就从公司里出来,开车到小莹的单位,见她像往常一样已经站在单位的门口。

    今天的小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职业套装,高挑傲人的身材加上精美绝伦的漂亮脸蛋,笔直的披肩长发,给单位门口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从单位门内下班出来的不管是男同时还是女同事,都不忘多望她一眼!坐在车里的我见了心里感到很自豪,这么漂亮的妻子给自己带来足够的面子!小莹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后,我就启动了车,往回家的方向开去。

    小莹没有说话,默默无语的疑视着前方,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我当然能看的出来了,就问她:“老婆,咋了?是不是又被单位上的设计给搞得心情不好了?”“那有啊!”小莹说了一句。

    “老婆,我看你就是有心事似的,还说没有?”我边开车边问她。

    其实小莹知道了父亲的病根后,心里很纠缠,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她高兴不起来,老公为了他父亲的怪病真的是操累了心,现在自己已经知道了父亲的病,还想瞒着老公,心里真的是感到很对不起他,他心里对自己是一点点的事都不隐瞒的,自己却对他隐瞒的事越来越多,所以越想越感到对他的愧疚,心情也自然的有些低落了。

    再说老公是那么的想自己和他的公公发展下去,而且自己还是对他有所隐瞒!“老公,晚上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小莹咬了咬下唇考虑了一下后,好像在下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后,然后俏脸一红,带着羞涩的语气低声的对我说。

    “老婆,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吗?”我边开着车,边随口对小莹说。

    “不是说了吗?回家再跟你说!”小莹听了后就转脸白了我一眼,然后娇声的对我说。

    “好的好的,回家再说!”稍稍带点妻管严的我听了后连忙答应着。

    “行啦,集中注意力开车吧!我也想静一静!”小莹又转脸对我说。

    “嗯,老婆,知道啦!”我就对她说,但是我怎么能集中注意力开车呢?小莹说晚上有话对我说,那一定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了,要不在现在就会对自己说的,所以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小莹晚上到底会有什么样的重要事情对我说呢?“老公,不是叫你集中注意力开车吗?你可别胡思乱想哦!”小莹可能看出了我脸上苦思冥想的表情,就又没好气的对我说。

    “好好!”我连忙应了一声。

    然后转脸偷偷瞄了一眼小莹,见她精致漂亮的白皙侧脸上透露出娇红,又见她一直咬着下唇。

    我心里就在想,小莹晚上会对我说什么样的事呢?见她羞涩涩的模样,莫非回家后想对我说她和父亲的事吗?我想到这里,顿时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